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witter
  • Plurk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第7屆 第05次定期會 總質詢

質詢日期 110-05-14 議案類別 定期會
主 席 洪議長允典 記 錄 翁毓侖
質詢議員 王議員碧珍、李議員應文
質詢記錄 主席洪議長允典:
現在我們繼續第二小組總質詢,首先我們先確認下昨天議事錄,大家有沒有意見?沒意見就通過,現在請王碧珍王議員發言。
王議員碧珍:
有請縣長。
主席洪議長允典:
縣長請上報告台。
王議員碧珍:
縣長好。
楊縣長鎮浯:
王議員好。
王議員碧珍:
縣長,本席想請教一下,本縣有一些政策是會因某些因素而決定,而不是一般長年的政策,對不對?
楊縣長鎮浯:
議員,是否有個具體的例子。
王議員碧珍:
我是說有一些政策可能會因某些因素而做,不是長年的政策。
楊縣長鎮浯:
譬如疫情期間就會有因應疫情的做法、振興經濟有振興經濟的做法、刺激觀光有刺激觀光的做法,這個就是並非長期性的。
王議員碧珍:
本席要講的這個政策是看天的,我不曉得縣長有沒有經歷過?我們這一代的都有經歷過,金門以前缺水的時候有分區供水還有排隊去領水的狀況,縣長你有經歷過嗎?
楊縣長鎮浯:
印象中很早以前有。
王議員碧珍:
對,大概小學國中那個時代都會有,可是近年來縣府也有一些作為,所以比較少遇到,那麼說到這個,我們要感謝三年前陳前縣長,他可能排除了很大的壓力,我們才能跟大陸正常通水,使得我們去年跟今年在民生用水方面都解決掉了。
楊縣長鎮浯:
我跟議員報告,我們非常感謝整個通水過程中每個去努力的人。
王議員碧珍:
我想你也有感受到,像去年跟今年百姓至少都有一、二十位來跟我說今年很感謝用水不缺,所以我們抱著這份感謝的心,那現在呢?台灣現在疫情階段還同時面臨缺水的問題,尤其是南部在這一、兩個月內更辛苦,現在我想要講的是我們民生用水解決了,但是我們讓那些看天吃飯的農民沒有受到這份好意,所以今年的農民因政府實施措施也來議會協商,為了這些補助鬧得沸沸揚揚,現在我們這個政策可能只有農民可以感受到,但是我們在上層的必須替他們著想,金門並不是只有縣府大機關(農民服務處)而已,這方面包括我們前幾天會勘的雙鯉湖幾乎都乾到見底了,那邊是觀光的地方,國家公園現在就是沒有經費就擺爛了,變成縣府我們不能不管,因為這是我們的家園,我想縣長應該站在農民的身分來探討這個問題,應該全面性的跟鄉鎮公所來配合,來考量農民一些灌溉的狀況,這陣子來實施這個政策是最理想。
楊縣長鎮浯:
議員,容我說明下,您講的這個問題的確是很重要,那也是我們大部分農民所關心的問題,那縣府這邊的做法,我在這邊簡單跟您報告下,第一、從去年的旱災開始,我們立即跟中央申請對農民的補助,所以也獲得了中央對農損的補助;第二、我們爭取且用現有的經費一起下去做,全縣各鄉鎮下去提報需要浚深的農塘,由我們下去看,然後擇定這個需要浚深的部分,數目遠高於過去需要浚深的量,今年一開始我們一樣持續辦理農塘的浚深,同時有關農損的部分跟去年一樣跟中央爭取補助;第三、我也召開專案會議要求「第一、有沒有辦法擴大對農民的補助;第二、在水利設施方面,針對這些地區農業比較集中的地方看有沒有辦法比照東半島青嶼那邊做人工濕地結合放流水的使用」這些都有完整的專案資料。
