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witter
  • Plurk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第7屆 第05次定期會 總質詢

質詢日期 110-05-10 議案類別 定期會
主 席 周副議長子傑 記 錄 葉筱慧
質詢議員 董議員森堡
質詢記錄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董森堡議員請發言。
董議員森堡:
請縣長上報告台。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縣長請上報告台。
董議員森堡:
縣長好,我這邊再次重申哦,縣政府在4月30日已經把年度預算的覆議案檢送本會,我要強調預算審議程序雖然有瑕疵,但是縣府這段期間有認真檢視預算編列的合理性嗎?針對被凍結的預算依附帶條件提出相關報爭取解凍,結果現在縣府不管凍結或刪除一律提覆議合理嗎?合法嗎?覆議是縣府的權力本席尊重,這是縣府赤裸裸對議會預算審議權的侵奪,也是藐視議會的一種表現,如果縣政府的預算不能凍;不能刪,那以後縣政府乾脆自己編;自己審,我簡單舉例就教,第一個、觀光處刪除1,000萬觀光發展基金的補助,但截至三月底觀光發展基金還有一億七千兩百多萬,縣政府怎麼認定刪除這1,000萬有窒礙難行之處?;第二個、金酒遭凍刪的部分是金酒總經理在小組審查的時候提出的,聯席審查時歐陽議員看到審查結果覺得不妥當,質詢楊駕人總經理,楊總在聯席審查時也沒有覺得不妥,後來歐陽議員堅持提議才縮小刪減額度,當然歲出也有刪減,這些都有會議紀錄可以查,總經理把小組審查的決議當不存在,我覺得根本說話不算話,本席強調縣府既然認為預算窒礙難行,但又遵照審議結果,在未完成法定預算的程序就停止大膽島、解散后麟營區人力,顯見縣政府也認為這個議決產生約束力,既然承認產生決議約束力;又認為窒礙難行提覆議,這不是自相矛盾嗎?我不是程序委員,不曉得會怎麼處理覆議案,這也不是總質詢重點,希望縣政府好好思考預算的合理性,不要把財政紀律掛在嘴上,程序也特別呼籲府會互相尊重。
楊縣長鎮浯:
第一、在三月底審議完之後,縣政府組成小組針對每一個被刪或凍的預算做檢視;第二、如果是經過分組審查就沒有提覆議案,有經過分組審查的請您仔細看,剛才我尊重您,我覺得您也要讓我把它講完,並不是像你講的我們全部都提;第三、楊總在小組審查、大會上翻案,至少是經過討論;第四、如果您覺得行政權侵犯到民意機關的權力,也請您如果民意機關侵犯到行政權的時候仗義執言。
董議員森堡:
OK,沒有問題,仗義執言。我不敢說別人啊,至少我有話想說、敢說,接下來我要跟你討論的一個議題,本席聲明:「我從來沒有反對中心圖書館的興建」,聯席審查本席提議刪除四億的配合款,結果預算審議時議決程序的瑕疵,直接把中央款刪除掉,縱容補助單位主管在網路放話攻擊我就算了,本席跟你講為什麼要刪除四億的配合款,第一、不符合預算比例原則;第二、選址一廂情願;第三、破壞古跡的疑慮;第四、根本在重蹈沙美文化園區的覆轍;還違背你口口聲聲說的財政紀律,中心圖書館補助明顯不符縣府財力劃分分級補助原則,中央出資一億五千萬,要自籌四億三千萬,本席調閱教育部核定計畫,當中載明補助預算原則依縣市財力劃分,同計畫還有六個補助單位,包括新竹市、新竹縣、屏東縣、宜蘭縣、花蓮縣跟台東縣,就是金門自籌款最高,配合中央給的補助款最低,建築面積金門只有12,000平方公尺,一樣使用預算蓋圖書館,結果蓋的都比金門更大更好,甚至屏東在城市裡面創造一個森林圖書館;我們硬生生森林裡面蓋一個水泥叢林圖書館,我不曉得這樣的決議是怎麼樣?文化局對外聲稱無法重新擇址,這個中心圖書館案最早擇址是在莒光國小對面,後來因為議政大樓事件移至雙乳山地區,當初可以為什麼現在不能夠重新擇址?蓋圖書館不是一廂情願想當然好,當初假想:「有硬體就一定有人潮」,蓋在金門的正中心,這叫大金門的本位主義!雙乳山是大金門的中心;但不是金門的中心,如果要量距離範圍和地理範圍的話,從二膽跟東碇開始算中心在哪裡?中心在金城的城區附近。
楊縣長鎮浯:
你誤解了。
董議員森堡:
這大金門本位主義,為什麼不思考蓋在鄰近民眾的地方?親近性跟便民性才是圖書館要考量的,還有園區跟特區的概念,從最早的文化園區到台開工商休閒園區、產博園區,這個歷史教訓跟錯誤要重複幾次?老是一廂情願蓋了硬體就會有人潮,如果真的是這樣文化園區不會落到今天的境地,還有雙乳山藝文特區規劃圖書館與美術館,縣長,你知道金門有過美術館嗎?
