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witter
  • Plurk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第7屆 第05次定期會 總質詢

質詢日期 110-05-13 議案類別 定期會
主 席 楊議員永立 記 錄 鄭碧綺
質詢議員 洪議員鴻斌、石議員永城、陳議員志龍、王議員秀玉
質詢記錄 主席楊議員永立:
洪議員,請上報告台。
洪議員鴻斌:
議長及本席,預計下午兩節的時間,請縣長跟縣府一、二級主管及相關人員,坐下午二點半的船到烈嶼,實地下鄉考察,請主席裁示。
主席楊議員永立:
縣長,應該沒問題,就確定二點半。一、二級主管要記得,還有相關人員。石議員,請上報告台。
石議員永城:
警察局長、環保局長,請上報告台。
主席楊議員永立:
警察局、環保局長,請上報告台。
石議員永城:
警察局長,我已經講了很久,廣告車佔據停車格的處理問題。那時候你還沒有上任,金城鎮民生路已經沒再發生停放廣告車情況,早上又有民眾跟我陳情,地政局停車格有一台廣告車,已經停放一、二年,我是覺得你們警察局是執法單位,應該先去查看它有沒有驗車?或者註銷牌照,然後貼單告發,環保局,這屬於廢棄物?
楊局長建立:
如果指佔用道路、或停車空間這個部分。
石議員永城:
因為我們縣長、及大家都很認真,我們金門都沒有足夠的停車位,要做生意,應該找個地方設立廣告牌;而不是直接把廣告車停在停車位,而且一佔就是一、二年之久,地政局長,你們停車格是不是長期停了一台廣告車,造成洽公困難,停車一位難求。我一直建議,民生路已經沒有此等現象,現在金沙鎮公所、金湖分局前面的停車場之前也有,會後請局長暨同仁落實,因為你們是執法單位,看這個車子有沒有驗車、或註銷牌照?如果沒有,應該貼單告發。轉移給環保局,還給民眾一個停車空間。
楊局長建立:
報告議座:針對這個,我們配合警察局已經移走五台。如果還有,仍會配合警察局依法執行處理。
石議員永城:
局長,費心請兩個分局落實清查所有違停暨沒有掛車牌的,確定屬於廢棄物的車子要貼單告發,再請環保局以廢棄物清除處理。還給民眾一個停車空間。
蔡局長祥春:
跟議員報告:早上那個個案,已經查清楚。
石議員永城:
你還沒有就任局長時,我就已經講了N次。
蔡局長祥春:
我知道。
石議員永城:
今天早上又有民眾陳情,我是想說兩個分局去落實清查,確定是廣告車、或是沒有掛牌子的廢棄物車子,警察是執法單位,要先有動作,環保局,才能配合,否則環保局要怎麼執行?
蔡局長祥春:
沒問題。
石議員永城:
要用心,請回座。就教觀光處長。
丁處長健剛:
議員早。
石議員永城:
處長,這幾天台灣的疫情很嚴峻,也不能出國,而星期五、星期六金門的觀光客很多,現在疫情又升溫,你跟衛生局好好聯繫研議,防患未來,以維護民眾健康和安全。
丁處長健剛:
會盡力協助合作。
石議員永城:
我昨天質詢衛生局長,烏龍的事件很多,要是真的又出狀況,你跟衛生局長要協助合作。
丁處長健剛:
沒問題。
石議員永城:
你有爬山的習慣?
丁處長健剛:
我比較沒去山上運動。
石議員永城:
在太武山最高處,我星期假日去爬的時候,有很多觀光客,他們都會站在高點照相。
丁處長健剛:
我知道。
石議員永城:
太武山屬於國家公園管理,是不是?
丁處長健剛:
是的。
石議員永城:
會後你去跟國家公園管理區協調,能在遊客拍照處架設圍欄。以防遊客拍照時不慎跌落的危險,也保護遊客安全。
丁處長健剛:
再跟國家公園討論、協調。
石議員永城:
既然要管理,就要顧及遊客的安全。現在觀光客那麼多,他們又通通排成一排,站在那裏照相。因為有昇恆昌、小太湖、還有尚義機場做背景,所以他們站在那裏照相及眺望遠景,但是那裏連個防護的設施都沒有。
丁處長健剛:
這個部分再研究。
石議員永城:
要跟國家公園談,沒有發生意外最好,但要有憂患意識;再來,從太武山往小徑圓環的路段,本地人知道從山外過來有一個叉路。非本地的觀光客可能不知道,就直接衝過去,我每次下山知道有路口會稍停,而摩托車不知道都是直接衝過,它左邊有高差的地方,是否可以整平?