王議員碧珍:
你們要盯著各鄉鎮,這段時間要抓緊時間作業而不是只有紙上作業,如果我們這方面紙上作業做好然後下雨了,就失去它的最好機會。
楊縣長鎮浯:
是,這個部分我跟議員報告,從去年我就跟同事交代,不要等中央的錢下來才去實施。
王議員碧珍:
對,我就要講不要等中央,經費我們當然要去爭取,這個時間上我們還沒爭取到,我們縣府要先動用我們其他支援。
楊縣長鎮浯:
我去年就跟我們同事講一個觀念,中央的錢不管有沒有下來不管有沒有核定,我們都一定要疏浚,那麼我們的錢就先下去疏浚,如果中央的補助下來再轉贈,所以去年我們很多中央補助還沒下來之前就由縣府的現款先下去處理,所以這個在去年就已經定了。
王議員碧珍:
那接下來要控管各鄉鎮實施的效果,實施的方向跟效果目前到底達到什麼程度,必須跟地方百姓農民合作。
楊縣長鎮浯:
具體的執行率,我會後在跟建設處提供資料。
王議員碧珍:
對,就是縣府要盯各鄉鎮這方面進度,不然有時候人員進行比較慢,他行政作業來來往往,可能會漏失很多時機,這方面我們要做的確切、要快速的做,現在我們這個屬於比較迫切性、急切性的來做,所以要盯鄉鎮公所。
楊縣長鎮浯:
農塘浚深這塊,我會在盯緊進度,這畢竟要趁枯水期,才能夠做這些相關工程。
王議員碧珍:
其實這個影響很大,因為我們金酒靠的就是高粱,像高粱如果旱季收成那麼差,會影響到我們高粱的生產。
楊縣長鎮浯:
對整體農業損害都很大。
王議員碧珍:
對,這是連帶性的關係,所以特別重要,那縣長這方面要在特別注意。
楊縣長鎮浯:
是,這部分我們會在抓緊一點。
王議員碧珍:
好,謝謝縣長請回座。
主席洪議長允典:
李應文議員請發言。
李議員應文:
請秘書長。
主席洪議長允典:
秘書長請上報告台。
陳秘書長朝金:
李議員早。
李議員應文:
秘書長,就教一下關於覆議案的問題,我希望縣府不要一直發新聞稿,實際來跟議員溝通,到現在目前為止,你當一個幕僚長,你有沒有帶官員來跟議員一一溝通?
陳秘書長朝金:
謝謝李議員指教,我們會持續來努力。
李議員應文:
有沒有?
陳秘書長朝金:
我沒有帶他們過來,但各局處會帶他們過來。
李議員應文:
就很像我們手邊上有這份資料,你們送過來覆議案的這份資料,我發現裡面有很多案子,根本沒有來跟我們做過任何的說明,這個對我們來說相當不尊重,然後你們就提進來,我希望的不是一直發聲明稿,是一個良性的互動,跟議員一一溝通這才是最重要的,我們也在等你們來說明,你們都不來說明,裡頭有一些例如重大工程前幾天開過說明會,我們才完全的了解,有一些我們根本不知道你們要做什麼的,那我們怎麼知道,譬如說K-Bike它未來要怎麼營運,我們也不知道,你們一直發新聞稿也不跟我們溝通,那我們是要看新聞稿跟你們對話嗎?
陳秘書長朝金:
我跟李議員說明一下,或許最近因為大會期間,能否給個時間,我會帶各局處安排一個統一時間。
李議員應文:
不要講大會期間,其實私底下到了晚上,你可以約一個時間耐心的聽你們講一個小時了解你們要做什麼,這不是一個很好的良性溝通嗎?而不是縣府跟議會都在發新聞稿,議會發新聞稿是因為在等你們,這樣對我們議員公平嗎?昨天新聞稿是你去做說明的對嗎?
陳秘書長朝金:
是。
李議員應文:
所以我才會問你,你身為一個幕僚長,你有沒有帶這些官員來一一跟我們做說明?沒有,不要一直用新聞稿這些書面上的東西,這樣是無濟於事的,可以嗎?
