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witter
  • Plurk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第7屆 第05次定期會 總質詢

質詢日期 110-05-10 議案類別 定期會
主 席 周副議長子傑 記 錄 林淑媛
質詢議員 蔡議員水游、張議員雲德、唐議員麗輝
質詢記錄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蔡水游議員請發言。
蔡議員水游:
大家早安,大家早,請問一下,今天我們換兩位主任嗎?我想說議會換新主任沒有介紹,我們第一小組議員都不知道,明天早上會計主任也請他列席,因為明天早上也是我們第一小組的時間,剛才洪議員提到中央補助主計處要給我們一份詳細資料,中央的錢要爭取很不容易,有時候要透過關係,且要中央要有剩餘款,都說我們財政很好,處長你講一下,108年中央給金門預算不是年初就給了,而是他們剩下的才一點給我們,給我們了是我們多久沒有審,還是沒有排入議程,被收回,還是沒有收回而耽誤了,耽誤很重要喔!我有一次去水利會,他們說:如果本年度沒有執行返還,還留在那邊,明年度會被盯,這個你很清楚,所以能拿到中央的補助款,第一時間我們應該馬上執行完畢,對給我們錢的單位才會有交待,中央如果在六、七月給了一筆錢,你們縣政府耽擱幾個月,再送到議會就到隔年去了,這樣會讓中央給我們補助,都會考慮再三,處長,你對這方面有什麼想法?你要常溝通啦!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議事組,換一台麥克風。
蔡議員水游:
不然到主席台去講;太先進了麥克風都不會亮,沒關係啦!你這樣講我聽的懂,聽得到,108年、109年中央給我們的錢是什麼時候給我們?什麼時候送議會?有沒有通過,這方面的資料要給我們議員,請回座。
王處長崑龍:
會提供。
蔡議員水游:
請消防局局長上報告台,請問局長你就職多久了?
王局長世祿:
三個多月,快四個月了。
蔡議員水游:
我聽說火災有100多件?
王局長世祿:
有86件,今年天乾物燥,所以在清明節前後就發生了4、50件。
蔡議員水游:
你當副局長20幾年,人家說新官上任三把火,你已經超過三把火了,坊間說:「這個局長是怎樣,一上任就一直火災?」,重點是打火的功夫,這些遭火災的是用多久的時間滅火,有沒有造成人民財產損失?有鄉親反映,現場指揮官指揮滅火是從尾端開始,而不是源頭,我覺得消防局訓練要再加強,發興輪胎第一時間是派水車還是泡沫車?
王局長世祿:
不一定,看火災現場…。
蔡議員水游:
什麼不一定?你擔任消防人員那麼久了,報案就要知道是什麼性質的火災,不要酒燒掉了還派水車在灌水,那就不對了,你身為消防局長這幾個月難道沒有體會,燒酒、輪胎是一定要泡沫的,沒有泡沫怎麼滅火?
王局長世祿:
當時報案的時候是說:「燒草」,所以我們才派水車,到了現場發現是輪胎燒起來,我們馬上派泡沫車。
蔡議員水游:
你們泡沫車能用嗎?
王局長世祿:
可以。
蔡議員水游:
你們泡沫車沒有常用,不像機場兩、三天就試一下,所以噴不出來,不是你們沒有去,是去了站在旁邊看,你們這方面要加強,有這問題第一時間就是找機場救援,跟機場關係好不好?
王局長世祿:
關係很好。
蔡議員水游:
金門的資源要結合在一起,金防部也有泡沫車,他們三不五時會試一試,你們不一定會試。
王局長世祿:
我們一段時間會試。
蔡議員水游:
多久試一次,
王局長世祿:
大概一個月左右。
蔡議員水游:
一個月左右才噴一次就就對了?你們如果第一時間無法判斷火災現場是什麼性質,泡沫車、水車都要一起到,你們都等到發現不對,等泡沫車再半個小時都還沒有來,來了還不一定噴的出來,金門地方小還不會造成人命,但在你手上有一件…。
王局長世祿:
沒有,那是去年的事。
蔡議員水游:
你還是副局長,那時候還沒有升局長?