楊縣長鎮浯:
金門沒有公立的美術館。
董議員森堡:
有公立的!在文化園區東側大樓叫工藝美術館,後來因為使用率過低整棟大樓撥交給金門大學,這種決策錯誤一再發生,從來沒有人要追究檢討,一直重複相同的錯誤,本席建議福建省政府是機關用地、前瞻計畫做的公園、國高中文教區、鄰近金門大橋、兼顧烈嶼居民權益,在城市裡面打造一座圖書館,而且當初福建省政府把金門社教館跟中正圖書館拿去,民進黨現在講還原歷史真相轉型正義,把它要回改成中心圖書館才是真正的轉型正義。縣長如果有guts跟想法,本席提這個建議絕對不差,你自己好好去思考,對於金門民眾跟學子周邊的鄰近性、可見性,相信都會比蓋在藝文特區更好。
楊縣長鎮浯:
第一、中心圖書館不是只有地理位置的中心,另外還有衛星鄉鎮圖書館的概念;第二、縣政府選址不是想當然爾,組成中心圖書館推動委員會很審慎的推動,包含國家圖書館、臺灣幾個重要圖書館的館長都來參加;第三、我說倒果為因的原因是,它是一個競爭型的計畫,有的縣市沒有拿到,當我們拿到的時候只有兩個考慮,它並不是完全按照財力,如果蓋中心圖書館,還能夠拿到中央一億多的補助,你要不要?
董議員森堡:
但是規劃量體可以縮小,為什麼要出資到4.3億?我用googlemap幫你們算過,現在福建省政府的基地範圍大概有一萬平方公尺,都可以提數據給你看,今天我所有的質詢,如果你覺得我說不對,本席可以當場道歉,請你舉證。
楊縣長鎮浯:
不是沒有對福建省政府這一棟有過其他想法,但是現階段中央並沒有要把這一棟還給金門。
董議員森堡:
你口口聲聲講財政紀律去算一算。
楊縣長鎮浯:
財政紀律不表示什麼事都不做。
董議員森堡:
我沒有反對蓋中心圖書館,是要你們重新擇址省錢節儉。下一個議題,縣長如果真的有心改革,選前很多年輕人都挺你,包括本席也是,請廢止金門酬庸黑機關,過去本席多次要求縣政府提供工策會的經費支用明細及報表,這些資料不是憑空而來,全部是金門縣政府補助金門工商發展投資策進會經費作業管考規範而來,但縣府到現在都沒有提供;也不願意說明理由。因此,本席一直對工策會進行質詢,工策會是沒有一個正式法源依據的單位,民國49年依經濟部設置要點設立,只是一份行政命令可以設;也可以不設;也可以臨時性任務編組,為什麼需要裁撤?既然是中央的行政命令,為什麼我們地方補助?而且每年都上千萬,從300萬增長到1,500萬,沒有立案字號的單位,工策會不是一個社福團體,基本上不屬於社會處納管,全國沒有一個縣市把工策會列入公務機關,既然非所謂的公務機關,工策會人員在外穿金門縣政府工策會職銜的背心在外面走跳,這個有觸犯刑法第158條進行公務員職權的疑慮,這方面方面要注意,還有去年底總預算審查的時候,你回答本席說沒有看過工策會的報告,結果15頁貼上網路引來民眾大肆的批評討論,因為15頁要跟縣政府要求1,500萬的補助,對不對?你說沒有過目,依據工策會的組織章程必須三個月到六個月召開委員會,縣長身為召集人就算沒有與會,推說對該會的業務不知情,但是工作報告、預算結算,你有看過嗎?