丁處長健剛:
會與工務處,一起討論瞭解。
石議員永城:
你們試著從太武山方向開車往小徑圓環路段,會發現到了路口左手邊有個高差,把它整平,讓視線好一點,以維護圓環路段周邊交通行的安全。
丁處長健剛:
好的,謝謝議員。
主席楊議員永立:
石議員,明天早上叫丁處長陪你去爬山,就地瞭解一下環境,陳議員,請上報告台。
楊縣長鎮浯:
陳議員好。
陳議員志龍:
縣長好,昨天疫情警戒升高而中央指揮中心說:地方政府可以自行去採購其他品牌的疫苗,這個事情,您的看法?
楊縣長鎮浯:
應該是這樣講,所謂地方政府可以自行採購疫苗,這是結論。但前提是,如果地方政府要自行採購,還是要報衛福部同意申請,才會授權你自行採購。
陳議員志龍:
基本上它是同意,這個方向是ok的。
楊縣長鎮浯:
前提是要跟衛福部申請,衛福部同意之後,才能自行採購。
陳議員志龍:
至少我們可以朝這個方向去努力,昨天楊議員也有提過,現在國人對AZ疫苗的信心不夠,重點是我們有朝這個方向去努力?
楊縣長鎮浯:
有,我們從各個境外可能的地方,都有去接觸,但是疫苗要進來的時候,第一、疫苗本身要經過相關的認證,第二、再次重申,要跟衛福部申請,它才會准你。
陳議員志龍:
縣長您指的各個可能的方向是?
楊縣長鎮浯:
包含我們跟台灣的一些廠商取得聯繫。
陳議員志龍:
衛生局會比較了解狀況?
楊縣長鎮浯:
有一些接觸但比較不成熟,譬如說對岸。這一些細節我是可以跟議員做報告,原則上不管跟哪一方接觸,這些一定是要合格的。
陳議員志龍:
一定是要合格的沒錯,縣長一定要朝這方面來努力。因為國人對AZ疫苗的信心實在是不夠,而期限快要到了,昨天您也有講過。
楊縣長鎮浯:
我跟議員報告:AZ疫苗跟其他的主流疫苗,像輝瑞、目前所知的疫苗,根據第三期檢驗報告,它的副作用其實跟這些主流疫苗的副作用都是差不多的,最新的是這樣子的。
陳議員志龍:
不管是網路上,或中央政府的宣導,相關資訊其實都查得到。但是國人還是信心不足,所以國人施打率才會這麼低,縣長,你也瞭解,就像楊議員昨天講的如果相關宣導訊息大家都相信的話,施打率就不會這麼低。
楊縣長鎮浯:
沒錯。
陳議員志龍:
所以這個方向應該是可行的。
楊縣長鎮浯:
只要是任何可能的都行。
陳議員志龍:
如果有輝瑞和BNT疫苗,施打率一定不會這麼低。
楊縣長鎮浯:
大家對AZ疫苗比較沒信心,是其中一個原因。大家存著觀望的心態,是各種原因造成的。再來就是鄉親覺得沒那麼急迫性,但像昨天疫情升溫了之後,詢問度就暴漲,這是很多原因造成的。
陳議員志龍:
縣政府一定要有動作。
楊縣長鎮浯:
只要是任何有可能協助防疫的事情,我們都不會放棄任何一種可能。
陳議員志龍:
事關重大要加速去做;由於疫情升溫,各項產業受到的衝擊比較大,之前有一個報導:小三通關閉之後計程車生意慘淡,這事情你也瞭解。不管是計程車業者、觀光產業,還有相關的業者都受到影響。縣長,你有沒有考慮,再發一次振興券?或者防疫酒精?甚至再發一次現金,有關這方面的政策。
楊縣長鎮浯:
謝謝議員,讓我有機會說明。議員,您問的是大部分鄉親最關心的,酒精部分昨天指揮中心的會議,我們已經要求金酒公司備料,由於金酒的酒精,是地區防疫指揮中心徵調生產線做的,去年跟衛福部徵調的公文,是到今年六月三十日;所以同步也請財政處,依程序再報中央同意徵調公文。不管是徵調的公文還是備料,都已經有安排。
陳議員志龍:
口罩部分有準備?
楊縣長鎮浯:
要求秘書單位,把金門地區的防疫物資產出報表,每天要檢視,按照報表檢討。
陳議員志龍:
報表資料可以給議會一份嗎?
楊縣長鎮浯:
如果需要當然可以給,但是這裡面有些涉及到物資的調度,具體的部分可以請衛生局,向議員瞭解資料需要到什麼程度?