王局長世祿:
是。
蔡議員水游:
所以不關你的事?好啦!
王局長世祿:
我們會檢討。
蔡議員水游:
不關你的事,那你下報告台。請觀光處丁處長,請問是從今天開始擎天廳就不能進去了?金門幾個景點較能吸引觀光客的地方,第一,就是大、二膽,再來就是擎天廳,你們去協調疫情的關係就關掉了?應該跟金防部協調,疫情的關係由金門縣政府觀光處來接管,撥用由我們來處理,軍中現在剩沒幾個人,金門要朝非軍事區的方向走,比較有觀光價值的據點,觀光處要介入,擎天廳算是金門的觀光資產,你們怎去說不開放?這樣對嗎?處長你先講,再請縣長回答。
丁處長健剛:
其實擎天廳不開放除了疫情之外,也有戰備上的任務,這方面軍方有給我們一些…。
蔡議員水游:
你說是戰備的關係?
丁處長健剛:
除了疫情以外,還有戰備的任務。
蔡議員水游:
兩岸很緊張嘛!
丁處長健剛:
他們應該是例行性的戰備要處理。
蔡議員水游:
處長說戰備的問題,軍民一家就沒有戰備的問題。請縣長上報告台,縣長你看觀光處的答覆:第一,是疫情的關係,但是縣長的屁股比較大要迎城隍是不是?
楊縣長鎮浯:
迎城隍的部分這星期會決定。
蔡議員水游:
鄉親善意的建議:「台灣疫情又起來了,所以暫緩」,像路跑一樣,再延一下。
楊縣長鎮浯:
我們現在討論方案就是往後延,還是縮小規模。
蔡議員水游:
若是被跟確診接觸的來就好,不要說確診的來,整個金門就淪陷了,就是人人自危了,這個風險很大,再來是擎天廳的案子,戰備的問題不是問題。
楊縣長鎮浯:
戰備只是其中一個部份,擎天廳因為它還是在軍事的核心區裡面…。
蔡議員水游:
哪有核心?大陸每樣都看的清清楚楚,屁股幾根毛都知道還會有核心?那是騙三歲小孩的。
楊縣長鎮浯:
我們現在規模不大,但是擎天廳是現在有限兵力的核心地區…。
蔡議員水游:
真的要打不會打擎天廳,你很清楚的,我們在議會要就事論事,你是不是認為縣政府去接管是剛好而己?
楊縣長鎮浯:
我就事論事,接管是一個目標,在還沒有接管以前,因為部隊的群聚性比較強,阿兵哥出操、生活,群聚性很強、人很集中,所以國防部有下達一個指令,在軍事要塞堡壘法裡面管制的營區,只是疫情升溫的時候都是先關閉,但是關閉是暫時性的,去年也有關過一小段時間,疫情和緩就再開放。
蔡議員水游:
重點是金門管控的不錯,現在這個點關、那個點也關,觀光客來金門幹嘛?
楊縣長鎮浯:
觀光客就是台灣來的,我們也有跟金防部溝通,短期因為部隊的特殊性,我們可以暫時配合,一旦疫情和緩要在最快的時間開放,這有跟金防部一直在協調,最重要的就是疫情期間是動態調控。
蔡議員水游:
就是時間不一定很久就對了?
楊縣長鎮浯:
是。
蔡議員水游:
我是覺得這方面要去努力,如果疫情有緩和馬上要開放,好的景點關掉,人家想來的意願就停下來了,觀光處要多用點心,該爭取就要爭取,軍方有這個問題,我們要去溝通,我們人員進駐嘛!重點入口軍方管,剩下的場地我們觀光處派人,這都可以的。
楊縣長鎮浯:
我們派人是小事,實際上我們也一直跟他們共同參與,但真的是部隊的特殊性,因為部隊相對封閉也比較群聚,所以他們風險管控的等級比我們高。
蔡議員水游:
比我們縣政府還高?
