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witter
  • Plurk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第7屆 第05次定期會 總質詢

質詢日期 110-05-10 議案類別 定期會
主 席 周副議長子傑 記 錄 張丁曄
質詢議員 許議員玉昭
質詢記錄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許玉昭議員請發言。
許議員玉昭:
請縣長上報告台。
縣長,上週你曾提到要籲請中央儘速「恢復小三通」,然而本席看了今日的新冠肺炎確診案例數,再度新增本土個案3例、境外移入11例,顯見疫情有升溫趨勢;中國大陸也因此以台灣近日出現超過10例新增本土個案為由,暫緩實施「台胞赴閩檢疫便捷通道」試點工作。儘管之前我們提出「恢復小三通」,都遭到中央反對,不過我們仍應「超前部署」,在疫情趨緩時先跟中央談,但並非要求馬上開放,或許半年之後再來開放;本席認為你們在發布新聞時要更加注意,避免民眾誤以為縣府要在疫情不穩定的狀況下開放,導致民怨。
楊縣長鎮浯:
是。
許議員玉昭:
照目前情勢,中央政府「逢中必反」,只要涉及大陸的事宜都一再反對;而現在的府會關係,就好比兩岸關係,如果處處針鋒相對,未來終將造成縣府、議會、民眾三輸的局面。以預算案為例,今年度的總預算案直到現在都還沒有議決確定,緊接著10、11月份又要審議明年度的總預算案了,若依此現況年復一年,只怕是沒完沒了。我不敢指望誰做任何改變,但即便影響不了別人,我們仍然可以調適自己。
話說昨天本席有聽到傳聞,本會法制室主任要升任政風處處長,而議事組主任則要調任消保官;我想無風不起浪,今日一看似乎真是如此,他們都不在議事廳,而由朱秘書、邊秘書代理。
楊縣長鎮浯:
這個傳聞應該是空穴來風,至少我完全沒有獲得這則訊息。
許議員玉昭:
縣長,台灣遭遇56年來最嚴重的旱災,台中市一週「供五停二」分區限水,許多生意都無法營業;反觀金門,儘管面臨相同的困境,到目前為止都尚未停水,這可能也要感謝你和張武達廠長。我之前還在擔心,如果觀光客遇到地區停水該怎麼辦?好在到目前為止,金門都供水無虞;我知道這些都只是表象,箇中原因還是107年「兩岸通水」自大陸引水所致。回想起十幾年前金門也曾遭逢旱災,當時國軍一度從台灣本島派遣軍艦運送民生用水至金門,村民紛紛提起水桶跑去接水的景象還彷彿歷歷在目,但曾幾何時,「兩岸通水」後,金門民生用水並無停、限水情事,只有農作物遇乾旱缺乏灌溉用水罷了。縣長,關於「兩岸通水」,姑且不論是否存有外人所說的「統戰」或「毒水」疑慮,本席想請問:目前金防部官兵是否飲用金門的水?既然有飲用到金門的水,那應該也有飲用到來自大陸的水,我看似乎也非傳聞,有被毒死的事件發生。
楊縣長鎮浯:
報告議員,來自大陸的原水會經過層層把關,之後再送至自來水廠淨化處理,所以根本不會有「毒水」疑慮;至於是否屬「統戰」,我並不清楚,我只知道對民眾好的就是「讚」。
許議員玉昭:
本席認為做人應該要飲水思源,心懷感激,有些事情不能只是逞口舌之快,也不應該逢中就反。此次金門面臨旱災凸顯「兩岸通水」之重要,很多人都爭搶功勞,我也建議縣長能針對「兩岸通水」有功人員,予以適度感謝。
楊縣長鎮浯:
報告議員,「兩岸通水」談了二十年,從前縣長陳水在、李炷烽的努力推動下,直到前縣長李沃士任內才獲得中央正式核定,並展開兩岸談判,最後則是在前縣長陳福海任內完成簽約,我們上任後也賡續進行後續相關建設、整體水資源的盤點及調度。我認為這並非專屬於哪位縣長的功績,歷任縣長都有所建樹,其中前縣長李沃士任內獲得政策核定及展開談判,更是值得肯定;其實縣長也不過是個代表性人物,在取得「兩岸通水」的過程中,也有賴金門許多民間團體及鄉親共同努力推動……
許議員玉昭:
所以本席才建議,等到兩岸疫情趨緩時,有機會應該要予以有功人員適度獎勵,我們要心存感恩,感謝這些人願意投入心力。藉由這次的旱災,本席對於「兩岸通水」也深有感觸:金門因地緣位置離台灣太遠,過去以軍艦運水至金門解決缺水問題,往往鞭長莫及,不像現在「兩岸通水」來的便捷;不知縣府是否也可以研討「兩岸通電」,尋相同模式來處理呢?或許此議題也會傳出類似疑慮,但我認為可以朝這方向去努力;尤其是近年來夏季頻現極端氣候異常,大家也會擔憂是否哪天供電量不足……
楊縣長鎮浯:
目前金門發電因規模小成本高,為了保障金門鄉親和台灣民眾適用同一電費基準,光是一年的補貼電費就高達十幾億元,所以「兩岸通電」一直都有在談,目前還是礙於政治因素……
許議員玉昭:
「兩岸通水」努力多年才有所成就,希望縣長也能繼續努力,複製成功模式促成「兩岸通電」。
楊縣長鎮浯:
是,我們會繼續努力,無論是通水、通電,甚至於通橋,這些都需要歷任縣長與民間團體及鄉親共同努力,我們也樂見其成並共享成果。
許議員玉昭:
既然我們要推動觀光,水電等各方面都應該要更加注意。
此外,擎天廳目前因疫情關係暫停開放,每年只營運半年的大膽島迄今也尚未開放,烈嶼后麟步槍模擬射擊館更是因為預算遭凍結而關閉;金門以戰地遊程為特色,如今景點都關閉了,請問觀光客來金門要看什麼?縣長日理萬機,不知道是否有留意到今天的自由時報頭版新聞(標題:「藍眼淚太夯,馬祖機位難求,六月起軍機加班疏運」)?馬祖觀光正夯,夯到機位一位難求,國防部從六月起,為了滿足觀光客到馬祖追淚,每週支援一架次C-130運輸機。縣長,馬祖為了追淚,可以請國防部支援,為什麼金門不行?國防部連擎天廳都不開放,大膽島、后麟營區也都關閉,金門要拿什麼來行銷觀光呢?是誰造成這個局面,誰就要去承擔,而不是空口說白話。
楊縣長鎮浯:
以下二點跟議員簡單說明:一、金門的觀光是幾十年來大家一起努力打拚出來的,這個成果得來不易,但是要破壞卻很簡單;所以我在此呼籲,希望大家能一起來維護這個觀光成果。二、每個縣市推動觀光都有值得借鏡的地方,也有各自的特色及難處,金門觀光四季都有遊客,澎湖觀光則有明顯淡、旺季之分,我想這就是每個地方的差異性……
許議員玉昭:
前觀光處處長陳美齡在金門任職時,似乎沒有創造多大的新聞話題,為什麼一回到澎湖擔任旅遊處處長,就讓澎湖觀光如此熱絡呢?本席認為陳處長畢竟是澎湖人,來到異鄉也有所分寸,不敢放手大膽去做。請問國防部既然可以支援馬祖觀光,那為什麼不能支援金門?四月霧季時也不來支援,真是可惡。
楊縣長鎮浯:
我想這之中應該存有誤會,議員所說的支援觀光和連假疏運應是兩碼子事。清明霧季時,飛機不能飛,所以我們史無前例的協調了三艘船隻協助疏運;飛機能飛的時候,我們則積極調度民航機加班疏運。至於議員所說的「國防部支援馬祖觀光」一事,我認為觀光行為動用到國防部的軍機應該不太可能,這部分需要再去了解一下。
許議員玉昭:
同屬離島,我認為「互相漏氣求進步」,頭版新聞標題真的很聳動,你應該要好好去了解一下。縣長,我想你應該也很清楚,地區有遊客來訪時,鄉親都會認為是應該的;沒有遊客來訪時,鄉親就會拿同屬離島縣市的澎湖、馬祖來做比較。藉由「國防部支援馬祖觀光」一事,本席也不禁疑惑,究竟是因為觀光處丁處長魅力不足或作為不夠,還是你楊縣長根本也沒在努力?