陳議員志龍:
沒關係,會後再討論怎麼處理?
楊縣長鎮浯:
另外您關心的經濟、產業民生部分,請秘書長在最快的時間之內,跟各局處開會討論,研擬出對策。因為一旦升到三級警戒,對經濟產業殺傷力會很大,您剛才講的振興券、現金或者紓困方案,都包含在議案裡面。如果真升級到三級警戒,會尋求議會支持,對產業的扶助力度要比去年大,因產業的受損情況會比去年更嚴重。
陳議員志龍:
縣長,要做好超前部署,不知道疫情會擴散到多嚴重,這方面要加強用心。
楊縣長鎮浯:
謝謝議員,這幾點,都是我們一直很想說明的,也是現在鄉親最關心的部分。
陳議員志龍:
做好準備之後,訊息的傳播也是很重要,要讓民眾知道我們在做這些事情。
楊縣長鎮浯:
議員,你講這個也是重點,很多時候是由於訊息不對稱、或者是訊息不完整造成的恐慌,所以我要求各單位要統整資料,每天把防疫措施動態的部分,要做說明詳細的公告,才不會讓鄉親恐慌。
陳議員志龍:
謝謝縣長。
楊縣長鎮浯:
謝謝議員。
陳議員志龍:
有請港務處長,控制室請播放圖片,可以放大?處長,你有看到?
何處長佩舉:
有的。
陳議員志龍:
我想請問一下,這是啟赫營造。這批鋼筋在上一期是什麼時進場到工地的?何時被拉走?
何處長佩舉:
這批鋼筋什麼時候進場的,我要去查一下。因為它有批號跟序號,有進場的一些查驗和相關的資料。
陳議員志龍:
什麼時候被拉走的?啟赫不是倒閉?鋼筋就被拉出場。
何處長佩舉:
這分兩個部分:第一、關於材料它的品質部分,是鋼筋進場後,取樣送到台灣試驗合格後,才可以到現場啟用。
陳議員志龍:
你說當初啟赫進場取樣?
何處長佩舉:
沒有,這一批是後來才進來的。
陳議員志龍:
你現在說的,是啟赫做這工程的時候、還是永青?
何處長佩舉:
你現在所看到的鋼筋,上面的標籤寫的是『啟赫營造』,就代表說當初是啟赫營造訂的料。這批材料我剛剛說的,先分兩個部分從材料的品質、來源;先說明品質的部分,我們管制的流程,是材料進場之後到現場去取樣,就針對它的抗拉強度跟它的鍍鋅量。
陳議員志龍:
先說來源部分。
何處長佩舉:
來源的部分是這樣,這一部分那天議員有到現場去關切,我們有整理出來。第一個水頭客運中心這個案子,啟赫是因為財務狀況不佳倒閉之後,我們接續再發包由永青工程營造來施做。這批鋼筋對我們所追溯的部分,永青是跟兩家買,一家是將台、一家是台鍍;這兩家都跟啟赫有債權、債務的關係,啟赫營造是跟鋼筋廠購買的,在我們這邊所收到的相關文件,它的來源鋼筋廠賣給啟赫,啟赫再賣給台鍍跟將台。
陳議員志龍:
暫停一下,你說啟赫賣給將台、台鍍。當初鋼筋進到港務處裡面,你把這個放大一下,讓處長幫忙把條文唸一下:工程保管你把畫線的部分唸出來就好,我看下一頁。
何處長佩舉:
工程保管,如有損壞、缺少,概由廠商負責賠償,其經機關驗收付款者,所有債權屬機關禁止轉讓、抵押、或任意更換拆換。
陳議員志龍:
下一頁再放大,處長,看一下。
何處長佩舉:
非經機關書面許可,不得擅自運離。
陳議員志龍:
請問處長,當初啟赫的鋼筋進到港務處,它雖然倒閉,機關有同意讓將台或台鍍把鋼筋運走?
何處長佩舉:
我們有針對廠商做一個平直作業,就是它已經施工完成了,或著殘留在港區工地裡面的機具、材料設備,納入平直的範圍。這一批的材料,我們所查的並沒有在平直的內容裏面。
陳議員志龍:
為什麼沒有在平直的內容裏面?
何處長佩舉:
因為它還沒有完成進場。
陳議員志龍:
還沒有完成進場?它雖然在港務處裡面,卻還沒有完成進場?你講話要負責任。
何處長佩舉:
我會負責任,這批材料它運進來之後,還沒有經過監造跟專管的審查。
陳議員志龍:
這批東西它還是屬於啟赫的,也不屬於港務處管理。
何處長佩舉:
不屬於業主,不屬於港務處的財產。
陳議員志龍:
這是屬於啟赫的財產?