楊縣長鎮浯:
對,您也知道在營區裡面那種群聚性很厲害。
蔡議員水游:
縣長我是覺得這方面你還要加把勁,努力一下,城隍廟那件事你還要再考慮,現在台灣疫情燒成那樣了,如果台灣有平靜下來我們就可以考慮一下開放的問題。
楊縣長鎮浯:
現在疫情是一直反反覆覆,所以沒有人有把握。
蔡議員水游:
氣候熱聽說疫情就會減緩,去年就是這樣,疫情這麼嚴重,縣長你看消費券、振興券要不要再發一下?
楊縣長鎮浯:
目前來看,今年跟去年不太一樣,去年因為疫情一開始起來,是連一點點人都看不到,整個停頓,今年因為旅遊這一塊我們一直在觀察,每天都在看數字,從三、四月開始來的人就蠻多的,像前兩個禮拜每天也有3、4,000人…。
蔡議員水游:
我們的鄉親做旅遊業的只是小區塊,全面的經濟還是沒有好轉。
楊縣長鎮浯:
大概在三月份的時候,我請秘書長主持,縣政府各單位因應疫情的紓困跟方案,但不一定跟去年一樣,會按今年的實際需求,該職訓、該補助的都有做預案了。
蔡議員水游:
應該要做的,今年原物料都會漲很兇,便當89元今年就要90元,這些都是相關的,建材就開始了,鋼筋一噸漲快5,000元將近三分之一,鋼筋一拉高工錢就漲價,也因為便當貴了,吃不飽就無法做工,這都是相關的,所以你要振興一下,讓大家更有力一點。
楊縣長鎮浯:
是不是採用振興券是可以討論,但是振興的方案一定要有,我們在三月份就在做方案了,都有準備一些預案。
蔡議員水游:
去年疫情控制那麼好應該跟振興券也有關係,今年照樣振興一下。
楊縣長鎮浯:
是。
蔡議員水游:
我覺得朝這個目標走是正確的,叫金酒配合,不要再酒精了,就是振興酒再出來,酒質做好一點、價錢低一點,讓鄉親消毒,內服的比較有用。
楊縣長鎮浯:
內服比外用有效就是了。
蔡議員水游:
對,那是當然的百毒不侵。
楊縣長鎮浯:
去年幾波振興酒,鄉親的評價還不錯。
蔡議員水游:
商標不好看一點,所以那時大家買到便宜的,現在喝到好喝,價錢一直追高。
楊縣長鎮浯:
因為大家都知道那是好酒,商標的部分這次會改進。
蔡議員水游:
那支酒就是因為商標便宜了50塊錢,但現在價錢很好了,這方面找金酒繼續努力。
楊縣長鎮浯:
有請金酒做方案了。
蔡議員水游:
再來就是醫療,觀光處長請回座,請衛生局局長,我們的急診有待加強,縣長你很清楚,醫療說要提升、醫療在地化,我們歐陽儀雄議員他的膽發炎,當做是發燒,我碰到的就有兩、三個案子,局長很清楚吧?
李局長錫鑫:
清楚。
蔡議員水游:
就是急診室的醫療水平不高,是不是這樣?現在急診室還外包嗎?部立醫院因為要講究成本。
李局長錫鑫:
醫療的急診部分重點在第一時間的穏定,至於正確的診斷還要後續第二線、第三線的醫生,所以第一次在急診就醫,馬上得到正確答案在急診的觀念來看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穏定,這是資訊的認知不太一樣,目前金門醫院的急診水平相對品質是還不錯的,都是訓練有素的專科醫師在第一線。
蔡議員水游:
之前是外包嘛?