楊縣長鎮浯:
您斷章取義了,當時是在議會問我那本報告有沒有看過,當下縣政府有幾十本還沒有全部看完,不表示我不了解工策會的運作。
董議員森堡:
接下來我就要跟你談,所以你看過知道裡面完全沒有敘薪標準嗎?這些資料都是法規載明事項,請提供給本會。你知道有一檔基金叫創速基金嗎?
楊縣長鎮浯:
它只是一個假設性的。
董議員森堡:
我要來跟你談這個問題,今年工策會的年度計畫書裡面大放厥詞,說縣政府要出資三億投資基金。
楊縣長鎮浯:
不是這樣寫。
董議員森堡:
我等一下舉證給你看。
楊縣長鎮浯:
如果能夠在民間募集到七億的民間資金,縣政府這個時候才考慮是否按他要求。
董議員森堡:
如果有出資三億的基金,請問一下預算要從哪裡編?
楊縣長鎮浯:
裡面沒有寫縣政府一定要編。
董議員森堡:
計畫書擺明訛詐縣政府的補助經費嘛!如果議會放任團體訛詐補助,我們就變成共同正犯,這就是本席為什麼要刪除這筆基金。
楊縣長鎮浯:
請您仔細把報告看清楚。
董議員森堡:
我等一下拿給你看,工策會去年提成果報告明顯呼攏,當時綠能科技其中一個綠能科技案,在101年就提出承租縣有地,第五屆第11次的臨時會本會提出議案議決,快十年了,把多年前的公有地租賃案拿來當業績,而且該案的投資期限已經到期。
楊縣長鎮浯:
是重新申請而且法規上面有調整。
董議員森堡:
十年前都已經沒有投資還要相信,縣長在議會刪除後立即對后麟營區、大膽島全部喊停,唯獨工策會不動如山,這是不是差別待遇。
楊縣長鎮浯:
工策會已經辦理資遣。
董議員森堡:
可是人員一樣在外面跑啊!是縣政府的工策會;還是幹部的工策會,為什麼裡面11個成員有3個和幹部有關係?名單涉及個資不便公開,還有人兼公司的監察人,公司每年得標縣政府上千萬的標案,當然工策會不是公務人員,沒有公務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但是社會觀感好嗎?證據在這裡有沒有自己看,不要說本席污蔑你們,如果覺得不對請舉證駁回,金門創速基金規模臺幣十億元,規劃30%由金門縣政府開發基金資金支應及管理。
楊縣長鎮浯:
它講的是如果能夠募集到民間足夠的資金,縣政府才會考慮。
董議員森堡:
那就是訛詐補助款。
楊縣長鎮浯:
如果縣政府出資必須經過法定程序送貴會審議,像你這樣子講,我年底講明年施政目標時貴會還沒通過都是在訛詐?