何處長佩舉:
在當時可以說是啟赫的財產,但是啟赫跟將台、台鍍有帳務上的糾紛。
陳議員志龍:
所以當初這是屬於啟赫的財產沒錯?
何處長佩舉:
是由啟赫跟鋼筋廠去訂料的。
陳議員志龍:
我們看下一個放大,處長,看清楚這是你十月八日講的,港務處八日表示正釐清與廠商債權、債務的關係。新聞也有報導,當初啟赫倒閉後,有跟它打官司。所以啟赫跟港務處的債權關係是怎麼樣?
何處長佩舉:
重新發包之後的差價,會向啟赫提告並求償,第二部分針對它沒有完成履約的部分,上工程會提報101作為處罰,這兩個動作我們都有做。
陳議員志龍:
啟赫既然跟港務處存在債權、債務的關係,你為什麼要讓它的財產交讓給其他公司?
何處長佩舉:
它運進來之後,我們還沒有完成點交。第二個,我們跟它的債權、債務關係是存在的。但是當時它的金額還不夠明確,所以我們把它的履約保證金全部扣留起來,現在重新發包的差額。
陳議員志龍:
這些也是它的財產,你為什麼要讓其他廠商載走?
何處長佩舉:
那個有時間差,我們還沒有去扣之前,它已經被處理。
陳議員志龍:
它被處理?好、看下一頁,這是你在十月五日做的會議紀錄,看第二項,處長你唸一下。
何處長佩舉:
可以再放大一下?
陳議員志龍:
其實你都很了解狀況,希望你能據實回答,有關鋼筋材料部分,請你唸一下。
何處長佩舉:
有關鋼筋材料部分,有部分混擬土及鍍鋅款項未撥付混擬土廠,及台鍍公司部分進場。是以運至金門的鋼筋由混擬土廠代為保管,另其餘鋼筋約二百五十噸由台鍍公司保管。
陳議員志龍:
保管,當初會議記錄是寫保管,所以你也瞭解、這批材料所有權人是屬於啟赫公司,這兩家公司只是代為保管你的會議是有紀錄。
何處長佩舉:
這個要看時間點。
陳議員志龍:
我知道時間點在前面,下一頁、材料是公司代為保管。十月六日隔一天,所有權轉讓,請問是哪一位先生的主張?
何處長佩舉:
啟赫營造的工地負責人。
陳議員志龍:
工地負責人,就可以把自己公司的東西轉讓、轉售給其他公司?
何處長佩舉:
工地負責人,在某一定的程度是代表公司處理工地上所有的事務。
陳議員志龍:
請政風處長,請上報告台。
陳處長治平:
議員好。
陳議員志龍:
處長,就您的專業,您覺得港務處長這樣的解釋行得通?他不是公司負責人,只是一個工地主任,他可以有轉售的權利?
陳處長治平:
當天我們也在現場陪同議座,現場看了這個狀況,今天在上面的文字,原則上工地主任他不是公司負責人,我個人覺得他可能是公務瑕疵。它應該不能抵償債務,只能是工地點交,去確認鋼筋的數量。
陳議員志龍:
港務處不應該一再替廠商護航,這是公務瑕疵。政風處長,講得很明白,沒有官官相護,這點值得肯定。你自己回去好好檢討何環節出問題,這個案子會請政風處深入調查。下一頁這個才是真正的負責人,他做了什麼事情?日期在後面,放大日期看一下,他來陳情的:一百一十年二月九日,他去做了一個正式提告的動作,稍微看一下原本的畫面。所以工地主任私自把東西出售給廠商,你們也沒做什麼查核的動作,便宜行事。處長,你了解這個狀況嗎?
何處長佩舉:
這個存證信函我沒有看過,它的對象上面那一頁應該是給將台。不是用這樣去解釋:永青營造是跟將台取得這批材料,很明顯的、看得到將台跟啟赫有債務上的關係。不管他們是要訴訟或者存證信函或者是要讓渡,是屬於他們之間的商業行為、民事糾紛。但是對現場的品質而言,這批鋼筋拉到工地現場,它的物性跟化性都是屬於合格可以使用的材料,而且符合合約。
陳議員志龍:
這是廿幾億的大工程。去現場也看到,牌子也在這裡。廿幾億的大工程重新招標,新的廠商用舊廠商的二手鋼筋,還不知道是不是贓物的二手鋼筋,不知道還能不能用?你也不管,人家大咧咧拉進來,當初你跟它還有債權、債務的關係,你也不管,你港務處讓它欠那麼多錢,不去求償,我們去現場看這東西還貼在那裡,當作沒看到?不知道你在監管什麼東西?很多疏失,你當作沒看到還是怎麼樣?還是覺得反正工程弄一弄就沒你的事,可以對老闆交差?我不知道你是何心態?我們去現場看,如果要做賊也要懂得善後,東西也沒有拿掉,我去現場照片你也看到了,就大咧咧寫著啟赫,廿幾億的工程。議會為什麼要凍結你們的預算?這還不凍結?廿幾億我看發現金給老百姓還比較有感,你們這樣亂搞。
何處長佩舉:
我可以說明?