楊縣長鎮浯:
報告議員,其實這幾個禮拜到金門觀光的遊客也是非常多的,只是我們不像澎湖主打水上活動,都集中在夏日。我之前在擔任觀光處處長期間,曾與澎湖旅遊處處長閒聊,他曾說:澎湖觀光旺季時不用行銷,遊客也絡繹不絕;淡季時再怎麼行銷,依然門可羅雀。我想,這就是每個地方觀光的特色。如果以全年度觀光人數來計算,除了去年的國內報復性旅遊外,歷年來我們的遊客總數其實與澎湖相差無幾。針對議員的疑惑,我們會再努力,也會再去了解。
許議員玉昭:
請建設處處長上報告台。
處長,金門地區每年的小麥收穫量最高有多少?
陳處長祥麟:
每年約四百多萬公斤,最高可達到五百萬公斤。
許議員玉昭:
最近有許多遊客都到金門打卡拍照,金黃色的麥田,大家都覺得很漂亮,但是你知道我們今年的小麥收穫量總數有多少嗎?
陳處長祥麟:
將近190萬公斤。
許議員玉昭:
近三年小麥及高粱平均每年的總收穫量約630萬公斤,但是今年受極端氣候影響,降雨量減少,又遇秋行軍蟲害,農民收益虧損,小麥收成不到往年的一半,我想處長應該很清楚。
陳處長祥麟:
目前耕作面積收成已達八成左右,今年預估大概會有280萬至290萬公斤,與往年比較真的差很多。上週農糧署也有派員蒞金實地勘災,我們也會盡快行文上報中央,爭取相關補助。
許議員玉昭:
縣長,處長剛已證實今年收成狀況的確大不如前,並非本席信口胡謅,希望會後你們能深入基層了解一下。這些年從事農業的農民愈來愈少,年輕人寧可到有冷氣吹的網咖、超商任職,也不願種田遭受風吹日曬,可見農民是很辛苦的。台灣地區有休耕補助及天然災害補助,在此我也要反映農民的心聲,希望地區針對有機肥料及種子也能給予補助,以減輕農民負擔。
楊縣長鎮浯:
這部分我們都有補助。
許議員玉昭:
處長,早年地區鼓勵民眾墾荒,農民都有辦理耕作權登記,這部分你應該很清楚;然而,有些農民誤以為辦理完耕作權登記,便取得農地所有權,導致其耕作權期滿未再向建設處申請農地所有權之登記。本席希望建設處能協助通知農民,避免其因未留意到報紙或網路資訊而錯失登記,喪失權利。
陳處長祥麟:
報告議員,當時的清冊應該還在地政局,我們會跟地政局合作,取得清冊後再來主動通知農民。
許議員玉昭:
縣長,這部分有許多農民都在反映,相信對縣府而言也只是舉手之勞,希望你們能再努力。
楊縣長鎮浯:
是,我們會主動去做提醒。
許議員玉昭:
建設處處長請回座。
縣長,請問金門鄉親平常說話是使用台語嗎?
楊縣長鎮浯:
是「金門話」。
許議員玉昭:
縣長,你應該知道「龍眼」、「番石榴」、「馬鈴薯」、「水井」的「金門話」發音與台語有所不同吧?這和「廈門腔」、「泉州腔」也都不一樣。「密乃」是什麼你清楚嗎?我相信你知道,但台灣過來任職的局處首長可能就不知道了。本席想強調的是,「金門話」可能要從國家書面語言中消失了。去年總質詢我曾表示,金門現在有很多小朋友平常都只說國語,不會講「金門話」了。為什麼國家書面語言中,「馬祖話」可以保留,「金門話」卻不行?希望縣府能極力爭取保留。
楊縣長鎮浯:
議員,請容我簡單說明,國家語言將「馬祖話」歸類於閩東語系,而「金門話」則歸類於閩南語系中的「金門腔」。教育處和文化局從去年開始就著手努力,不僅曾在台北舉辦教育論壇研討「如何保存金門話」議題,更設立了一個「金門話推動小組委員會」……
許議員玉昭:
那目前是否有在推動呢?