董議員森堡:
不能夠這麼說啊!工策會是縣政府的府外補助單位,不是縣政府本來的預算,憑什麼府外單位可以動支縣政府的預算?公司監察人資料都在這裡,我沒有栽贓污蔑工策會裡面的人。
楊縣長鎮浯:
如果有人涉及法規問題,我們一定會辦。
董議員森堡:
我哪邊有講錯歡迎縣政府舉證反駁,我願意在會場道歉,甚至登報。
楊縣長鎮浯:
如果有哪一位涉及不法也一定辦到底。
董議員森堡:
社會觀感不佳嘛,縣長身為召集人工策會是你的。
楊縣長鎮浯:
不是我的;是縣政府的。
董議員森堡:
縣長如果真的認為工策會很重要,請全數併入產發處機要任用,不要讓他們在這種黑機關裡面屈才。如果你成為全國第一個改革這個黑機關的縣市首長,相信很多年輕人會掌聲鼓勵,全國現在沒有工策會的單位叫臺北市,年輕人寄托很多希望在你身上,為什麼剛才講機要任用?對於這個合法不合理的現象,本席在上上個會期就提過,包括標案不正常、公司負責人在縣政府工策會上班等等的例子,去年社會處的網路經營委託案,廠商成立不到20天毫無實績就接下標案,政風處調查確認有行政違失,結果今年這筆預算編成130萬在公益彩券盈餘基金,項目沒有在行政單位裡面,同樣又是這家公司得標,這家公司的實績是去年得標縣政府行政違失的案子,前一陣子本席提議刪除這筆預算,公司負責人又在網路攻擊我,結果公司在三月份把負責人給換掉,3月18日行政處機要任用,有沒有這回事?
楊縣長鎮浯:
如果今天任用一個人,必須把之前盈利行為切割;同時也會監督在縣政府上班後不可以有利益衝突的事情。
董議員森堡:
這是你用人的權力。
楊縣長鎮浯:
在還不是縣政府公務人員前參與公司經營,完全是合法也合理。
董議員森堡:
我講過合法不合理,因為沒有實績拿到標案,縣政府在預算審議的時候,因為后麟營區被凍結、大膽島被刪除,結果這些人就把他們資遣,縣政府標案的得標人員就安排後路到縣政府去上班,合理嗎?
楊縣長鎮浯:
這是兩回事,我們任用的人跟這一次的預算審查沒有關係。
董議員森堡:
我說沒有關係,但是社會觀感不佳啊。
楊縣長鎮浯:
包含工策會、這些關閉的景點,都是同步辦理資遣,之所以辦理資遣是因為預算被刪覆議程序還沒完成。
董議員森堡:
所以你承認預算被刪有約束力嘛,這不是自我錯亂,然後又是一錯再錯。
楊縣長鎮浯:
我們有我們的行政救濟,但救濟還沒完成前,這些法定預算本來就不能動支。
董議員森堡:
你還記得第一次總質詢的時候,本席講說你有一筆100萬就職周年的經費,結果拿去做愛心園遊會對不對?今年民政處沒有把你的愛心當愛心,60萬招標行動電源印躍動金門的標章,會不會當作選舉的饋贈品我不知道哦。
楊縣長鎮浯:
太無限上綱了,去年距離選舉還有兩年多,只要在任內送的任何東西都跟選舉有關?
董議員森堡:
本席強調不要說做愛心,結果拿去做行動電源。
楊縣長鎮浯:
第一年做愛心拿100萬出來,同時還有社會愛心捐款100萬總共200萬;第二年做政令宣導有附施政成果。
董議員森堡:
我相信愛心園遊會是皆大歡喜的結局,本席調查行動電源價格高於市價,這個得標廠商還是當初你立法委員委辦廣宣工作的廠商,當然你也不避諱,這是縣政府的權力,典型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社會觀感一樣很不好。
楊縣長鎮浯:
本人就任以來,所有曾經協助或支持過我的,我相信本人是最嚴守分際的。
董議員森堡:
社會觀感不佳,我講過合法不合理啊,我提到預算的問題,還記得之前我拿陳福海前縣長發行的雜誌給你看過嗎?結果今年縣政府的觀光處一樣編了500萬,雖然裡面沒有置入性行銷,沒有你的畫面;沒有你的拍照;也沒有你的文章,但是本席要強調金門日報的記者寫不出來嗎?用500萬去招標不如鼓勵補助金門日報,起碼還左手換右手,錢回流到縣政府的手上,你不擔心浯島城市雜誌變成你的畢業紀念冊嗎?