陳議員志龍:
這些鋼筋還不知道能不能用?你說可以用,我們去現場看有些還生鏽。
何處長佩舉:
那個鍍鋅鋼筋的部分,沒有關係可以再做試驗。至於說他的來源出處,不管他的監造、專管、施工廠商,它都很坦然的把所有進來的施工材料放在原處,沒有去動任何的標籤。那些標籤表示它的來源出處,我們沒有去動它,至於議員所講的符合合約。
陳議員志龍:
你看到這些東西,不會覺得很奇怪?你也不會追究他的來源出處?
何處長佩舉:
符合合約要求的物性、化性試驗,合格的材料都是屬於這個工程可以使用的材料。剛剛議座有提到:不管它的工地負責人有沒有代表他們的公司,或者他們之間有存在這些債務糾紛,我們都會去做檢討。
陳議員志龍:
現在不希望你們去查,因為有政風處在。是希望你們去檢討,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希望你不是故意的,只是疏失。政風處,這邊麻煩要深入調查;我還有很多資料沒放的,再給你一次機會,好好的再檢討。
何處長佩舉:
謝謝議座。
主席楊議員永立:
王議員,請上報告台。
王議員秀玉:
請工務處長,上報告台。
許處長鴻志:
議員好。
王議員秀玉:
山外溪『城鎮水岸地景再生』這案子,現在推動得怎麼樣?其中有一個部分因為土地徵收的問題,這案子昨天下午本席接到鄉親的反映,土地徵收已經從一百零八年的二月份左右開始辦了兩次的公聽會。現在有多少鄉親同意土地徵收?
許處長鴻志:
山外溪整個一系列,包含各單位是由我們處裡…。
王議員秀玉:
土地徵收的部分,現在進行到哪一個程度?
許處長鴻志:
正確數量再跟王議員報告。
王議員秀玉:
正確的數量,前天星期一的報紙有講到總共有十九筆私有地,現在已經取得十三筆有同意書的。其中有九筆是完全都同意的,可能是一個土地一戶人民的名稱,剩下有四筆是三分之一共有持分的。鄉親一直在講這個案子已經落實一年多,同意書也提了,現在我們的進度,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完成土地徵收的部分?
許處長鴻志:
這塊土地的取得,一直在跟鄉親溝通。鄉親有的認同,現在有幾筆已經取得,另外鄉親如果部分還有一些爭議,可能會先把它放著。
王議員秀玉:
同意的部分可不可以先做?
許處長鴻志:
針對取得的這部分,會先來處理。
王議員秀玉:
什麼時候可以做?從去年的五月份,已經都提出同意書,到現在也快一年,工務處都沒有作為,一個案子要推動,其實要取得土地,鄉親願意配合我們的建設,就應該著手趕快去做,內政部的土地徵收法,其中如果開出同意書,應該多久就要完成這個手續?
許處長鴻志:
現在這塊土地,是用『協議價購』的方式跟鄉親談。
王議員秀玉:
價購的價格你們都談好了,請縣長上報告台?縣長,鄉親覺得縣府的行政效率太差,執行的完成都遙遙無期。
楊縣長鎮浯:
容我簡單說明,大家才不會誤解。
王議員秀玉:
我也想盡速。
楊縣長鎮浯:
第一、它不是徵收,因此不適用徴收法,它是私有地主讓我們價購的。
王議員秀玉:
現在是價購。
楊縣長鎮浯:
既然是價購,就沒有強制取得的權利。
王議員秀玉:
可是鄉親現在已經同意。同意書也開給縣政府一年了。
楊縣長鎮浯:
第二、它是整條帶狀的,其中有部分同意的,但是它整條路要做,雖然中間有九塊土地同意要做的,若那九塊先做,結果頭、尾、中間沒做。
王議員秀玉:
現在是取得徵收的部分,鄉親已經同意的這部分先做,而部分不同意的,可以再協商,不然這個工期要拖多久?
