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witter
  • Plurk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第2屆 第01次 臨時會 人民請願案

案號 0 議案類別 臨時會
請願人 楊清昆、楊進吉 審查小組
案由 陳情書
敬啟者:
茲因有關金門地政事務所對土地案件有重大舞弊,並與一些特別人士勾結,進行利益
輸送以謀取暴利,且行政流程重大失誤,致使金門眾多百姓權力嚴重受損,無數百姓無不
怨聲載道,民怨沸騰,因此陳情 貴單位協助全力調查,以撫平眾多民怨,如此恩德,民
必感激不盡。


事實經過說明:
一、因 總統於民國八三年五月十一日令公布修正「金門、馬祖…等地區安輔條例」民依
  條例第十四條之一第一、二項…等規定,非因有償之土地登記為公有可申請土地歸還
  ,及因軍事原因喪失佔有者,原土地所有權人或合於民法規定時效取得者…等,可申
  請為土地所有權之登記,此乃政府之良法德正以還民怨。
二、民楊清昆現年已八三歲,於八四年開始即依有關法令與子楊進吉、孫楊恭惠,前後數
  百次前往金門地政事務所辦理土地歸還事宜,民完全依照相關法令在很短時間內完成
  所有申請程序,如此理應公告該取得土地所有權狀,但期間承辦人員多次宣稱審查條
  件又改變,必須增加文件,民也經多次依相關規定補齊文件,而之後地政所仍處處刁
  難,並推三阻四,朝令夕改亂編理由說我們不能公告,民實在無法只好寫陳情書給金
  門縣政府 陳縣長,縣長立即交辦政風室張股長處理,張股長便帶我們去找地政所相
  關承辦人,當場問他們:「我們的土地申請有什麼問題,為何不能公告發還?」,地
  政所人員見狀立即改口說:「我們申請的土地程序非常合法,已經可以準備公告啦!
  」,至此原以為可以安心拿到權狀,誰知事後地政所只於去年(八十六年九月十七日
  )草率公布少數四筆(我們共請六十三筆),其餘有的已收了書狀費及登記費,並說
  準備公告了,但至今已近半年,不但被壓件未公告,還找了許多藉口來塘塞,更離譜
  是連去年已公告之四筆土地理應於八十六年十一月十六日公告期滿,最慢兩星期內可
  取得權狀,卻有一直無下落,後經我們再次陳情並寫律師函給縣政府,才知地政事務
  所竟欺上瞞下編了各種原因說快發狀了。但直至今日(八十七年二月二十五日)才發
  了一份公文,竟說我們公告期滿之土地有二筆與一位名叫楊昂成重覆申請,此乃荒唐
  之說,我們公告之土地已經過收件查無人重覆、計徵規費、四鄰及長老作證、指界
  測量、審查一切無誤才予公告,且公告期滿時並無人異議,此時乃應發權狀,就算有
  異議因非公告期間仍屬無效。
三、據查楊昂成所提出二筆公告之文件為八七年二月二十日所提出的,而我們於去年十一
  月十六日早已公告期滿,且當初地政所在公告前還經審查人員及主管特別查閱電腦資
  料及所有檔案,再三確定無重覆,並無任何問題,才會正式在九月十七日公告。
四、提出異議之楊昂成並無申請資格,因依時效取得登記審查要點,楊昂成如以三七年至
  四七年間十年和平佔有,楊昂成於民國二十六年出生當時佔有人僅十一歲並無行為能
  力,不符法律資格,且他於民國四十七年到高雄定居,所以他並無任何資格理由來申
  請,如他確實是在安輔條例內申請,地政事務所登記股股長及承辦人王志忠就不應發
  文請測量公司,重新測量民已公告合法三個多月之土地,顯然依法不合,他們私相授
  受。更何況這幾十年來他一直未回金門,直到近年因知安輔條例可申請土地歸還,於
  是他假藉楊氏宗親會之名義,宣稱要為宗親申請土地歸還,騙取長老及他人作證,最
  後卻以個人名義申請,如此之人於情、於理、於法皆不得申請任何土地歸還,但地政
  所承辦人王志忠卻與他掛勾,私相授受、利益輸送,為己圖謀暴利。
說明 五、楊昂成還特別請他堂弟楊忠福多次阻礙民的證人及聯合剛成立的官澳發展協會,以不
  法手段恐嚇民的證人,因鎮代表楊忠立曾多次假借協會、宗親會並以鎮代表之名,向
  民之證人王宏年恐嚇說:「千萬不要幫楊清昆、楊進吉做證,否則會被調查局移送法
  院抓去關」,並強迫民之證人拿印章給他,後竟私下填寫撤回證明書,並偷偷蓋上證
  人的章,這是屬於違法行為。再者,撤回證明書已是公告期滿後才提出的,而王宏年
  拿他們的印章也非作證時之印鑑章,所以撤回之異議仍屬無效。更何況事後王宏年及
  楊文墨也立刻呈函至地政所報告事實經過,並聲明撤回不作證證明書,而願繼續作證
  且永久有效,民也再依地政所規定補齊所有證明文件,依法應無任何理由,早應發權
  狀。但地政所主任陳世宗、登記股股長鄭傑民、承辦人王志中忠卻均不理會以上之事
  實及所有的陳情,還不斷假藉各種名義以須問法律顧問為由來拖延,以便有充足的時
  間讓他們借職務之便,與有利益關係人移花接木、偽造文書,使他們能順利申請權狀
  下來,為自己謀取暴利。
六、更甚惡極的是,與他們有利益關係的,申請權狀就特別快下來,沒利益關係者則百般