陳秘書長朝金:
可以。
李議員應文:
我希望未來我們在溝通的時候,請你們好好跟這些議員們做溝通,如果今天你們的機制運作是非常良善,那議員們只會有小問題提醒你們不會有大問題,現在是全部都是重大問題,代表我們整個縣府的運作出現不完善的狀況,這次你已經送進來了,那下個禮拜也要開始分組審查了,我們只能就你們這些書面資料下去審,根本無法聽到你們對我們做一個詳細說明,我誠心的建議你們好好下來做良性互動,不要一直整天坐在裡面發新聞稿。
陳秘書長朝金:
謝謝李議員指導。
李議員應文:
好,那請秘書長回座,請建設處處長上報告台。
主席洪議長允典:
建設處處長請上報告台。
陳處長祥麟:
李議員好。
李議員應文:
處長好,就教一下看你記憶力好不好,工廠管理輔導辦法幾年通過?完蛋了,處長,上個禮拜的業務報告而已,2019年6月對不對?
陳處長祥麟:
是。
李議員應文:
我想就教一下處長,你知道縣府建設處光我們要蓋一個農舍要經過幾個單位來審查?
陳處長祥麟:
蓋農舍第一個農林科、建管。
李議員應文:
建管還沒,要先送到公會,公會下去才是建管,再來是自然村審議委員會,請你告訴我,一個案子至少要四個,這樣的流程會快嗎?你知不知道台北市政府他們的流程為什麼快?因為他們只交給公會,公會如果你敢把關放行的話代表你要負責,可是我們金門縣府是層層在審各有意見,最後整個圖修改成不是原本要的樣子,你知不知道自然村審議委員會權力有多大?他大到連人家磁磚要什麼顏色、什麼規格都可以決定,這符合標準嗎?自然村審議委員會有這麼大嗎?裡面的委員掌握所有的權利,你們是不是有委辦費?委辦給公會?
陳處長祥麟:
有。
李議員應文:
已經委辦給公會了,為什麼還要自然村審議委員會?法規都這麼明確,那自然村審議委員會裡面的委員憑什麼叫人家磁磚貼什麼顏色、用什麼樣規格,我可以合理懷疑這些委員是不是在綁標,是不是有跟某些建商合作?
陳處長祥麟:
報告議員,容許我說明一下。
李議員應文:
好。
陳處長祥麟:
我覺得議員講的自然村審議部分,如果說是連磁磚顏色都要去做規定的話,這樣子太嚴苛了。
李議員應文:
你真的不知道嗎?因為他說要融入鄉村村莊的特色跟整體風景,所以他必須要用這種顏色,不然不給過。
主席洪議長允典:
李議員,我們是不是請他下一堂把他們所有相關單位人員都帶進來,像建管、都計幾個科長跟承辦人通通進來。
李議員應文:
好。
主席洪議長允典:
綁磁磚就是綁標非常明顯的作法。
李議員應文:
我自己就遇過三個案例,我自己去跟裡面人員講。
主席洪議長允典:
本身規定這種事情的人,心態本來就不正確。
李議員應文:
那個真的很不合理,我蓋一棟房子還要聽你的,金門縣政府是共產還是民主?共產國家才能這樣施作,你去看全台灣的地方政府,沒有人敢規定磁磚要貼什麼顏色,什麼叫作融合當地村莊風景?這是第一點,流程太繁複了、太多單位在審查了,第二個自然村審議委員會一定有問題,去了解之後你就知道。再來我就教一下,我們的農舍是不是需要臨路?
陳處長祥麟:
臨界臨路。
李議員應文:
請告訴我,台灣的農地要蓋農舍要達到幾千幾平方米才能蓋農舍?
陳處長祥麟:
金門的部分是至少要450平方公尺。
李議員應文:
台灣要2000平方米才能蓋一棟農舍,2000平方米如果臨界臨路退縮兩公尺,建蔽率和基地還是很大,可是如果我只有450平方米,臨界臨路退縮之後,那兩公尺還要算在建蔽率你知道嗎?
