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witter
  • Plurk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第7屆 第04次定期會 總質詢

質詢日期 109-11-27 議案類別 定期會
主 席 洪議長允典、楊議員永立 記 錄 楊曉帆
質詢議員 洪議員鴻斌、李議員養生
質詢記錄 陳秘書長建興:
開會時間已到,請主席宣布開會。
主席洪議長允典:
會議開始,請議員同仁確認昨日的會議紀錄,如果沒意見,通過。今天議程是議員聯合質詢,洪議員鴻斌請發言。
洪議員鴻斌:
主席,請縣長上報告台。
主席洪議長允典:
縣長,請上報告台。
楊縣長鎮浯:
洪議員好。
洪議員鴻斌:
縣長,金門的土地每天都在流失。
楊縣長鎮浯:
土地流失問題,台灣本島及金門一直在發生,但金門的狀況又特別嚴重,因為大陸越域抽砂造陸。
洪議員鴻斌:
金門的海岸線屬縣府或中央單位管控?烈嶼的黃埔村及青岐一帶海岸線流失情況特別嚴重。
楊縣長鎮浯:
整體來看,一是營建署國家公園,二是非營建署的水利署,水利署給金門很多預算及技術上的協助,三是地方政府;縣府不會放任土地流失,海岸線崩塌跟流失的部分都有做列管並持續注意,也與水利署、營建署組成專案小組,針對這些個案也有提列並定期監控,努力尋找解決方案;但海岸流失因涉及工法問題,若採水泥工法,對海岸線的整體景觀、各方面都會造成影響。
洪議員鴻斌:
本席從事民意代表至今近10年,一直很關心土地流失問題,卻毫無進展。這些專家學者說了幾十年,現在說法還是跟以前一樣!我們的百姓能等嗎?眼睜睜看著土地一天一天流失,大家的心很痛!不要拿還在研究工法搪塞,要提出解決辦法。每年監控,到現在監控幾年了?有在做嗎?沒有。既然沒在做,為什麼中央要我們做的我們都馬上配合,而我們要中央做的,他們什麼時候配合我們?答應後卻總是用拖延戰術,一拖就幾十年!本席希望縣府要有所作為,不要只靠中央。再來是中央劃定山坡地的條件太嚴苛,中央把台灣那套強加在金門身上,該做的他們不做,總說還在研究,要我們做的卻要我們盡力配合。
楊縣長鎮浯:
在高度及坡度上已和中央協調。
洪議員鴻斌:
希望縣府向中央反映:高度100公尺以下均不可列為山坡地。
楊縣長鎮浯:
中央規定是10%坡度,經過協調後,已經放寬至15%。
洪議員鴻斌:
中央在跟我們「化爬拉KEN」!(『爬拉KEN』"是日語的外來語,係自英語的『bargain』 直譯而來,有討價還價欲達成協議的意思,而台語的議價用語之一『喊價(化價)』,所以採其『化』字,故『化爬拉KEN』係指討價還價而欲達成協議的意思。)為什麼不能針對他們的問題地方政府自己來做?就是100公尺以下的全部不要劃入山坡地!當初國家公園範圍劃入私人土地產生許多民怨,所以地區居民抗議要國家公園退出金門,後來國家公園同意釋出部分私有地,以促進地方發展,希望劃山坡地也比照辦理,避開私人土地,以免造成民怨。現在中央要求百姓開發山坡地需做水土保持計畫,縣長雖允諾縣府會協助民眾解決問題,但若如此,百姓是否還要再多支付一筆費用?
楊縣長鎮浯:
依據水土保持計畫審核監督辦法第三條,部分水土保持計畫能以簡易水土保持申報書代替;另外,建設處的志工團也會協助民眾填寫及申報。
洪議員鴻斌:
美其名為協助,卻已造成百姓不便,根本沒必要!現在劃的山坡地範圍除了許多私有地,還有很多平地也被劃入,我們要針對金門的特性向中央反映,擷取我們要的部分,希望縣府針對這區塊好好檢討。
楊縣長鎮浯:
這部分我會再找時間親自到行政院溝通。
洪議員鴻斌:
再來是台灣和金門的農地政策差異,縣長知道台灣的農舍核准的範圍是多少嗎?