  刁難。例如:金沙鎮沙后段一0七之一、一一四四之一、二二之一…等地號共超過五
  十公頃以上,其從申請至發權狀,前後不過一至兩個月就發下來了,申請者是李氏宗
  親會之名義,而實際登記人卻是李有夢、李廷張、李福安、李賢猶四人名下。當初,
  他們以宗親會之名義騙取長老及村民為他們作證,說土地是要申請給宗親、給大家的
  ,但最後卻是登記在四人名下,而他們說有訂契約確實是要給宗親,但依民法第八百
  二十九條:公共關係存續中,各公同各有人,不得請求分割其公同共有物,而李有夢
  等四人已在八十四年底將他們分割在個人名下,並且這幾年來,那些土地已為他們私
  人賺取鉅款,很多人都知道他們與地政所人員關係非常密切。而在八十六年八月一日
  ,他們以親戚在調查局工作之便行私人之利,又以特殊關係由地政所公告了五十筆土
  地。據了解,地政所之部分主管先前曾與某些人士,利用宗親會之名而謀取鉅額款項
  吃上官司,此案有例可尋。(如現任股長鄭金星,曾在近年來因土地案件與利益關係
  人私相授受,被法院判有罪入獄。後上訴利用湮滅證據及官官相護,最後判無罪出獄
  。他現已晉升股長及代主任…等職)。
七、民楊清昆祖先歷代長久以來一直住在金門開基至今,因清末民初民不潦生,戰火連連
  ,而祖先在金門開業成功,自清朝至民初年間,祖先協助村民出錢出力,在同治年間
  八個月雨量不足,祖先剛好有一大片地的地下水豐沛,因而幫助村民度過難關。在這
  百年來戰爭連連,居民苦不堪言,我們盡其所能的幫忙,致使從清朝至民國以來,無
  數村民陸陸續續像我們所借的錢及土地難以估計,並且簽立了立典契上百筆,再加上
  祖先所留下的產業共有八十幾筆,合計總共有兩百多筆,但因生活困苦,不要說還錢
  還地,在八二三及古寧頭大戰後因軍事原因而讓土地無法登記。民之內人為民國二年
  出生,從小由我們楊家收養,對我們楊家各種關係都非常了解,而她也是眾鄉親尊敬
  的長老,但於幾年前往生,她在臨終前再三交代民、兒子及孫子說楊家有很多土地,
  一定要去申請歸還。民年老已邁,前後幾年都陸續由家人陪同,從台海兩地至地政所
  申請數百趟,原早已可公告的地,卻因地政所的因素,拖延至今無下文。民此時已心
  灰意冷,民與家人這麼辛苦台海兩地奔波無數趟,勞心傷財,還多次因地政主管機關
  的一句話,就馬上到金門處理,後因這樣家人好不容易在台灣建立的公司事業也陸續
  一家家的放棄,真是苦不堪言,甚至因此更讓我們的身體稿的不成人樣,命在垂危,
  可說是家破人亡,這完全是地政所的關係。
八、民在八十四年間開始依「金馬地區安全與輔導條例」第十四條之一第一、二項規定申
  請為土地所有權之登記,民以時效取得因軍事原因而喪失所有權登記,在民國三一年
  至四一年間,在申請地養牛、馬、驢、羊…等家畜,並與兒楊進吉及家人辛苦耕種、
  奮鬥,但國家局勢變動,因軍事原因喪失佔有權,如今 總統公布可申請土地歸還,
  此乃政府之良法德政,民檢具權利證明文件,經土地四鄰證明,並於民國八四年十一
  月三十日依其法令申請為土地所有權之登記。前後兩年間陸續申請共六十三件,測量
  土地時申請人及相關管理機關到場完成合法規定,並無糾紛。前後至今已經合法指界
  測量、審查完成二十三筆,這些理應於八六年公告並取得權狀,但至今卻遙遙無期。
九、金門人本是民風純樸、勤儉刻苦,因時代變化無常,而在民主憲政下,金門地區安輔
  條例,才使民有這機會取得土地所有權登記,而在這兩、三年間瞭解地政所的行政流
  程,讓民感受良多,地政主管機關本是為民服務的單位,但因主管辦事不公、朝令夕
  改、欺下瞞上,致使金門所有民眾聞之色變,在縣長親民日及民調中,十個民眾有九
  位抱怨地政所的主管人員,地政所主任及部分主管一手遮天、瞞天過海,如此惡行必
  須由有擔當之上級主管機關徹底查辦。
十、政府辦理民眾申請土地歸還,彰顯政府有誠意讓土地所有人取得所有權,是一項愛民
  、便民、利民的德政。依中央法規標準法第十三條規定,即應於民國八六年五月十三
  日前向地政所提出申請,其間共有八千多件申請,唯因申請手續複雜、時效緩慢,並
  有少數主管人員刁難,因而讓民眾怨聲四起,如地政所不再立即改進,必將引發更多
  民怨,且失去原先之美意反倒讓貪婪之人得逞,而讓真正老實的人吃虧。地政所還是
  有很多人員熱心服務、吃苦耐勞、認真工作,因此希望政府及有關單位,能本著還地
  於民的初衷德政,並請相關單位依法令精神便民,以更便捷的途徑讓民順利取得土地
  所有權,也希望台灣高層人士能為這長年戰亂長大的百姓多盡點心,讓這可憐的地方
  多點自由與公平,並讓金門有機會繁榮,請不要遺忘我們!如此恩德民必感激不盡,
  且今後必效犬馬之勞,為金門繁榮努力不懈。
辦法
審查意見 本案經本會第二屆程序委員會87、3、20第二次會議議決列入議程並提大會討論。
大會決議 送請縣府參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