李局長錫鑫:
不叫外包,是醫學中心的支援計畫,我們家鄉的醫師也開始回來了,還有IDS的支援,有三類的醫師。
蔡議員水游:
如果在地的,我想心態會健康一點,外來支援的有的時候會隨便。
李局長錫鑫:
因為在地治療的不是病患,可能是鄉親、朋友、師長。
蔡議員水游:
我們金門鄉親去就診,是因為胃潰瘍,結果心臟有問題要裝支架,後來胃治好心臟也好了,就是第一時間判讀的問題,這方面不只這樣,局長你說的不是重點,急診室才是重點,第一時間要有經驗的,縣長你了解嗎?
楊縣長鎮浯:
有。
蔡議員水游:
有經驗的判讀,病不止減輕一半,再來對症下藥馬上就能處理的很好,我們急診室沒有較強的駐院醫師,我們有必要從醫療基金或是哪裡,找一筆經費出來,台灣各大醫院有很多退休的醫生,請他來,這個想法我相信有人向你建議過。
楊縣長鎮浯:
向議員報告,醫療還是要專業的比較了解,但就我們認知第一線在急診當然是以局長講的現場的穏定最重要,台灣的大醫院是除了急診現場,它後背的體系很強,可以分科、分別,可以馬上做相因應的處理。
蔡議員水游:
金門要提升一定要下猛藥,一些常會碰到的病例,找台灣大醫院退休的醫生,我們對他禮遇、禮聘,提供較好的住宿,每個月聘請他們來幾天,指導新進的醫生,這樣會比較快,他們經驗比較多,不會像我們都用推測的,我們有必要花一點錢,局長,你認為可行嗎?
李局長錫鑫:
目前透過現有的計畫,我們都是請到很資深的專科醫生在處理,如何再精進那是永恒的目標,我們會再努力。我們醫療資源在離島是比較脆弱,不像本島那麼豐厚,這是事實,三個離島裡面急診部分急救的層次認定,由外部委員的認定,金門是唯一通過中度急救責任醫院,當然好,還要更好,至於這些個案不滿意事件,的確是要再追求更好的品質,這點還在努力。
蔡議員水游:
還可以再提升,請一些有經驗的老醫生來,老醫生經驗豐富,我們那些學校出來的只有實習,時間太短要再充電,我們可以朝這個方向去做,可以嗎?
李局長鍚鑫:
可以。
蔡議員水游:
請回座。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張議員請發言。
張議員雲德:
請工務處長上報告台,處長,我們隔壁的工程建那麼久了,什麼時候可以搬過去?
許處長鴻志:
已經準備報完工了,工程快結束了。
張議員雲德:
什麼時候可以搬過去?
許處長鴻志:
我查一下再跟張議員報告,這工程已經準備要辦竣工了。
張議員雲德:
你確定完工了?
許處長鴻志:
時間我再確定一下,再向張議員報告。
張議員雲德:
要注意一下。
許處長鴻志:
是。
張議員雲德:
請回座。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唐議員請發言。
唐議員麗輝:
縣長,我看到最近報紙,托嬰中心開幕了,就教縣長,托嬰中心目前我看到的好像只有25位,如果只有25位是在西半島,縣長你會不會覺得25位太少?
楊縣長鎮浯:
我們這兩年加緊在建制整個照顧小朋友的這一塊,包含幼幼班都在做,您剛才講托嬰的部份,前年我們開辦了金湖,現在金城25位開辦了,接下來東沙也要開辦,我們一塊一塊補起來。
唐議員麗輝:
收費標準呢?
楊縣長鎮浯:
具體的數字我要確認一下。
唐議員麗輝:
請社會處處長。
董處長燊:
我們是按照家屬的財報、收入的不同,繳的費用不同,中央給的補助也不同,正常來講應該是9,000,我們政府也會補助,如果是低收收費會比較低。
唐議員麗輝:
所以全額應該是9,000元?
董處長燊:
對。
唐議員麗輝:
再分低收、中低收?
