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形象圖

《縣政總質詢》張雲量質詢金酒營運、縣府總預算議題

  • 資料來源:金門日報社
  • 記者:楊水詠
  • 新聞日期:112-11-23

金門縣議員張雲量昨天在議會第八屆第二次定期會第十一會次縣政總質詢議程,針對金酒營運業務、金酒公司預算編列及捐贈、向中央爭取補助經費,以及產博園區工程的議題,他分別向金酒總經理丁丞康、財政處長陳國庭、主計處長王崑龍、副縣長李文良、建設處長張瑞心提出質詢及建議。

議員張雲量質詢表示,金門酒廠自一一○年三月酒品價格調漲,平均漲幅10%,據上次專案所提供的損益表中,發現扣除酒稅後,銷貨成本率不減卻反增,明顯不合理,不知原因為何?金酒總經理丁丞康說明,確實有一段時間未調零售價格,而損益表可保持在百分之六至百分之七的水平。至於是否調價,丁丞康說是有在思考及在適當時機辦理;但任何市場價格調整,必須從長計議和多方審慎考量。

張雲量表示,依據資料顯示自一○六年營收有一百二十四億餘元,但去年營收僅有一百一十五億餘元,足足減少八點六八億,幅度百分之六點九,不知今年預估營收可以做多少?丁丞康說明,今年法定營業額一百一十五億元,相信到年底可達到營業額目標,沒有問題。

張雲量表示,今年還多出六億多元的五周年通水紀念酒、五十五至六十四歲感恩釀,二次約四億元,若扣除兩者是不是不增反減?又如何突破眼前金酒困境?同時,他詢問黑松新品開發提貨金額與年期履約額比,一一○年佔比約6.65%、一一一年佔比約13.4%、一一二年佔比約19.84%,由資料顯示一一一年較一一○年是倍數增長,上次定期會質詢答詢說佔比很低,僅達千分之一,不影響既有酒品,但從金酒公司報告說明,新品開發目的主要為侵蝕威士忌市場,並拓展現況非飲用金門高粱酒市場族群,擴大金門高粱酒產品消費圈,紓緩通路庫存水位上升,並達成去化庫存;既然要侵蝕威士忌市場,擴大消費圈,金酒在營收是否有提升?

對此,丁丞康說明金酒以品牌經營角度,希望渠道是暢通的,每一階段都要有行銷規劃,新品能創造行銷的成長。至於張量雲追問市場胃納量就這麼大,是否有真的去檢討?丁丞康表示,任何行銷環節都要檢討,並與時俱進,希望創造營收盈額,庫存水位一定要達到履約金額,加速市場脈絡形成,並且去搶其他的市場及一起帶動成長。

張雲量強調,金酒千萬不要淪為代工廠,自己的核心價值卻不見了,他也要求金酒針對新品開發提出專案,且未來要設限所開發之新品,應僅佔履約額一定比重,不得像現在年年無限度增長開發。同時,他追問金酒公司未來定位為何?並請提供金酒近十年銷售品項分類佔比統計表,以供議會了解金酒未來定位和發展走向。

張雲量指出,市面上有琳琅滿目的酒品,許多朋友常問這款酒是否金酒出產的酒品?像威士忌系列十分簡單明瞭,感覺金酒好像在玩包材遊戲,有點失去本業核心價值。他強調市場需求就這麼大,過度開發產品,整體業績並沒有同等增加,明顯說明酒品彼此是有相互取代性的,金酒是否有縮減品項之必要?

對此,丁丞康說明,開發新品確實是企業在經營產品發展、產品線延伸,創造企業永續經營的目的;至於需不需要這麼多產品,須依照不同市場需求,議員的建議會虛心檢討。

張雲量認為一位有格局視野的領導者,不應只侷限於眼前短利,而讓長期運營陷入困境,請問金酒有何規劃?丁丞康表示,依他的經營理念,希望階段性目標有短中長期計畫,並配合營業水平及目標,同時看重海外市場,但必須有很好的產品線,供給當地需求的金酒產品。

另,張雲量表示,據他觀察金酒酒品增加,既無法增長整體業績,而縮減似乎才對管理有利,如能減少包材採購及管理之問題、消費者對產品識別度增加,才能避免假酒魚目混珠的現象。

張雲量表示,從金酒業務報告說明菸酒牌權利金發放的多寡,主控權在實際操盤的金門酒商,但近幾年批售金額幾乎逐年增加,但獲利金額卻反而減少,權利金也相對減少,似乎不太合理,是否有了解實際原因?同時,他認為是市場已經供需失衡,金酒應好好深思市場策略,錯誤的決策是比貪污還可怕;針對市場供需問題,金酒產品開發是不是該做統整檢討?

對此,丁丞康表示決策是團體決策,且是最優決策,不要談到貪污,並在字典裡不存在貪污;至於供需失衡,丁丞康說會努力去調整。

針對張雲量詢問如何調整運營策略,以符合市場期待?丁丞康說,藍圖都有了,最重要的是「人」,金酒董事長吳昆璋一定會協助金酒開發好的制度,大陸是我們未來發展的重要市場,廈門分公司如何公司組織改造,真正以營業目標為基礎,管理經銷商及達到營收目標。

張雲量質詢財政處長陳國庭表示,依金酒公司預算編列資料顯示一一三年營收較一一二年增加五億元,相對酒稅增加一點二三億餘元,但為何縣府總預算所編列之酒稅反而減少一百八十餘萬元?陳國庭說明,金酒公司菸酒稅是金酒繳給中央的,縣府菸酒稅是從中央再繳回來的,計算方式也不一樣,必須跟其他一起計算,兩者標準也是不一致。

張雲量質詢主計處長王崑龍表示,金酒公司一一三年預算編列捐給縣府四十三億元,較一一二年增加六億元,但縣府總預算捐獻及贈與收入顯示為廿二億元,且僅較一一二年增加一億元,兩者金額為何是不同的?一一三年預算尚差廿一億元編在哪裡?王崑龍說明,金酒公司一部分直接捐給縣政府,一部分捐給戰地基金,金額不會一樣,總數在四十三億元。

張雲量詢問副縣長李文良表示,就總預算補助及協助收入顯示,一一三年相較一一二年向中央申請的補助減少四點一六億餘元,不知其原因為何?假若金門在中央的立委無法為地方有效爭取到中央補助經費,縣政府能否有信心赴中央為金門各項建設爭取更優渥的中央補助款?為金門開拓財源,不能在三個離島的中央補助款永遠都是敬陪末座。

對此,李文良說明大部分是財政劃分法的關係,金門被劃分的等級,相對於我們爭取中央補助經費是較不利的;另,各局處要準備好計畫,適時跟中央爭取預算,並希望中央有人可幫金門爭取補助經費。

此外,張雲量詢問建設處處長張瑞心表示,產博園區工程合約至今年七月完工,為何現在還在停工?張瑞心說明,該工程還有一個拆遷問題未解決,目前已協調,近期即會解決,工程就會完成。但,張雲量指出,你們刻意延長工期,甚至停工,當中有何問題?他要求建設處提出說明。張瑞心表示,在執行當中還是有一些天候因素及拆遷問題在協調,將會盡快完成工程。

  • 單位:議事組
  • 最後異動日期:112-11-23
  • 點閱次數:126
  • 89348金門縣金城鎮金山路17號
  • 免付費電話:0800-301-301
  • 電話:(082)327371
  • 傳真:(082)327373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