楊縣長鎮浯:
台灣的核准範圍我不清楚。
洪議員鴻斌:
據本席瞭解是建築面積不得超過其耕地面積10%,但最大基層建築面積不得超過330平方公尺,但金門呢?建設處,若本席說的不符法令請你起來指正。金門農地只准165平方公尺,對不對?
文處長水成:
建築面積不得超過165平方公尺,總樓地板面積不得超過350平方公尺。
洪議員鴻斌:
本席指的是地基。
文處長水成:
地基要視面積大小。
洪議員鴻斌:
可以准到330平方公尺嗎?
楊縣長鎮浯:
看比例。
文處長水成:
新建農舍建蔽率自10%提高至30%,30%以上可以到320平方公尺。
洪議員鴻斌:
320平方公尺是兩層樓?
文處長水城:
320平方公尺是樓地板面積。
洪議員鴻斌:
樓地板面積就是兩樓,台灣可以蓋到660平方公尺。
楊縣長鎮浯:
金門是容積有比例限制,但是沒有容積的基地面積最大數目。
洪議員鴻斌:
台灣的土地面積及地質跟金門都不一樣,在不一樣的情況下,台灣農地的准許開發面積又比金門大,這些問題我們會後再了解。再就教,縣長認為興建農舍的臨界、臨路政策合理嗎?
楊縣長鎮浯:
很多議員有關心這區塊,建設處也在一些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要點裡研議。
洪議員鴻斌:
很明顯的台灣農舍可以蓋的比例比較寬鬆,地區的太過嚴苛,縣府應該自訂標準或辦法,不要造成民怨。針對農地政策,請縣長說明打算如何來做。
楊縣長鎮浯:
農地政策要從幾個方面,鄉親辛苦賺錢要蓋房子,要考慮現實蓋房子有能夠蓋得成的條件,譬如在緊鄰道路、面積或限制上也要兼顧農地農用的原則,不能完全偏離,這部分已請建設處做檢討,盡量給鄉親方便,但也不能放任農地像建地一樣沒有限制,要蓋多少就蓋多少。
洪議員鴻斌:
要合理化。現在的產業道路只有3、4米,百姓蓋房子緊鄰道路80公分,若將來縣府有其他政策需要道路拓寬,難道要民眾拆掉房子嗎?
楊縣長鎮浯:
我印象中基地裡面的退縮還有一些空間,這部份會後我再確認,如有這個問題,我們會來做調整及檢討。
洪議員鴻斌:
要針對縣民的需要好好檢討。
楊縣長鎮浯:
是。
洪議員鴻斌:
另外,烈嶼的交通問題是烈嶼居民的痛,關於烈嶼鄉親要安寧返鄉或移靈回烈嶼,縣府的配套措施為何?
楊縣長鎮浯:
車船處會盡量配合鄉親、給鄉親方便,包含車輛及時間上,部分個案都有做協助。
洪議員鴻斌:
本席知道有在做,但做得還不夠完善,沒有人願意碰到這種事,但在交通不便的情形下,大家還是想要替長輩完成他們的心願,這點請縣府及車船處好好規劃,以後若碰到這種情形該如何協助烈嶼鄉親。
楊縣長鎮浯:
政府無法提供烈嶼鄉親一個最佳的交通方式,配套措施自然政府要承擔,會要求車船處盡量針對鄉親移靈或特殊狀況全力配合,當然也要兼顧不要影響正常航班的乘客。
洪議員鴻斌:
交通船最主要是提供烈嶼鄉親進出,之前到烈嶼觀光的遊客很多,占滿交通船,人滿就開船,使得烈嶼鄉親要搭飛機卻搭不到船,已造成鄉親不便;所有的交通要以鄉親為優先再考慮觀光,希望縣府儘快提出解決辦法
楊縣長鎮浯:
一、在大橋通車以前,鄉親從台灣回來有安寧返鄉、安息返鄉,針對小金門鄉親若有移靈或特殊需要,請車船處研議、做專案辦理。二、比照安寧或安息,在大橋通車前做專案補助。交通本來就是縣府該承擔的責任,也會請車船處的碼頭同仁在旺季時提高敏感度,隨時準備開加班船。
洪議員鴻斌:
本席替鄉親先謝謝縣長。再來,有民眾反映建屋申請建造許可耗費時間冗長,是怎麼回事?