董處長燊:
對。
唐議員麗輝:
好,再就教,大同之家目前的狀態,有沒有做過成本分析?縣長先回座。
董處長燊:
我們都是按中央標準的配置,基本上有分,按入住家屬安養、養護跟家庭的收入不等…。
唐議員麗輝:
這個我知道,我想知道的是…。
董處長燊:
我要報告的是如果按照裡頭入住的人員,跟政府投資下去的一個月每一人的身上我們要花超過25,000元以上。
唐議員麗輝:
那現在收多少?
董處長燊:
我們主張要調整,可是貴會又要我們不能調,所以我們左在很為難,單人房連吃帶住7,000塊…。
唐議員麗輝:
有沒有跟不贊成的議員溝通協調嗎?
董處長燊:
有,容許我報告完,雙人房10,000塊含吃帶住,這樣的成本基本上是不符合的,目前入住的也做了分析,早前為什麼收費較低?是因為長輩的觀念認為入住到大同之家好像顯示我的子孫不孝,為了吸引才用平價,但是目前如果從入住的成員分析來看,有將近百分之五十至六十是戶籍遷到這邊,並不是真正原生的,所以基本上,我們也在研擬政策,希望設定在戰地政務解除以前戶籍在這裡的。
唐議員麗輝:
你們有沒有跟議員解釋清楚?如果是這樣子的話,按照分析,按照身家背景,有沒有圖利的嫌疑?
董處長燊:
我們做了幾次的報告,也開了公聽會,我們希望要調,但貴又要求不可以調,說這是一個社會福利。
唐議員麗輝:
那為什麼不可以調?
董處長燊:
一般來講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要有一些兼顧。
唐議員麗輝:
這樣子你是不是可以設定門檻?
董處長燊:
有,我們本來…。
唐議員麗輝:
有哪些門檻的人是不可以進住的,如果是這樣子,我看我現在就去排隊,到65歲時剛好可以進住,那你覺得我的條件符合嗎?
董處長燊:
目前如果排,要進去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入住那些我們推估,都是健康的可能還能住個2、30年,所以後面不容易,我們為什麼希望適度的反應成本的考量,如何折衷社會效益跟經濟效益之間,也是希望貴會能夠…。
唐議員麗輝:
所以剛才我問你,成本到底是多少?有沒有做成本分析啊?
董處長燊:
有。
唐議員麗輝:
如果有做成本分析,可不可以去跟議員溝通?
董處長燊:
有,都講過了。
唐議員麗輝:
這樣一個成本效益,我現在知道是有某一些進住養老院的人,他們家有三間房子在外面承租,一間房子至少收四萬塊以上,然後兩夫妻進去住,一個月只要繳12,000,對不對?
董處長燊:
是。
唐議員麗輝:
那後面可以賺多少錢?
董處長燊:
了解。
唐議員麗輝:
我們的社會福利如果有這樣的蛀蟲在裡面蛀掉社會福利的話,這不是我們願意看到的,議會是要看緊老百姓的荷包,而不是圖利某一些部份人,你們如果不把事情分析清楚,沒有把資訊向議員解釋清楚,我覺得很多議員可能並不清楚這樣的狀態,但是我覺得有一些還是要站在情,但是情要靠向哪裡?社會福利基本上是照顧低收或者是中低收家庭的,而不是有房子在外面招租,三間房收租12萬,再住進大同之家,水費不用,電費也不用了,所有的醫療費用不用了,還有人侍候,過年、過節還發獎金,這是什麼社會啊?你覺得這樣做是OK的嗎?有議員這樣講你們還認同?這樣我就覺得很奇怪了,你們是不是要去溝通還是制定一些辦法。
董處長燊:
我們也做過分析,也做過專案的報告,把所有的成本也都跟議會做過報告,但是我們很為難,今天要求我們要調漲,下次又要求我們不可以漲,我們真的是左右為難,理論上應該是合議制,我們希望反映的是一個社會的成本,所以這一部分已經講很久了,今天要我們漲,明天要我們不漲,我們真的很為難,所有專題、報告都分析了,而且N次以上。
唐議員麗輝:
你可不可以制定身分限制啊?