楊縣長鎮浯:
這其中有許多具體的作法,包括教育處和文化局為此曾專程赴台開會研討、爭取閩南語教學認證增加「金門話」等,未來我們也會考慮在公車或機場廣播時使用「金門話」;近二年縣府對於「金門話」是非常重視的,相關局處也都有在進行推動。
許議員玉昭:
請教育處處長上報告台。
處長,剛剛縣長答詢所用的是正港的「金門話」,顯見其是土生土長的金門人,不知道你是否理解本席的意思。馬祖和金門同屬中華民國福建省,既然「馬祖話」可以保留,「金門話」也應極力爭取保留才是;尤其是現在許多中小學生來自多元家庭,家長可能是台灣人、陸配或外配,對於「金門話」的學習管道就更少了。針對「推動金門話」一事,不知道處長意下如何?
羅處長德水:
報告議員,目前推動小組委員會已經成立,也開過幾次會,接下來只是執行面的問題。您所關心的議題屬於文化部主管的國家語言發展法,就中央的認知:「金門話」屬閩南語系,因為其與台語大同小異,所以將「金門話」歸類於台語;而「馬祖話」則屬閩東語系,當地人除了福州話外,也會一些閩北語,因為其確實與台語存在差異性,所以無法刪除。我和文化局局長去中央開會時,都有當場表達嚴正抗議;我們認為「金門話」畢竟與台語還是有所不同的,不應任由中央將其歸類於台語,「金門話」是我們的母語,我們會繼續爭取國家語言發展法應保留「金門話」這樣的稱呼。
許議員玉昭:
縣長,「金門話」和台語的腔調還是有所不同的,本席希望你能和處長共同努力,從地區中小學教育落實推展,發揚「金門話」。
楊縣長鎮浯:
我認為「金門話」不只是腔調不同,更是金門文化的代表之一,這部分縣府非常重視,一定會盡力來推動。
許議員玉昭:
縣長請回座。
處長,請問你知道什麼是「藝才班」嗎?金門目前是否有學校成立「藝才班」?
羅處長德水:
「藝才班」是依據藝術教育法的規範所成立的,高中以下學校可以設立音樂、美術及舞蹈等「藝術才能班」,簡稱「藝才班」。長久以來地區都有民眾提出建議,但直到現在還沒有任何學校設立;目前金城國中及中正國小似乎都有意成立美術班,而金城國中也已經提送設班計畫,我們也會協助其完備相關程序。
許議員玉昭:
據說目前全國各縣市都有「藝才班」,唯獨金門沒有;本席知道金城國中的管樂在地區也頗為知名,許多家長為了方便子女學習,都讓其子女越區就讀,希望教育處能更積極努力,協助學校設立「藝才班」並爭取相關中央預算。
羅處長德水:
設立「藝才班」的先決條件,還是需要學校先提交具體的設班計畫,我們樂觀其成,也非常願意協助學校。
許議員玉昭:
目前疫情持續升溫,關於中小學校園防疫部分,請問教育處有那些作為?
羅處長德水:
校園防疫仍舊持續辦理中,目前大家主要關注的議題應是「赴台校外教學與畢業遊學等活動能否照常舉辦」。為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升溫,並配合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示,教育處上週就已經宣布:5月7日至5月20日這二週,暫停赴台校外教學與畢業遊學活動;而赴台之相關研習、會議或競賽活動,則由學校自行評估決定;至於地區內的校內活動、校際交流活動,乃至於外縣市來金的交流活動,都請學校斟酌是否取消或延後辦理……
許議員玉昭:
處長,本席質詢時間有限,只想聲明一點:目前疫情嚴峻,已發生社區感染情事,希望教育處能做好校園防疫,大家共同來努力。
羅處長德水:
是,謝謝議員。
許議員玉昭:
處長請回座,請金酒公司總經理上報告台。
總經理,近來本席耳聞坊間流傳金酒公司的原物料供應似乎有斷貨情事發生,是否真有這回事?