楊縣長鎮浯:
是不是畢業紀念冊根本不是重點,重點是金門每個領域的代表性人物做訪談,而且有影音、社群,既不是幫本人行銷也不是包裝。
董議員森堡:
所以我認為這筆錢可以省下來,金門日報的記者有能力,而且金門日報在金門的影響性跟閱讀率,遠遠都比浯島城市來的更高。
楊縣長鎮浯:
如果金門日報的同仁願意在社群影音網路,各方面都能夠……。
董議員森堡:
可能有待努力,起碼文字跟攝影沒有問題吧?
楊縣長鎮浯:
那是一個綜合性多元的,包含社群、網路、影音。
董議員森堡:
我從頭到尾都在講預算的合理性,請你好好斟酌這些是不是可以改革的方向,你先回座。請金酒公司的董事長跟總經理一起上報告台。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金酒公司董事長、總經理,請上報告台。
董議員森堡:
董事長跟總經理好,請問你們認為金酒公司有法制嗎?董事會制度有落實嗎?
李董事長增財:
都按規定的。
董議員森堡:
廈門金酒公司董事長的任命是一人之意;還是董事會投票的結果?
李董事長增財:
董事會選出來的。
董議員森堡:
金酒廈門公司在今年第一次臨時董事會提案辦理互選董事長,結果楊總經理在會中提議由曾總經理資文為代理董事長,因為大陸公司法需要由曾總經理對外行使董事長職權,完全沒有投票記錄、討論、提名就當選了,本席了解金酒公司的組織章程、董事長的選任,要有2/3的董事出席;出席以上過半數同意;才算選任董事長,兩位回答當時投票結果如何?還是總經理一個人說了就算。
楊總經理駕人:
董事會是共識決,當天官股代表就是我一個人,所以我一定要代表公司發言,推舉曾總暫時代理董事長,然後獲得所有出席董事的同意,怎麼會是我一個人決定?
董議員森堡:
裡面沒有記錄,我等一下發給你看,董事長兼總經理這種狀況,金酒不是上市櫃公司,但是依照公司法跟有制度的公司規定,總經理是經董事會決議執行他的行政業務,對不對?發生這種狀況的話,照理講要增設一席獨立董事,因為監察董事會和總經理之間有沒有利益掛勾,結果這個獨立董事呢?請問一下金酒有比照辦理嗎?
楊總經理駕人:
我不知道你對獨立董事了解到什麼地方,金管會規定上市櫃公司才需要設獨立董事,以我工作經驗對這個非常熟悉,金酒不是上市櫃公司,所以沒有必要設獨立董事,不知道你的依據從何而來?
董議員森堡:
因為會出現弊端,第一次臨時會3月8日召開後;3月9日報請金門縣政府核定,這個行政效率前所未有,各個行政單位參考一下。請問董事長跟總經理容許員工自肥嗎?
楊總經理駕人:
我不容許。
董議員森堡:
當天會議紀錄表示:「有一位王姓課長提出建議:『績效等獎金僅限一年度內使用結餘39萬6,000元,提出修正《績效獎金剩餘金額專款專用要點》作為激勵員工經費使用』」這個不是自肥嗎?
楊總經理駕人:
這不是自肥,這個決定有個背景因素,從去年3月1日國境管制之後,還有一部分留在廈門公司金門籍的同仁,這種情況下必須採取特殊措施,是一個臨時的作為;而不是常態性的作為。
董議員森堡:
這個王姓科長又建議增加員工旅遊活動補助款,你們不是說大陸的疫情緊張,結果增加員工旅遊活動補助款,這份報告裡面還講說才剛舉辦員工自強活動;然後又建議績效獎金參照總公司要點模式,授權董事長調整辦法核定的權力,增加要點實施的彈性空間,請問一下廈門分公司現在就是董事長兼總經理,如果自己提案;自己批准;自己去旅遊,這樣子說得通嗎?
楊總經理駕人:
說不通,要經過總公司同意。
董議員森堡:
我要肯定一下財政處的洪銘澍科長,他在會中講說:「2018年金酒廈門分公司把一般業務費挪做員工旅遊使用,造成人民幣四萬多元的損失,建議經費支用仍需循程序動用,員工訓練與理由性質不同,勿因經費不足挪用其他費用,請多加注意,不要重複2018年事件。」,本席跟你就教,2018年的後續處置跟損失怎麼處理?金酒用什麼帳目核報?