董處長燊:
我們為什麼一直呼籲,大家能不能這樣的認同,一個社會效益、一個經濟效益,我們也不好說這個叫做蛀蟲,應該說從不同的角度,如果從台灣來的他很清楚,用成本分析考量,他去登記住宿,OK,但本地礙於很多的人情、擔心子女被說不孝,不願意入住,理論上大同之家要照顧真正原生的,我剛才強調資格上一直設限,能不能在戰地政府之前真的是原生在金門的人,我們要照顧的是這個區塊,但也面臨一些困難,比如:嫁過來或娶過來的,不是戰地政務之前的,就不行嗎?在資格上會有這樣的困難,當要設定原生,那配偶那一半如何照顧?我們希望會把這些資料一一的給每一位議員,重新過目再看一次,因為很多人都會利用議座的惻隱之心,只講他不利而不講其得利的,很多議員基於善心,就會透過惻隱之心,鄉親的要求、請願,基於照顧弱勢、鄉親不要去調漲。
唐議員麗輝:
弱勢跟低收的這一塊社會處一定有做到,這個我認同,如果今天他是低收入戶,我也認同社會處的做法,中低收找也認同,問題是後面的那一塊,除掉這一些,所有的只要符合資格都可以進來,是要符合什麼樣的資格,你們要去認定啊!不要有三間房子租人家的還住進來,一個月繳7,000塊,你們的收費標準是不是要分等級?
董處長燊:
只要議會支持,我們都很好做,現在最大的困難點就在很多鄉親…。
唐議員麗輝:
你的意思是所有都是議會的問題?
董處長燊:
不是,我沒有這樣說,我們希望得到議會的支持啦!希望把背景做一點說明。
唐議員麗輝:
你要分等級以後讓所有的議員都很清楚,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收費方式?
董處長燊:
了解,我們會加強。
唐議員麗輝:
縣長關於剛剛我提問的,縣長有什麼看法嗎?
楊縣長鎮浯:
有關大同之家的部分,其實只是很多金門社福的縮影,不僅僅是大同之家,像前幾年我們研議要放寬對殘障朋友的補貼標準及條件,也導致很多台灣殘障朋友把戶籍遷到金門來,後來雖然有踩煞車,但是金門在很多領域都出現這個狀況,當它一旦入籍進來要做身分別上的排斥,其實就比較困難了,從而導致會排擠到我們的相關預算,我覺得應該正本清源,我們在訂定這些社福的時候,一開始就要把補助對象全部都匡清楚…。
唐議員麗輝:
我剛剛才講,是不是應該分等級,讓他更清楚。
楊縣長鎮浯:
剛才董處長有提到一個狀況,當他進來之後只要戶籍在金門,真的很難去匡的原因是,很多鄉親跟我講:縣長,我太太嫁來金門50年,幫金門人顧一個家,就因為不是W就沒有這個權利…。
唐議員麗輝:
縣長,我並不認為身分的認定是最大的主因,是經濟狀態上的認定才是我要求漲價的最大主因…。
楊縣長鎮浯:
認同。
唐議員麗輝:
今天如果用身分,當然會像剛剛你們所講的,嫁過來這邊誰家沒有外籍媳婦還是台灣嫁進來的媳婦,一定會有,這些問題我覺得身分上的認定並不重要…。
楊縣長鎮浯:
我覺得議員講的非常合理,所以要分兩步,第一步在資格方面,要做合理的審定,不能一開始就放很寬,否則會導致很多原本不符合的都跑進來,資格審定是一個;第二個,從財力上面的審定,我覺得這個是關鍵,應該是兩步都要走。
唐議員麗輝:
如果所有的人都是可行的,都是可以進來住的,我們的大同之家是僧多粥少,你沒有辦法容納這麼多的人,當真的有需要的人要進來的時候其實是沒有辦法進來,第二個,如果今天不以經濟財力認定條件,我夠資格嗎?