楊縣長鎮浯:
很多情況是鄉親辦理時檢附的條件或證明不齊全,若鄉親反映是縣府同仁處理程序上較慢,會請內部檢討如何來簡化,但該有的程序不能少。
洪議員鴻斌:
民眾申請建築令時要拿巷道證明有困難,道路由公家單位建設,污水、電信全部都已做好,百姓要申請建築令卻要開巷道證明?就教縣長,公家單位做這些工程的時候,有徵求百姓同意嗎?既然沒有,公家單位是怎麼做的?而公家單位可以做,百姓建屋卻被要求要申請這個、申請那個,這個要找人蓋章、那個也要找人蓋章,對百姓百般刁難,這樣合理嗎?
楊縣長鎮浯:
政府機關跟民間標準應該要一樣,早期的確有部分公共管線及設施跟地主之間沒有盡到詳細程序,但現在政府做任何的公共設施程序都不能少。
洪議員鴻斌:
自然村裡從以前到現在就有巷道,有些地主是華僑,人不在中華民國,當初公家機關在建設時應該也找不到人蓋章,為什麼公家機關可以,百姓卻不能?
楊縣長鎮浯:
分兩區塊,一是請縣府同仁研究如何協助百姓讓程序更簡便,二是早期政府的公共建設手續比較不周全,近年標準是一樣的,現在的政府機關不敢不符程序就建設。
洪議員鴻斌:
國家公園也是金門縣民的痛,當初本席在國家公園通盤檢討時,希望國家公園在烈嶼能由面縮減至點,關於這部分,不曉得縣府參加通盤檢討會議有沒有替鄉親爭取?
楊縣長鎮浯:
我及縣府同仁不只有爭取,事情還會有進展,昨晚我跟內政部主任秘書陳茂春、以前的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處長通電話也提起此事,目前內政部及營建署的態度及政策也是傾向盡量縮小範圍,檢討縮小後釋出來的部分地方政府也要做好都市計畫的銜接;在我們不斷努力的溝通下,會進一步再縮小範圍,明年就有機會將方向和鄉親報告。
洪議員鴻斌:
尤其是青岐村、南山頭部分,國家公園預算不足照顧不到,希望國家公園能全面撤出,該保護的由縣府來保護、該建設的由縣府向中央爭取經費做整體規劃,這樣才能促進地方發展。
楊縣長鎮浯:
是。
洪議員鴻斌:
縣長在9月份時到訪馬祖,應該看見馬祖已在蓋合宜住宅。
楊縣長鎮浯:
是。
洪議員鴻斌:
烈嶼和馬祖條件相差不遠,縣府是否規劃在烈嶼興建合宜住宅?這部分已爭取多年。
楊縣長鎮浯:
已在選址,金寧鄉也要推動,昨天和桃園市進行交流時發現我們都面臨一個問題:政府興建成本太高,不論是合宜住宅、社會住宅或青年住宅模式。桃園蓋的合宜住宅採出租的方式,縣府之前規劃是採出售,難度比較高,尚義段的社會住宅就是因為興建成本太高才喊卡,烈嶼的部分我們會全力來推動,選址在…。
葉局長媚媚:
在市地重劃區塊附近。
楊縣長鎮浯:
具體資料會後再送給議員參考。
洪議員鴻斌:
謝謝縣長,請將此事納為縣政重要一環。
楊縣長鎮浯:
一定。
洪議員鴻斌:
您先請回座。
主席楊議員永立:
李議員養生請發言。
李議員養生:
請縣長上報告台。
楊縣長鎮浯:
李議員好。
李議員養生:
縣長早,金門的近鄰是挑戰世界超級強國的大國-中國,金門位於邊疆地帶,這樣的地緣政治,縣長要如何帶領金門的人民?金門的未來要如何發展?金門情況有別於台灣各縣市,政府如何使金門這塊土地能夠永久和平,讓人民能夠安居樂業、百業興隆、幸福快樂,這都是政府該做、該思考的。
楊縣長鎮浯:
是。
李議員養生:
面對美中角力,台灣成為談判籌碼,大國博弈的範疇,台灣永遠在棋局裡,有時也可能是棋手,所以各級領導人到國民都要有地緣政治的素養、大國博弈的戰略思維,金門要想成為棋手,就要爭取永久的和平,擺脫當棋子。
楊縣長鎮浯:
以小事大需要智慧,金門既要走自己的路,也要合於周邊的路。
李議員養生:
近日美國國務卿麥克•彭培奧(Michael Pompeo)公開表示台灣不屬於中國,這不就是在用台灣當棋子、當餌來爆發戰爭嗎?1949年以來,美國已多次在兩岸關係關鍵時刻證明他們最在意的就是美國的利益。歐巴馬(Barack Obama)時代、現任拜登(Joe Biden)任命的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就曾主張出賣台灣,用台灣來清償對於中國1.14兆美元的負債,這些都是縣府要省思的。71年來,金門從武裝對峙走向和平交流的歷程,我們不僅參與其中,而且深有所感,金門現在還要再當戰爭的棋子嗎?
楊縣長鎮浯:
美國顧其最大利益,這是一定的,金門、台灣也會顧自己的最大利益,每個國家都如此。我們既要走自己的路,也要融入周邊的道路,因為金門畢竟比較小,要善用周邊的區位及條件,走出金門自己的路。
李議員養生:
金門跟台灣可以從中找到如何當棋手。
楊縣長鎮浯:
請議員指教。
李議員養生:
金門就在中國大陸的眼皮底下,美國對台灣很在意,美國是一個海權國家,美國的國防前線第一島鏈核心位置就是台灣,所以台灣是美國的核心利益,美國只有整個霸權崩潰,才有可能讓出台灣,所以美國協助台灣建立強大的國防-豪豬防衛戰術、決戰定境外,那金門呢?美國要如何保護金門?這是不可能的!金門也沒有辦法去要求他們來保護我們,只有爭取和平,所以這時候是大家齊心協力爭取和平的最好時機;有了和平,金門的總體經濟就能全面改觀,金門要招商,才有大企業會來投資,否則不可能有;金門沒有大企業來投資,也是有方法,如果我們不爭取和平,剛剛買的400枚的飛彈射程只有250公里,只能打到海峽中線及中國大陸沿海,所以只有可能用跳島戰術,在金門發射、先發制人,實踐他們攻擊就是最好的防守,在共軍集結的時候,還沒開始動就先將其摧毀。何謂跳島戰術?24小時以內準備完成、攻擊以後撤離,金門能撤離嗎?所以我們要有大國博弈的戰略思維,金門要團結、同心協力爭取和平,才有辦法為金門這塊土地、我們的後代子孫安身立命,讓他們在這個地方生活快樂。縣長是決策者,也是領導人,這個領域希望您要堅持。
楊縣長鎮浯:
不只是我,所有的金門鄉親都會堅持要和平、不要戰爭,這是所有金門人共同的希望。
李議員養生:
堅持和平、堅持你所做的每件事,相信人民都會有所感受。
楊縣長鎮浯:
是。
李議員養生:
金門要找出自己的路,不要做大國的棋子。縣長請回座,請金酒公司總經理上報告台。
楊總經理駕人:
李議員早。
李議員養生:
總體經濟面不好,沒有人來投資,但是個體經濟還是可以做,縣長所提的跨境電商及大健康產業,方向都很正確,可惜縣府團隊兩年來有方向卻沒有找到方法。推動小組由哪些人組成?這兩年來做了哪些事?為何本席提跨境電商?因為我們的跨境電商有別於阿里巴巴、天貓這類的跨境電商,必須要以金門的產品行銷帶出去,金門最缺乏的就是行銷。總經理,您知道洋河大麴一年的營業額有多少?