楊總經理駕人:
因為你講的那個時間點我還沒報到,但是詳細情形會後查相關資料,再給你回覆。
董議員森堡:
本席談的是2018年發生相關的事件,結果董事會又開了一個後門給董事會跟總經理操作,法制制度要擺在前面,你剛才講這是暫時性的,不管是鼓勵員工旅遊還是其他項目,事實就是曾經發生過,到現在都沒有看到金酒公司後續處置,不管是懲處、損失怎麼補回來,沒有人知道,現在曾資文董事長在廈門沒辦法回答我。
楊總經理駕人:
我三天內把2018年事件後續作為,送到您的服務處。
董議員森堡:
本席要談的是公司這種奇怪決策,如果全數買單就是愧對第一線的釀酒員工。
楊總經理駕人:
我們不會這樣子,一切都按照規則,所有人在廈門公司的作為都要經過總公司同意,一定守住法律底線請您放心。
董議員森堡:
看清楚,所有證據都在本席的手上。
楊總經理駕人:
您放心,一切依法。
董議員森堡:
上面的決議送董事會照案通過,資料都在本席的手上,我秀在簡報給你們看,本席如果講錯;再強調一次:「請縣政府拿出證據駁斥,我可以在議會當場道歉」。
楊總經理駕人:
三天內會把整個處置資料送給您,但是也不用那麼武斷,好像一竿子打翻金酒公司,對我們員工都是不公平的。
董議員森堡:
如果按照法制提出好的建議這是ok的,我講的自肥就不應該嘛!金酒公司是法治、人治、還是議會統治?本席接到金酒公司包括主管、員工的陳情,金酒公司現在有五位員工在金門上班,幾乎沒有業務可言,勞逸不均嚴重打擊員工士氣,請問金酒董事長跟總經理知道這種狀況嗎?
楊總經理駕人:
知道,去年我們在議會有協調過,原因是國境關閉而且管制期起碼三個禮拜,那時權宜措施是異地辦公,他們不會沒事幹,所有公文往返都要經過他們,因為都是課長級以上的人物。
董議員森堡:
本席要談的是2020年11月12日金酒公司在議會協商,規劃留停人員5人於2020年12月1日至總公司上班,請問當時跟誰協商?
楊總經理駕人:
跟議會的一些議員同仁,我現在記不住要回去查資料。
董議員森堡:
誰主持會議?誰同意這些人在金門上班?
楊總經理駕人:
這個我回去查資料。
董議員森堡:
本席從來沒有參加這一場會議,金酒公司的會議紀錄寫議會協商,是對本席及其他沒有參與議員的栽贓和污蔑,本席要談的是如果其他議員沒有在場,請還其他的議員一個清白,會後去調資料,我也不曉得你會不會調給我,你把沒有參加的講出來,許玉昭議員說她沒有參加;我也沒有。
楊總經理駕人:
詳細我回去再調資料好不好?謝謝。
董議員森堡:
會議針對返廈台籍人員加發風險津貼,縣長日前才說大陸疫情趨緩,呼籲中央跟大陸要有條件開放小三通,當然後來大陸又關了,為什麼加發風險津貼?大陸還憂心我們疫情比他們還糟糕,10個人發生本土案例馬上停掉小三通,這樣子對嗎?加發風險津貼涉及公營機構員工待遇及現有防疫補助請領相關體制上的法令疑慮,後來其實沒有加發,但是您改以提升員工薪資等級發放因應,考量調整薪資等級是暫時性薪酬補貼發放,於疫情緩和後即回復現有薪資,請問大陸現在疫情比較緩和還是國內疫情比較緩和?
楊總經理駕人:
很難判斷。
董議員森堡:
所以建請統一調整四級,請問調薪四級的標準在哪裡?