楊縣長鎮浯:
其實目前不論妳這個個案,我記得在前年我上任那一年,我就請大同之家同意他們有一調漲的方案,這個方案裡面做區隔,基本上分階段實施,對於原本已經在裡面的我們給予優惠,後來要新進的就要按新的價格做處理,所以在前年我們就已經把這些完整的做出來了,也有試辦,同時有來貴會做說明,但是貴會有不同的聲音,變成分階段實施的角度變慢了。
唐議員麗輝:
還是要以經濟財力住進來的主觀因素,是主要條件,如果像我剛才講的有三、四棟房子,大家都駡的要死,我為什麼說是社會福利的蛀蟲?他明明知道自己有那麼多錢還去享用社會福利,而你們還讓他進去,這不是蛀蟲這是什麼?這是老百姓自覺的問題,但是問題會出在政府沒有很完善的配套措施,而讓這些人可以進去,縣長,你同意我的講法嗎?
楊縣長鎮浯:
我覺得倒未必像你說的蛀蟲,而是社會福利有分普遍性的跟針對性的,如果是針對特定族群的社會福利,在資格設定時身分別、財力必需要分級,除非是普遍性的社會福利。
唐議員麗輝:
縣長,我如果一個月有12萬收入還去住大同之家,全部都是剩下的,我講的是這個,是不是啃掉我們的社會資源?
楊縣長鎮浯:
像大同之定針對特定族群,就是針對性的社會福利,本來就應該在資格方面,不管財力、身分別都必需做一些分級的設定,本來就應如此,在前年我們就已經試辦一個新的收費標準,但是後來也是貴會有不同的聲音,試辦的腳步又放慢。
唐議員麗輝:
就造成這樣的後果。
楊縣長鎮浯:
如果貴會支持,回去會再請社會處把整個計畫,包括您剛才講的財力分級各方面去做更嚴謹的劃分。
唐議員麗輝:
好,我希望整理完畢後讓我們了解下。
楊縣長鎮浯:
好。
唐議員麗輝:
看能不能把資料給我們。
楊縣長鎮浯:
是。
唐議員麗輝:
我想就教一下,社會處的社工師進來以後有沒有行政經驗?
董處長燊:
社工師到社會處來有兩類…。
唐議員麗輝:
是考進來的。
董處長燊:
第一類,純粹是社工師在第一線做個案,有一類是除了社工師以外有參加公職考試,是屬於正式的公務員…。
唐議員麗輝:
我問的就是正式公務員這部分。
董處長燊:’
如果是正式公務員,考上以後人事處會有在職訓練,三個月。
唐議員麗輝:
處長,所有的社會工作如果只訓練三個月,就可以上崗、上線,那你的社會處處長就不用做了,每個人都可以做社會處處長了,這樣理解我的意思嗎?你們的社工師專業不足,還要要求他督導所有的社團,所有的中心,我就覺得有點奇怪了,他的能力、行政經驗不足,如何去督導?