陳處長祥麟:
它是連路的部分都算在建蔽率。
李議員應文:
那如果我只有450平方米,退縮兩公尺,然後算在建蔽率裡面,請問我那棟蓋起來能住人嗎?所以我說台灣法規是這樣子,金門要跟他講,因為金門農地你們准許我們450平方米以上可以蓋,那還臨界臨路退縮兩公尺算在建蔽率裡面,然後停車位也算在建蔽率,請告訴我這棟房子怎麼蓋?這就變成香港的鳥居,這個問題你必須深刻的去了解,不是中央法規下來就跟著做,我們要去跟他溝通說明,你是2000平方米所以可以這樣子做,我們金門農地重劃後,最大的搞不好也只剩900平方米怎麼去做這個操作?我們土地面積沒有那麼大,所以必須深切去思考這個問題,你們一定要去跟中央講我們這個地方不太適合那個法規,是不是能用離島建設條例或什麼方法把離島拉出來重新制定另一個施行細則。
陳處長祥麟:
報告議員,其實這部分我們有跟農委會做反應,目前溝通的情況還不是很理想,不過我們會持續努力。
李議員應文:
你要跟他講台灣是2000平方米才可以蓋,金門只要450平方米就可以蓋,但是我們的基地不可能那麼大,怎麼臨界臨路,這點必須跟他們說清楚,另外訂定一個施行細則。
陳處長祥麟:
我們針對地區的特性跟台灣不一樣的部分,我們會持續跟農會做反映。
李議員應文:
好,第三個我想就教一下,這個是金門人很深切的問題,原本兩個老農共同持有一塊地,持有了20年,結果要蓋農舍,但不可能兩個人蓋一棟,所以去地政局分割,分割之後,你們現在採取最嚴格認定「取得時間」,所以建蔽率變成10%,請告訴我這樣對這些老農公平嗎?從20年前原本這塊地就是我的,我們只是共有,現在將它分割,然後你們用時間上去認定,而不是用實際狀況去認定,如果800平方米共同持有可以蓋30%,切割之後剩400平方米,請告訴我它還可以蓋農舍嗎?它不能蓋,你們又要臨界臨路,那共同戶怎麼分?我們要從寬認定還是從嚴認定是由你們縣府去決定的,你要去認定它這塊土地實際上不是買賣或它是本身持有只是將它分割完畢,那為什麼不能從寬認定?假設1000平方米,切割完剩500平方米, 10%只剩50平方米,30%有150平方米, 50平方米要臨界臨路、要退縮兩公尺、要算在建蔽率,它實際上有蓋到50平方米嗎?所以你們要很深刻去了解這個問題。
陳處長祥麟:
報告議員,容許我說明一下,這部分是因為民法98年修正之後出來的,我們在討論的時候,確實對於民眾的權益影響很大,我想地區的特殊性,我們會從剛剛跟議員講的部分持續跟中央來做溝通。
李議員應文:
這個本來就是你們可以從寬認定的,只是你們不想,這個有你們自己的行政裁量權從寬認定,已經持有20年了,難道這塊農地就不是他的嗎?這個是你們自行認定的,他只要能夠去證明他20年前就取得這一塊地,假設他要分割,但你們只認定今天的日期,所以只剩10%可以蓋,可是如果他是之前擁有的為什麼不能算?
陳處長祥麟:
我們要去跟中央爭取的部分就是持有人原來就有這個身分,而不是分割取得的時間,民法上規定的是分割取得時間,那如果以時間來認證的話,對民眾權益確實影響太大了。
李議員應文:
真的很大,你會後真的要好好去處理。
陳處長祥麟:
是。
李議員應文:
那您請回,我請金酒總經理上報告台。
主席洪議長允典:
金酒總經理請上報告台。
楊總經理駕人:
李議員早。
李議員應文:
總經理,我想就教一下,有一個問題來了,這五百隻牛的玉璽酒有一個采盟免稅店原本只有28隻為什麼變40隻?
楊總經理駕人:
因為免稅通路其實都有來跟我們談,他們當然是希望越多越好,但是我們會衡量,衡量他們近幾年的營業額。
李議員應文:
那我想就教一下,現在外面沸沸揚揚議會拿了幾百罐,你敢不敢公布哪一個議員去拿這些。
楊總經理駕人:
沒有,上次董議員提問的時候,我有特別報告也特別發了新聞稿確定目前為止沒有一個議員來買過玉璽酒。
李議員應文:
但是為什麼外面會有這個聲音?因為你們留了這五百隻,大家都以為是議員要的,我想就教一下,你還有一個特殊管控14盒跟餘數126盒,那這個餘數126盒你們怎麼處理?