楊總經理駕人:
報告議員,並非斷貨,而是供應商交貨延遲。過去高粱來源幾乎都集中在大陸東北地區,去年為了分散風險,增加從澳洲及中南美洲進口,而其中澳洲通關查驗較為嚴格,所以耽誤了時程。目前總體庫存是足夠的,大概可以供應35天……
許議員玉昭:
萬一疫情嚴峻,查驗遇到問題,供應鏈斷掉怎麼辦?金酒公司是地區的金雞母,鄉親都很關注,我建議總經理應超前部署,至少要維持二個月的庫存量以減少風險,相信如此也能消除鄉親的疑慮……
楊總經理駕人:
謝謝議員的提醒,這部分我們會特別注意,在此也請鄉親放心,我們都有在評估未來可能會發生的風險。
許議員玉昭:
總經理,今年疫情相當嚴峻,近期還有升溫趨勢,鄉親對於金酒公司營收都抱持著不樂觀的態度。請問金酒公司和廈門公司的業績截至四月底,是否仍維持去年水平?
楊總經理駕人:
業績截至四月底與去年同期比較都是成長的,廈門公司約123%,金酒公司則是105%。請議員和鄉親放心,我們全體員工都會努力突破困境,並藉由各種促銷手段和行銷手法來創造業績,例如:我們預計於六月推出「儲酒銀行」,並區分3年、5年、8年等不同存放期限供民眾選擇。目前規劃每年限量販售500公升罈裝高粱60罈,預期可創造2億至3億元的現金流。
許議員玉昭:
總經理提到「儲酒銀行」,不禁讓我想起最近一則關於「老酒牌價化」的新聞,我們都很清楚金門高粱酒老酒參考牌價已經正式上線了,這是國內高粱酒龍頭的一個指標性定價政策,有助於穩定高粱酒市場價格,在此本席也要予以肯定。
楊總經理駕人:
議員,在此我也要特別向您報告,我們在上週比利時的白酒競賽中,獲得了八面金牌及一面特金牌,顧好酒的品質是我們全體員工共同的目標……
許議員玉昭:
總經理,去年廈門公司在前董事長楊應雄的領導下,與天福集團通力合作,創下業績三高,並發放一組「三高感恩回饋酒」予鄉親同樂。今年鄉親也很期待,希望未來在你們的領導之下,也能開創新局,發放「四高」紀念酒。
另外,關於「金酒觀光酒廠」,據本席了解,它和其他特產店的工廠是不一樣的,目前你們是規劃成五合一的工廠,包括:製酒、品酒、體驗、餐飲及消費,相信未來將能提供遊客更為深度的旅遊體驗。請問金酒觀光工廠開始動工了嗎?
楊總經理駕人:
報告議員,目前都有按照期程進行,這個月底就要開標了,如果工期順利的話,預計明年十月底就可完工。
許議員玉昭:
總經理請回座,請民政處處長上報告台。
處長,請問金寧鄉目前的人口數大概多少?
蔡處長西湖:
金寧鄉人口數約三萬二千多人,目前是金門五鄉鎮中位列第二高的鄉鎮。
許議員玉昭:
金寧鄉公所日前召開「推動鄉改制為鎮」公聽會,會中大家都發表了許多意見,請問處長就此事的適法性有何看法?
蔡處長西湖:
報告議員,地方制度法有規範鄉鎮的自治事項,各鄉鎮本於權責要做更動,在鄉親接受且預算許可的情況下,縣府也沒有反對的理由……
許議員玉昭:
處長,如果改制成功,金寧鄉鄉民的證件上只要涉及地址欄位的部分都要隨之更改。據本席了解,統籌分配款也只是以轄區的人口數及土地面積為基準,並未因「鄉改制為鎮」而增加,那為什麼要去改制呢?以處長的專業,你認為金寧鄉改制為鎮是否有其必要性?