楊總經理駕人:
考慮因為在廈門公司還有九位金門籍同仁,國境關閉之後他們為了公司也不可能把金門所有重要幹部撤回,決議留在廈門公司的九位金門籍同仁有補貼措施,條件就是疫情期間加發四級,疫情結束後回復到正常,在規定裡面都寫得很清楚。
董議員森堡:
所以我問金酒的制度在哪裡?金酒調薪的依據在哪裡?這樣對得起第一線釀酒的員工嗎?
楊總經理駕人:
這些都是我們的鄉親,那九位也是我們金門籍的同仁。
董議員森堡:
當然我不反對他們調薪,但是調薪的依據在哪裡?
楊總經理駕人:
調薪的依據都依照法定程序處理。
董議員森堡:
請給本席參閱薪資調升四級的依據。
楊總經理駕人:
會後把資料送給您。
董議員森堡:
觀光導覽費用八年暴漲了20倍!今年總經理信誓旦旦說觀光工廠動工,你也承認導覽人員是金酒的核心價值,要收回公司自行辦理,什麼時候能夠落實?
楊總經理駕人:
跟你報告兩年後,而且內部訓練已經著手處理。
董議員森堡:
金酒公司解說人員只從五位增加到八位,就算薪資增加一倍,這個漲幅不會太誇張嗎?計算機制在哪裡?導覽人員的標案調漲費用基準在哪裡?
楊總經理駕人:
會後把資料送給您,細節我沒有辦法第一時間回答。
董議員森堡:
導覽人員的薪水是委外廠商還是金酒的責任?109年的時候金酒召開福委會,要金酒代墊廠商應該給工讀導覽的薪資,廠商管理費就拿去1/3的薪水,這些工讀生一個月薪水是52,266元,管理費佔據多少錢?565元!結果廠商說沒錢,要福委會代墊這筆薪資,請問名目從哪邊出?本席建議政風處把導覽費用暴漲20倍的案子送交檢調,調整基礎到底在哪裡?完全沒有依據,現在議會要求金酒公司做人事檢討,我知道總經理在努力檢討內部人事,但委外的費用呢?還沒講到包裝廠,現在只講導覽人員而已,如果這種調薪標準可以通過,怎麼給基層員工一個交代?八年漲了20倍,明明金酒可以收回自己導覽,包裝也是一樣,金酒員工跟我說勞逸不均,為什麼不行把有空的人拉去包裝廠?請董事長跟總經理仔細思考這個問題,本席提的所有東西都有證據,你們先回座,縣長請上報告台。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請縣長上報告台。
董議員森堡:
這個案子本來是不應該問你,不過我覺得你是決策執行者,金門治水不應該重複相同的錯誤,金沙人工湖是為了提升金門自有水源的比例,提高大陸引水的水量灌注到湖庫,工務處提了一個金沙人工湖的案子;再花預算興建湖庫,邏輯根本講不通。現在引水進來的湖庫,包括榮湖、擎天水庫、瓊林水庫、蘭湖都在東半島,工務處竟然在田墩養殖區規劃一個200萬噸的蓄水,我們講的金沙人工湖,照理講既然是農業用水為主,應該以上游的農業用才對,這張照片旁邊就是大海,要在旁邊蓋一個人工湖,人工湖的案子我不反對,起碼是西半島可以思考的方向,西半島是超抽地下水的重災區,計畫初步規劃攔蓄200萬噸的水資源,但是金門每日才兩三萬噸,如果灌滿要持續100天以上,這麼大的淡水量體從哪裡來?工務處規劃要用逕流沖洗改善養殖池鹽化的狀況,請問這些逕流的淡水從哪裡來?