楊縣長鎮浯:
你讓我先把它講完,其中是有部分同意的,但不意味可先就同意的部分施做,工程要有一致性,你取得的不可能跳著做,第三、就是你剛才講的土地部分,因為它涉及的金額很大,須視工程能否施做,假設你這九個買了,剩下的地主不賣,你工程進行不下去,那你這九個要不要買?還是說先買,再考慮工程要不要做再說。
王議員秀玉:
那我們講的水岸地景,馬上要從基層做起,那是講假話?
楊縣長鎮浯:
不是講假話,在努力。
王議員秀玉:
前面已經溝通好了這部分…。
楊縣長鎮浯:
現在九個同意書簽了,有兩個作法:第一、繼續跟還沒有同意的努力溝通。
王議員秀玉:
這個是一定的。
楊縣長鎮浯:
第二、請工務處釐出,視已取得部分在不影響整體下,能否完整的施做工作,如能如此,就可以先處理這九塊已取得的土地。
王議員秀玉:
可以請縣政府儘速的先完成價購的程序?
楊縣長鎮浯:
這個我們催得很緊。
王議員秀玉:
縣長,會後你們去研議。縣長,請留步,文化局長,請上報告台。軍方釋出了很多的營區房舍,縣政府整修完之後做了整合,哪幾處可以作為觀光用途?有沒有盤整過?請縣長回答。
楊縣長鎮浯:
有的。
王議員秀玉:
大致上做了哪一些?
楊縣長鎮浯:
我們大概分兩塊:第一、財政處針對所有的營區,都有去做盤點,把每個營區的背景資料整理出來。
王議員秀玉:
會後可以給我一份資料?
楊縣長鎮浯:
這個是指有釋出的。第二、觀光處針對這些營區進行建置,研議活化、委外。
王議員秀玉:
縣長都有在講活化,但是我們營區活化做得太少,都是口頭在做、口頭在講、口頭在修繕,未能有一經整修完成後的營區,作為民眾休憩的地方,可以規劃比較有特色的咖啡館在整修後的營區。
楊縣長鎮浯:
有些從營區轉換景點的賣店,都有做外包,目前也考慮將整個營區外包。
王議員秀玉:
縣長,你有多久沒有到西園鹽場文化館?
楊縣長鎮浯:
西園村里我常常去,但是鹽場裡面一、二年卻沒去。
王議員秀玉:
局長,有去過?
許局長正芳:
去過很多次。
王議員秀玉:
整個鹽場的狀況你覺得怎樣?
許局長正芳:
現在有一個文化館,是文化局在管理的,像今年有向非常多的觀光客做解說。
王議員秀玉:
解說,你知道大概幾分鐘就結束?
許局長正芳:
鹽場有七百年的歷史,非常有價值,去年也有做一些活動。元宵節我們也帶人到那邊;另外有一些考古的活動也在做,有結合跟小朋友一起做。考古不是關起來做,帶小朋友進去瞭解考古。也在做研發等等,接下來還有一些大膽的計畫。議員也很關心要怎麼讓這個地方變成觀光的亮點?我們現在是朝著OT的方向思考,現在很多計畫案也朝著這方向。
王議員秀玉:
講到重點OT,現在西園鹽場目前處荒廢狀態,如何OT?
許局長正芳:
跟議員報告。
王議員秀玉:
西園鹽場有七百廿年的歷史,它真的很有歷史價值,可以跟觀光來結合。可是我們讓它荒廢成這個樣子。
許局長正芳:
目前我們有兩位同仁實地在產鹽,那邊的範圍比較大。
王議員秀玉:
本席有調閱你們的資料,去年西園鹽場有廿萬的預算,你們的執行率僅有百分之四十五。
許局長正芳:
僅能做基本的維管。
王議員秀玉:
西園鹽場就這樣任其荒廢下去?金沙本來景點就不多,假如可以結合觀光,是一個很好的亮點。西園鹽場是台灣僅存三大鹽場之一,尤其它歷史悠久;加上鄰近聚落的古蹟,相信能為民眾做很有深度的導覽。當地居民希望透過鹽場活化,培養在地人才,當地人可以結合社區的力量共同維護、經營。
許局長正芳:
我們內部討論也會朝這個方向進行,也會參考像台南、嘉義的案例思考,目前我們朝這樣的方向研議,西園鹽場因為量體比較大,除了OT我們會做局部的修護。
王議員秀玉:
OT?以我們的條件做不了OT。我也很希望朝著OT來做,你看看本席列的西園鹽場的瓶頸,沒有景點的規劃無法持久。
楊縣長鎮浯:
議員,容我很簡單的報告。
王議員秀玉:
我講完再請縣長說明,第二、沒有休憩的地方,第三、鹽田沒有生產,現在任其荒廢已久。
許局長正芳:
有生產,有生產。
王議員秀玉:
有生產嗎?本席在質詢之前,還到現場去關心、瞭解,現在有生產?