董處長燊:
這部分議員講的很對,我們回去再研究看如何提升我們社工師的…。
唐議員麗輝:
問題是現在有辦法嗎?他是公派的,
董處長燊:
這個整個政府的文官體制,是體制的問題。
唐議員麗輝:
對,我才憂心啊!社工師在社會處佔很重要的位置,你們用了幾個完全沒有行政經驗,只訓練三個月從學校剛出來的,要督導那些單位,我對社會處的業務有一點點擔心。
楊縣長鎮浯:
如果是考試進來的,除了他本身本職學能之外,還有他在職的訓練,同時社工師他常負責業務很多都是社會上的特殊個案,事實上全國整個社工師體系,他的同仁、長官都是一些協助的機制,是一個完整的協助機制,因為社工師常面臨時很多社會個案,其實是比較特別的個案,是一個協作機制,再加上職前跟職後在職的部分,或許會出現您講的…。
唐議員麗輝:
我一直跟縣長強調,社會是一個對社會脈動要非常敏銳的一個單位,尤其社會處兩位長官,處長、副處長都是非社會體系出來的,我們可以理解,問題是下面所有的科長、社工師,如果他們都不強的話,我們的社會處是弱的。
董處長燊:
容許我向議員做一點回報,社工師基本上他的養成教育是在學校,學校對於社工的養成教育是在第一線的個案,所以剛剛議座提到的,他有沒有行政經驗,這牽涉到政府文官體制,不是只有社工師,任何的公職考試考上了就是官派,剛才提到社工師到底專業能力夠不夠,其實也不是所有的社工都會有這樣的問題,要看他的工作,比方說:我們的社工師,他去蓋社福大樓,基本上他怎麼會有工程的概念?所以他必需有一些在職的訓練,剛剛提到的督導,其實也要有給他一個成長的空間,當他做這個工作以後,我們也透過在職的訓練…。
唐議員麗輝:
我現在不是糾正社工師怎樣,我是希望未來如果要找社工師是找有經驗的,尤其是在NGO做過,完全沒有經驗,金門社會處的業務,其實講句老實話這10年膨脹太多了,以前在台灣社會所碰到的問題,在金門以前是沒有碰過的,後來在許乃權接局長的時候,慢慢社會已經在開放了,這10幾年我們金門整個社會變遷其實很大,不用我講大家都很清楚,這些變化都是在社會裡面的眾中之重,你應該不會否認我講的這句話,但是10年裡面,社會處有沒有進步?當然有,是進步緩慢,而且腳步跟不上社會進化的腳步,重點就是公部門裡面的社工、社工師、科長在每一階段的人員,在金門是能力不足的,我可以認同我們都是在做中學,所有的科長除了王科長在台北市政府做過,其他的科長都是慢慢摸索上來的,社會處有沒有再讓他們接受訓練成長,我覺得這個很重要,不管是社工師或科長,只要是基於要位的,我希望他會是一個尖兵,因為他站在第一線,如果今天他什麼都不知道,我想社會處也不用幹了,你了解我的意思嗎?
董處長燊:
社會處這幾年的工作不管從輔具、身障、社會救助,我們同仁都很辛苦都很努力,絶對比以前有很大的成長。
唐議員麗輝:
我知道,就是因為辛苦,我才說如果有一個好的領導,辛苦就不會這麼多,因為一開始就可以知道狀況是什麼,如果都是一些經驗不足的,或是完全沒有經驗的,他所知道的都比不上下面的單位的話,這個就很要緊,因為你是基於領導單位,領導單位就必需各種眉角都要很清楚,如果不清楚就被下面的人耍的團團轉,更何況有一些東西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講,我希望社會處能夠進步,能跟社會一起脈動,不要我們做我們的,你們做你們的,這樣就很辛苦。
楊縣長鎮浯:
我用一分鐘向議員報告,只要是國考進來的,基本上都不會有工作經驗的限制,所以最重要的是在職以後,現在的社會真的變動很快,不止社會處,各單位都一樣,考進來之後如果沒有再成長,三、五年可能就跟社會脫節了。第一個,所以我們請人事處開設很多再進修的課程,同仁要去台灣進修我們也都鼓勵;第二個,去年我們也在文化園區成立公務人員培訓中心;第三個,我們儘量鼓勵跟其他縣市同業務做交流,台灣縣市有些走的會比我們還要快,比我們有彈性,你會發現這兩年我們縣市交流的比例很高,在職訓練的比例也很高,就是擔心出現你講的這個狀況,不是只有社會處,各單位我們都希望這樣做。
唐議員麗輝:
好,謝謝!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縣長,下午再補充說明,我在這邊提一下,蔡水游議員剛才所提議的,108、109年的中央補助款墊付案審議資料的提供,應該屬於民政處的業務,請民政處把108、109年補助款墊付款審議資料的部份送給議員同仁,早上的會議到此結束,下午兩點半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