楊總經理駕人:
應該在中國大陸排名前五名,但詳細數字我不清楚。
李議員養生:
有385億人民幣。金門的高粱酒和大陸的酒比較,我們自己排名,大陸的茅台、五糧液、劍南春及汾酒,本席認為金酒不及茅台、五糧液,還差一點點就趕上他們,但和劍南春、汾酒齊名,而洋河大麴在劍南春及汾酒之後,總經理認為呢?。
楊總經理駕人:
金酒製作的酒品質、口感都很好,但行銷力度不夠,行銷策略需要再檢討,不管是線上或線下行銷,誠如議員所說,這部分廈門公司還需要再努力,讓大陸更多人認識金酒、喜愛金酒。現在整個大陸地區金酒的知名度其實不高,認同度當然受到影響,議員的方向是對的,金酒也正在努力在做這件事。
李議員養生:
總經理在短短數月內就發現金酒的不足是在於行銷,本席花了17年才發現這一點。
楊總經理駕人:
感謝議員的提點。
李議員養生:
洋河大麴在大陸有7萬9千個行銷點,營業額當然不錯,而金門的酒最大的問題就在行銷;說到行銷就要說到我們的政府效益,很多事明明知道這樣做是不好的,卻還是去做,永遠裹足不前。金酒公司如果十幾年前就到大陸開始布局行銷點,那麼現在的營業額不會比洋河大麴還差。
楊總經理駕人:
我們已發現這個問題,110年的預算會調整1億4千萬支援廈門分公司,最主要就是做行銷跟布局,努力充實這區塊。
李議員養生:
縣長的施政理念是開創新局,希望總經理也能緊接著這樣的腳步,不要以前沒做現在就不敢做,要有信心。
楊總經理駕人:
金酒公司是金門縣的主要產業,縣長的各種施政方針我們都會全力配合。
李議員養生:
話說回來,做生意全世界沒有一個政府單位能夠做得好,除非是壟斷事業,既然已經知道、也了解問題出在哪裡,要去改變可能沒有那麼容易,所以要用其他的方法來做這樣的事。
楊總經理駕人:
創新是打破現在難題的重要手段。
李議員養生:
如果在大陸先有50家、100家,後面就可能是5千家、1萬家,第一步一定要踏出去。
楊總經理駕人:
是。
李議員養生:
感謝總經理,這兩年本席一直強調就業機會,曾經希望縣長能夠創造1千個就業機會,但是看見今年的臨時工登記有770個人,比去年還多,表示政府沒有把這區塊創造出來;這些臨時工若是屆退或年者長還無可厚非,若是年輕人登記做臨時工,政府是在害他們,不是在幫助他們。年輕人大學畢業後的前5年是他們歷練專業能力最好的時機,過了這個時間點,他們就越來越有惰性;現在縣府晉用了很多臨時的約聘、僱人員,都是在害他們。
楊總經理駕人:
議員說的都很有道理,剛剛議員一直強調要布局大陸、到大陸做行銷、創造新的市占率,這些都是金酒未來的方向,請議員放心。金酒公司只要能打開大陸的銷售市場、搶占市佔率,即便1%,只要增開一條生產線,就能提供金門地區200個就業機會,這樣才能長長久久、為金門永續經營及為年輕人找出路。
李議員養生:
政府跟事業單位要從培養創業家的方向來思考,因為做生意永遠不會失業,是不是如此?
楊總經理駕人:
是,謝謝議員。
李議員養生:
謝謝總經理。
主席楊議員永立:
第一節時間已到,休息20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