楊縣長鎮浯:
這些湖庫都在東半島,現在洋山凈水廠好了之後,透過管線輸送到西半島,大概每天可以有將近6,000噸,將會大幅減少西半島地下水的超抽,這個是大方向,細節包含選址、技術的部分,可請工務處或水廠說明。
董議員森堡:
如果是200萬噸的儲水,到時候用陸水供應又是一筆支出。
楊縣長鎮浯:
東半島的水是以湖庫跟地下水為主,但西半島幾乎都是以地下水,所以要把東半島的湖庫盡量充滿之後,「東水西送」才能減少西半島的超抽地下水。
董議員森堡:
工務處規劃報告這個提案最符合地方民意需求,結果金沙鎮民代表會日前聯合提案要求工務處撤銷本案,本席當然知道農業用水或民生用水很重要,但規劃的區位跟量體符不符合金門的標準非常非常重要,還有這個田墩海堤本來就是一個海岸灘塗區。之前有金湖人工湖就是現在的金湖水庫,因為用4億多元還被監察院糾正,一個失敗的案例就在前面,結果我們還要再搞一個這樣的案子,老實講我對工程技術不太信任,請縣長審慎思考這個人工湖能不能夠遷址到上游的農業區?這個鄰近後端就是西園鹽場有800年的製鹽文化,人工湖一旦施作海水通道就斷絕,西園鹽場也不會再有了,完全沒有任何挽救的方式,希望縣長站在總體規劃的方向給工務處妥善的規劃,不要做再做這種笨工程,可以嗎?
楊縣長鎮浯:
你有你的看法,但是他們有專業的一個前因後果,是不是容我把這個案子技術面的部分請專責單位報告。
董議員森堡:
會後回覆給我。本席之前在網路發表一系列文章,幫你盤點的金門現有的蚊子空間,點閱率起碼都上萬,最少就是一萬以上,最多大概接近兩三萬,這些蚊子空間那麼多,你上任跟本席說要資源盤整,本席幫忙盤整你沒有盤整到的地方,現在蚊子空間包括田墩養殖場、擎天水廠、太湖電廠、吳村二營區,我覺得林務所值得嘉許一下,自己來跟我承認有閒置空間,本來下一個要寫金門廣播電臺,結果今年觀光處要花800萬去整修廣播電臺,本席請你舉三個蚊子空間,本席沒有講過的就好,可以舉例出來嗎?
楊縣長鎮浯:
不能用這種方式,我沒有辦法記得每一個你講過的。
董議員森堡:
既然你之前講資源盤整就要落實,金門有多少閒置的土地、營區、場館空間都要妥善的規劃,這些公有資產也是活化的方向,可以委外或招租增加縣政府的收益。
楊縣長鎮浯:
這是你的質詢裡面我最認同的。
董議員森堡:
這些蚊子空間到底是資源還是累贅?請仔細思考本席提的這些蚊子館怎麼處置?
楊縣長鎮浯:
要求觀光處、文化局、建設處、工務處,針對這一些閒置空間,第一個觀光處有些可以委外經營;第二個做分級分區活化或轉移;第三個公開招租,或許速度沒有達到您的理想,但是我們都有處理。
董議員森堡:
希望這些空間活化變成金門的資源給下一代。本席最後一句話勉勵你,沒有100分的縣長;也沒有100分的議員,我也不是人人喜歡的議員,改革一定會被批評,但是無愧我心。
楊縣長鎮浯:
也請議員聽我一句話,沒有人不想改革,也不是沒有勇氣,執政四年希望縣政順遂,不是憑著一時血氣之勇,如果說在金門這麼小的地方,改革成功但整個執政被拖垮,未必對金門是好事。
董議員森堡:
希望你好好努力,簡單就是這個樣子。
楊縣長鎮浯:
如果可以給我一分鐘……。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本席給你1分鐘。
楊縣長鎮浯:
你也承載了很多鄉親的期待到議會,來到這個場域後很多做法或許跟原本想法不會完全一樣,但是不會有人說你違背理念,同樣的,我們到縣政府承接鄉親的期待,有些做法或許會調整,不能因為沒有符合所有人期待就是違背理念,同樣的意思,大家都在堅持理念的道路用不同做法,更應該是共同為金門好,至少我認為在這兩年多來,本人非常自律,也嚴守分際,個人覺得是用一個相對寧靜的方式,包含組織文化各方面一樣樣調整。
董議員森堡:
簡單的一句話,距離我的期待還有一段差距,請加油。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這一節時間已到,休息20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