許局長正芳:
有。
王議員秀玉:
生產在哪裡?
許局長正芳:
我們同仁都會生產,剛剛第一張相片不是有很多小山丘,就是我們同仁在處理的。
王議員秀玉:
那個是102年時候產的。
許局長正芳:
我們去年還有一些燈光等等進去。
王議員秀玉:
這個相片是現在當下,上上個禮拜本席去照的,它整個都已經汙染成這個樣子,怎麼生產?
許局長正芳:
我們兩位同仁原來是負責六副鹽田。
王議員秀玉:
會後本席帶里長去看。
許局長正芳:
他們兩位能力沒辦法負責到全部的鹽田,確實是這樣子。
王議員秀玉:
是有一點點的導覽,可是沒有可以消費的地方。我們很多景點就是缺乏消費的,事實上這個景點它是很有歷史文化背景的。可是我們從來沒有去做文化深入的導覽說明;西園鹽場的知名度又不足,沒有去做行銷;加上鹽田的人才都流失掉,針對這幾個部分縣長,可以說明。
楊縣長鎮浯:
台灣也有鹽場作為觀光景點。
王議員秀玉:
有,這是台灣的七股鹽場跟洲南鹽場。
楊縣長鎮浯:
比較偏國民旅遊性質,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幾年前我們曾經邀請台鹽也邀請七股鹽場…。
王議員秀玉:
那時候是前縣長李沃士的時代。
楊縣長鎮浯:
那時候我當觀光處長的時候,也邀請七股鹽場的負責人跟團隊來金門,我們也去參觀七股鹽場。這些想像中都很有條件的,但是關鍵就是市場的部分。如果沒有市場,變成政府一直在投入,在台灣做鹽場做得很好的,經評估之後,都覺得金門鹽場沒有商業價值。所以才會考慮與社區結合,如此可傳承留下來,不是以營收為主要的考量,否則你如果硬要用商業的模式來觀光開發,坦白講台灣業者評估,沒有商機。
王議員秀玉:
量體太小,本席瞭解。因為鹽場有七百多年的歷史,我們應該讓它活化起來,讓西園鹽場可以風華再現,畢竟它是我們東半島一個很有價值的觀光景點,希望可以充分再利用。
楊縣長鎮浯:
剛才所講的OT,其實跟社區合作也是OT的模式。因為OT說白了,就是委外經營。委託的對象,與社區合作也是OT的一種方式。
王議員秀玉:
我看了鹽場,其實有很多要培訓的東西。如縣長講的,結合西園社區,可以請西園社區的耆老做導覽的故事。這些都可以常態性的來做,現在我們有在做常態性的導覽?
許局長正芳:
都有,也有兩位同仁專門在做產鹽的工作。
王議員秀玉:
鹽田有再做處理?
許局長正芳:
不是全部。
楊縣長鎮浯:
議員,你剛剛所講的與局長有所差距,就是說你沒有看到在做鹽對不對?他卻說有,因為我們只有兩位同仁在做,有做但是很少量。
王議員秀玉:
我有到現場去看,它真的是污染了。如果要OT、這鹽田還是要整治。
楊縣長鎮浯:
當然。
王議員秀玉:
因為鹽田還是很髒污,產出來的鹽我想也不能食用,品相不是很好,文化局趕快來整建,持續地來挹注。最主要的讓人潮能進來,我們之前102年,李沃士當縣長而楊縣長還是觀光處長的時候,我想整個鹽場是很活化,所以局長講的:是停留在102年的相片,而不是現在的相片。所以也希望,會後多關注金沙西園鹽田的發展。
許局長正芳:
會朝議員的方向努力,謝謝議員。
王議員秀玉:
金門的經濟就是農、漁、觀光,金門的產業真的是非常的量小。這幾年我們的天災、風災、旱災,尤其今年我們的風災,不只農民、漁民還有蚵民都慘賠,我想蚵民因為沒有下雨,很多蚵苗幾乎都是空包彈。今年收益短少,縣長,會後趕快進行調查,看有沒有規劃補助的方案,或是用天然補助災害的。
楊縣長鎮浯:
請建設處如果中央有補助的,儘量趕快去綜整,協助申請補助。如果中央沒有補助,會把這兩年農損、漁損的狀況整理出來,由地方給予協助。
王議員秀玉:
因為農損的部分有農民署,他們有在做補助。漁民跟蚵民…。
楊縣長鎮浯:
還是有一些漁業署,針對漁業的相關的輔導跟補助;這個部分,建設處與漁會,都一直協助漁民申請補助。但是如果地區因為氣候條件影響,會請建設處綜整地區的狀況,盡量給予協助。
王議員秀玉:
謝謝縣長。接下來醫療的狀況,縣長,請留步。我請衛生局長上報告台,縣長您就在旁邊聽一下。本席多次要求金門縣政府,應該聘任我們金門民眾需求的醫師,而不是消極的等待公費生回來,或是輪替率很高的醫生代替,因為這樣不符合民眾的需求,本席在議會一直在強調羅致醫師應該用在民眾所迫切需求的醫師,如果不是的話,從今年開始要核扣他的費用。本席在審查會的時候,我也請局長去監督金門醫院這個案子,局長,不曉得有沒有在進行?