蔡處長西湖:
這件事見仁見智,我認為如非必要,還是不要更動為宜,但一切還是要以金寧鄉公所意見為主;或許他們認為「鄉改制為鎮」後,可能會帶動「土地增值」或其他……
許議員玉昭:
本席認為金寧鄉楊鄉長很努力的在推動,但是民政處應該要將改制的利弊得失說明清楚,並適時與金寧鄉鄉民溝通改制之必要性。
蔡處長西湖:
是。
許議員玉昭:
關於道路命名,本席上次會議也曾提及,為什麼金門酒廠所在地旁的道路要以「桃園路」命名,而不乾脆叫「金酒路」呢?過去許多道路命名,都是由行政機關自行決定,大多採用道路頭尾二處地名中各取一字做為路名,如:頂林路、盤果路、林湖路等,了無新意,不如台東「伯朗大道」來的有意思。日前新聞曾報導雲林縣莿桐鄉有個村名叫「大美村」,村民都打趣自稱「大美人」,也吸引許多遊客蒞臨打卡;所以本席在此建議,未來如有新建道路需要命名,最好是能採用公開徵選的方式辦理。
蔡處長西湖:
是。
許議員玉昭:
處長,「1999為民服務專線」提供多項服務,在你的領導和全體職員的努力下,整體服務績效應該是第一名。請問民政處是否有將路燈故障、家暴、空污、噪音、貓犬等通報案件,與「1999為民服務專線」系統整合?
蔡處長西湖:
報告議員,目前「1999為民服務專線」接獲民眾通報後,都會直接通知各單位的聯繫窗口。
許議員玉昭:
那這部分希望你們能再接再厲、精益求精,提升為民服務品質,讓鄉親對你們讚譽有加。
蔡處長西湖:
是,我們會不斷的追求進步,謝謝議員的指教。
許議員玉昭:
建設處處長請回座,請社會處處長上報告台。
處長,「長期照護」業務本來是屬於社會處,現在已改由衛生局負責。請問「復康巴士服務」也有同步移交給衛生局嗎?現在復康巴士還停放在社福館旁嗎?
董處長燊:
復康巴士之前停放在社福館旁的停車場,但109年就已經移撥給衛生局管理了,這部分要問衛生局比較清楚。
許議員玉昭:
那目前「輔具資源中心」是由哪個單位管理的?
董處長燊:
還是由社會處管理。
許議員玉昭:
據本席了解,目前領有身障證明的老人,全金門約有六千多人,而其他需要輔具的多半是骨科患者。民眾受傷骨折,出院後還要專程遠赴社福館輔具資源中心借用輔具,為什麼不就近在金門醫院舊有大樓規劃一處並請衛生局協助幫忙呢?
董處長燊:
謝謝議員的寶貴意見,我們日前就已會同衛生局向金門醫院提出,協請他們提供空間給輔具資源中心使用。至於議員所指定的空間位置,事涉金門醫院的調配,我們只能請他們就近提供,以方便讓患者出院後能直接借用……
許議員玉昭:
既然「長期照護」業務和「復康巴士服務」都已移交給衛生局,本席建議「輔具資源中心」也能請衛生局協助就近整合辦理,希望你們能好好考慮。
董處長燊:
是,我們回去會再研議。
許議員玉昭:
社會處處長請回座,請工務處處長上報告台。
處長,近來極端氣候異常,農民投入生產高粱和小麥,有助於安定地區農村,對整體景觀及環境衛生也有所提升。金沙鎮青嶼一帶有一個綠能生態教育園區,是由瑠公農田水利會補助建置而成,可將放流水滯滲過濾池重新整理,再導入周邊農塘供農民灌溉使用。日前本席曾與鄉親一同前往,園區內自然生態豐富,許多鄉親都表示:如此好的政策,縣府應廣為宣傳才是。據本席了解,此一政策至少可供50公頃的農地灌溉,並在旱季發揮緊急供水功能;像這次缺水,東半島的農民就因此受益良多。農業要永續發展,有賴於水資源循環再利用,我希望工務處能再加強力度,並增加相關工程施建經費,讓地區汙水處理廠的放流水,也能透過生態池串聯系統,供西半島農民灌溉使用。
許處長鴻志:
議員,請容我簡單說明一下……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不必,明日還有總質詢議程……
許議員玉昭:
本席質詢時間已到,再請你們盡快與建設處研議,謝謝。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今日質詢時間已到,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