楊總經理駕人:
我們將來可能會配合拍賣使用,因為從羊年開始每年都有一些庫存酒,我們都留一批,將來可能湊成12生肖來做拍賣這是第一,第二、很多時候我們要預留一些備品,因為有些時候瑕疵品要更換用,這是我們必須要做的,第三、有些特殊號碼、吉祥數字或紀念意義的我們會留存下來,將來做拍賣使用。
李議員應文:
那我想就教一下,這126盒不曉得有沒有做公關酒?
楊總經理駕人:
沒有,目前為止都有沒有一瓶做公關酒的。
李議員應文:
好,那我就教一下,我們體制改革是放大捉小還是放小捉大?
楊總經理駕人:
議員指的是我們組織調理嗎?
李議員應文:
你們金酒公司的整個組織調整。
楊總經理駕人:
基本上我們縮編了六個處組。
李議員應文:
六個處,那增加了幾個課?
楊總經理駕人:
增加兩個課是因為特殊的關係,一個專案課還有一個未來我們針對大陸那邊。
李議員應文:
好,基層的有沒有縮編?
楊總經理駕人:
沒有,我們生產線上都沒有縮編。
李議員應文:
為什麼有員工說基本上大家已經在縮編了,你們有沒有跟員工講我們沒有縮編底下的,只縮編上面的。
楊總經理駕人:
這個沒錯,我跟議員報告,我每一季都會親自主持員工座談會,員工有任何問題他們會即時面對面的跟我反映,我都有做答覆,這部分沒有問題的。
李議員應文:
我希望你們勞資雙方可以共同坐下來,好好的去做溝通,因為底下的資訊是不對稱。
楊總經理駕人:
這個我會再加強溝通,謝謝議員。
李議員應文:
接下來,廈門分公司你有沒有掌握?
楊總經理駕人:
我是公司董事,但是實際運營我沒有掌握。
李議員應文:
沒有,你是總公司你要實際去掌握,我為什麼這樣就教你?廈門公司最近升遷案升多少人?其中有人犯錯竟然還可以升課長,曾總當董事長兼總經理(球員兼裁判)會有問題。
楊總經理駕人:
會跟曾總溝通。
李議員應文:
我不想講出人名,還有進到公司未滿三年竟然可以升課長、升副理、升經理,資深員工情何以堪,廈門人事這次已經鬧的天怒人怨了。
楊總經理駕人:
基本上我對曾總的了解,他是個很公平的人,所以他是不是有按造專業性、公務性考量任何職務的升遷,這我會後會去了解。
李議員應文:
還有很多已經投訴到我們這邊來,我希望你們好好深刻去了解,不要造成資深員工內心的不滿,你們制度都這樣破壞他們就不會為公司賣命,就算他們賣命20年也不會輪到他們,這樣公司還有向心力嗎?
楊總經理駕人:
這我會後再去了解一下,因為國際關閉從去年5月我就無法去廈門,所以廈門同仁我一個也不認識。
李議員應文:
他們有沒有回報給你們總公司?
楊總經理駕人:
所以您的意見我一定會直接轉達。
李議員應文:
現在兩岸疫情的關係曾總也不能過來,你是總公司必須管控這個東西,這已經造成公司的向心力逐漸下滑,原本在裡面的人也不會再為這間公司賣命,這種制度出了很大的問題,我希望你好好的去了解,再來我想就教一下,金酒公司是否有外包解說?
楊總經理駕人:
有。
李議員應文:
外包解說的薪水怎麼比新進公司員工還高,如果是這樣子請總經理把過剩的勞力把他移過來當解說員,你們外包費用越來越高。
楊總經理駕人:
我跟議員報告,這個約是去年我還未到任時訂的。
李議員應文:
我想請你做一個報告,你把金酒從一開始有外包解說、廠商得標、薪資結構全部都送到議會來,讓我們了解一下設定,基層員工那麼累還沒有解說員多,正式員工心裡做何感想?