李局長錫鑫:
按照計畫進行。
王議員秀玉:
按照計畫進行,什麼時候衛生局、議會、金門醫院開一個協調會?
李局長錫鑫:
協調會會找時間召開。
王議員秀玉:
時間你來協調,那盡速把時間訂出來。
李局長錫鑫:
好。
王議員秀玉:
謝謝局長,我們現在正式醫師是幾位?
李局長錫鑫:
編制、還是實編?
王議員秀玉:
正編、正式的。
李局長錫鑫:
正式的廿四員。
王議員秀玉:
我看了你的報告,今年是酌減為廿二。
李局長錫鑫:
有兩個缺沒有人願意來派實。
王議員秀玉:
正式缺今年是廿二位,你就報說廿二位,我看了你的業務質詢報告是廿二位。
李局長錫鑫:
裡面是寫廿一。
王議員秀玉:
約用醫師是幾位?
李局長錫鑫:
約用分三個區塊。
王議員秀玉:
有IDS、有醫中計畫,你就跟我講金門醫院有多少位就好。
李局長錫鑫:
目前約用醫師我再詳細查一下,上一次我收到的訊息around是十九到廿位。
王議員秀玉:
多少?
李局長錫鑫:
十九到廿位。
王議員秀玉:
十九到廿位?
李局長錫鑫:
上一次的資訊,這一部分我沒有事先準備。
王議員秀玉:
局長,這次你的業務報告是你寫的,你裡面都有資料。
李局長錫鑫:
是我督導的,裡面的約用醫師包括三個區塊。
王議員秀玉:
三個區塊我都瞭解,一個醫中計畫、一個IDS計畫,還有醫發基金補助的。
李局長錫鑫:
醫發基金,至少聘用過去十四,今年提為十五,下半年為十六,來增加我們的效率。
王議員秀玉:
局長,本席在審查會的時候,就教過你。十四位就以十四位為主,本席希望的醫生別,是我們民眾所迫切需要的,而不是醫生數多寡的問題。
李局長錫鑫:
既要量又要品質這是縣所追求的。
王議員秀玉:
民眾所需科別的醫師都達不到,遑論量,我們不是只把錢花出去而已,補助是要提升在地民眾對金門醫院的信心度。醫發基金的用途應該在這裡。局長,你好好去監督我們所補助的都是花人民納稅的血汗錢,錢要花在刀口上,會後您去瞭解,金門醫院所缺乏的牙科醫師,何時可以補足?還有公費生有牙科醫師能返鄉服務?
李局長錫鑫:
有。
王議員秀玉:
什麼時候可以回來?
李局長錫鑫:
公費牙科醫生如申請,衛生局即刻派實,如果申請受訓的話,會再媒合至金門醫院服務。
王議員秀玉:
局長,你是很被動的,你今天站在這個位子,是要為金門醫療作監督。什麼時候可以回來?我們金門醫院牙科醫師是放在最好的位置,目前閒置在那,一個星期只有一個門診,形同資源浪費。
李局長錫鑫:
這部分我會請金門醫院補實,我們會在三方經營的平台上,要求補實牙科的診次,也會要求補實牙科醫師。
王議員秀玉:
你講到三方經營的狀況,三方共管這部分,我們金門只有出錢的份。剩下的一點權利都沒有,醫療不好,民眾罵的是縣政府和議員沒有做好監督,可是我們管不到他的管理層面。衛生局,應當監督好醫院,連衛生局都管不著,民眾情何以堪?
李局長錫鑫:
會監督,所以要提出需求。在正式的會議跟私下,都會請金門醫院增加牙科的供給量。這是目前積極要進行的工作,請放心。
王議員秀玉:
明天再就教,謝謝。
主席楊議員永立:
下午請縣府一級主管跟二級主管配合一下,坐二點半的船;今天質詢到此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