楊總經理駕人:
報告議員,資料我會提供給您,第二個、我已經跟內部指示解說員我們要自己培養,大概約走完之後我傾向於我們自己培養解說員不在外包,這部分政策已經底定了。
李議員應文:
要把過剩勞力拿過來。
楊總經理駕人:
過剩勞力我們會考慮專業性。
李議員應文:
你可以去訓練他,讓他成為專業解說員。那您請回,請民政處處長。
主席洪議長允典:
民政處處長請上報告台。
蔡處長西湖:
議員早安。
李議員應文:
處長,就教一下,國防部是不是把所有軍團取消了重新劃分?你要掌管後備軍人業務跟聯繫軍方,國防部今年把金門劃為獨立作戰區,請問金門縣有兵力有多少?
蔡處長西湖:
4000多。
李議員應文:
4000多要怎麼獨立作戰?你做民政處處長,你要承接後備的任務,我們要有居安思危的概念,你要去跟後備服務處做協調,雖然不希望有戰爭發生,但是不能排除有這種可能,民眾沒有居安思危,發生戰爭倒楣的是金門,民眾會成為最大的犧牲品,所以你要去跟後備服務中心、金防部、指揮部做協調,要教導居民我們身為獨立作戰區該有的居安思危,這是個很深刻的問題,以澎湖為例,它至少還有一個作戰區、戰績、飛彈基地所有東西都有,反觀金門連戰機、船艦都沒有,只有一個飛彈基地跟陸軍。
蔡處長西湖:
軍方這個部分我沒辦法回答議員,但是我的想法跟議員雷同,後備這區塊我們後備主任每個月都有會報聯繫。
李議員應文:
你要出席去跟他們交流,怎麼教導居民居安思危的概念。
蔡處長西湖:
後備的部分,基本上當過兵他們這部分思維還是存在的。
李議員應文:
好,那就教第二個問題,今年印的日曆跟桌曆出了很大的問題。
蔡處長西湖:
這個我們有了解。
李議員應文:
有沒有深刻檢討?檢討這家廠商。
蔡處長西湖:
我跟議員報告,我們是依政府採購法上網公開招標。
李議員應文:
但是他出了這麼大的問題,你們有沒有去追究這個責任?
蔡處長西湖:
有,因為承辦時間的經驗上比較不足。
李議員應文:
處長,不要說經驗不足,你當處長經驗不足,你底下承辦人員經驗怎麼會經驗不足。
蔡處長西湖:
採購上經驗有時間的落差。
李議員應文:
我不是講採購的問題,是印製的問題,你們要怎麼懲處這家廠商?他們出現這麼大的問題。
蔡處長西湖:
我們還沒付錢,目前在申請工程委員會做仲裁。
李議員應文:
這是一個小事情就可以看出問題,當初是怎麼驗收的是一個大問題。
蔡處長西湖:
這跟議員報告,我們其實都是依照採購法去執行,有問題的時候我們就不會付錢。
李議員應文:
驗收就有問題了。
蔡處長西湖:
驗收我們也有確認。
李議員應文:
那怎麼會驗到出問題?5月4日變成青年節。
蔡處長西湖:
我們一開始就有檢討這件事情。
李議員應文:
我們的驗收出了大問題,廠商也是一個問題,不要都推給公共工程委員會,我們要深刻的去檢討,我希望你會後去好好處理這件事,您請回,請消防局局長。
主席洪議長允典:
消防局局長請上報告台。
王局長世祿:
議員好。
李議員應文:
局長,輪胎廠的大火就教一個問題,很多議員都在關心,泡沫車是航空站、軍方的、還是我們自己的?
王局長世祿:
我們自己也有。
李議員應文:
我們是後來才噴的,噴最大泡沫量是誰?
王局長世祿:
最後處理殘火是我們。
李議員應文:
不是殘火,是一開始噴泡沫量最大的是軍方,我們消防局有這麼多消防車,演練這麼多次,我知道泡沫藥劑非常貴,所以你們捨不得花錢,沒有實際讓消防隊人員實際操作泡沫噴灑,我希望會後你們好好去執行,每一年讓他們實際演練一次,就算花再多錢,我們議會也會支持,因為這是保障人民的身家財產跟安全問題,不要為了省錢,害人民財產損失,不要讓消防隊員無法實際操作,事情發生後在現場手忙腳亂,可以嗎?
王局長世祿:
可以,我們會再檢討改進。
李議員應文:
好,謝謝局長。
主席洪議長允典:
休息20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