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第7屆 第02次定期會 總質詢

質詢日期 108-12-11 議案類別 定期會
主 席 李議員養生 記 錄 張丁曄
質詢議員 李議員應文
質詢記錄 主席李議員養生:
會議繼續開始,李應文李議員。
李議員應文:
請縣長上報告台。縣長,上次王秀玉議員有問到路平專案,我們也很肯定養工所和 工務處有積極的在推動;可是在路平專案的過程當中,你可能不曉得,我們為了強化地 基,一直灌水泥。你知不知道鋼筋混凝土(RC)的拉力和瀝青混凝土(AC)的拉力是 不一樣的?所以你有沒有發現我們金門的道路地基很穩,但是上面的AC差不多一、二 年後就有裂縫?
楊縣長鎮浯:
這個可能……工程部門會比較瞭解。初步來講,要看這道路是什麼時候修建的,如 果是早期的工法……
李議員應文:
我為什麼這樣講?因為你在補路基的時候,如果按照台灣的工法,是不會用RC下 去做的,而會用級配;級配的拉力係數跟AC的拉力係數差不多,會延緩裂縫產生。AC 和RC的拉力不一樣會造成路面隆起,您坐車的時候有沒有發現,伯玉路就出現這個狀 況,每隔幾公尺就會感到落差。因為推力和拉力會造成路面中間裂開,所以我建議您會後跟工務處、養工所協調,在工期的時間之內,如果我們可以用級配的,就盡量用級配。您可不可以協調一下?
楊縣長鎮浯:
跟議員報告,關於工程細節,因為我比較不清楚這一方面,所以會後再跟工務處來 討論。
李議員應文:
再來就教一下,烈嶼的重劃區目前出現了一個問題:當初在烈嶼重劃區有准許設 立一個臨時的AC材料廠,但是這家材料廠公司在那邊做,您知不知道要保固三年?因為這是家臨時的AC材料廠,政府要它拆,它就得拆;如果保固期間出現了問題,緊急 要用料的時候卻沒有料,它要去哪裡調?這將會是個大問題。所以是不是能夠在適法性 上,讓AC材料廠進駐那邊三、五年?我們讓它保固期間或一定期間合法化,讓它在保固期間也能夠正常的出料,而不是產生問題之後再緊急調料,那個真的來不及。
楊縣長鎮浯:
是,關於這部分,我想保固有其需求,我們會再跟工務單位討論看看,在合法的情況下,怎麼來處理這個問題。
李議員應文:
再來就教一下,我們建設處有農、漁、牧這些府外單位,他們做出的農產品、漁產品、畜產品及加工產品其實都非常的好,但是我們卻差了一個跟觀光結合的、整合性的禮盒。我們常常接觸到一些台灣過來交流的鄉鎮團體,他們直接把鄉鎮特產集結做成一 個禮盒,拿出來就是代表鄉鎮的特色產品。這是打造在地化的一個東西,讓人家知道這 個地方有一個這麼好的產品,下一次可能就會去採購。再來,第二個觀點是什麼?我們 把這些東西都結合起來,變成了一個特色的包裝禮盒,但是它是有季節性的;譬如冬季 我們的漁獲可能是黃魚、烏魚這些東西,包裝禮盒裡面也是多元化的。這個禮盒,我們 交流的時候可以拿來當伴手禮,政府單位也可以帶出去;這具有金門代表性,讓人家除 了特產,還可以看到我們的農產品、畜產品和漁產品,也是非常不錯的。我是希望您能 去協調這些東西,當然在政府部門做這些一定是比較困難的,因為會「與民爭利」。那 是不是能夠思考,我們建設處去跟社區做結合,看有哪個社區願意承包這些東西,如此 社區也有自主財源;這樣才不會每次社區在辦活動,都只是來申請經費。社區如果可以 創造出更好的自主財源,那不是很好嗎?台灣有很多社區都是這樣做的。
楊縣長鎮浯:
您講的這一塊,我非常認同。現在整個公部門伴手禮,幾乎都是以金門高粱酒為 主,但是相較而言,金門酒廠的行銷預算各方面都是比較充足的。所以,公部門的這些 餽贈和往來的禮儀,應該要適度的把地方特產拉出來,才不會那麼單一。另外,之前我 在做觀光處處長時,有跟建設處合作,由政府來採購,委託民間業者去整合,做成一個 類似特產包的概念,裡面有很多金門不同種類的特產,出門的時候就可以帶著它。後來 不曉得什麼緣故就停住了,我回去再瞭解看看,應該就是您講的這個方向。我們看到很 多台灣縣市出門的時候,把當地的一些特產匯聚成一個禮盒,這其實很有特色,我們會 朝這個方向來處理。
李議員應文:
盡量朝這個方向,把我們這些農產品、畜產品、漁產品直接推銷出去……
楊縣長鎮浯:
以政府來講,可能沒有辦法對每一個特產去做採購,但我們可以委託廠商去做整合的工作。
李議員應文:
再來就教一下,都市計畫真的讓我們非常頭痛。全島性的都市計畫,是要現代化,還是原始化,這非常接近零和一的觀念;但是你有沒有看過,我們不見得是要零或一; 像貝聿銘,當初在羅浮宮前面蓋了一個非常現代化的建築,結果現在變成一個重要的地 標,現代和古典結合在一起。為什麼我講這個?因為關於我們的都市計畫,您覺得現在主要幹道兩旁的這些房屋,到底有沒有一定的座向?
楊縣長鎮浯:
我覺得目前的都市計畫,包含自然村,必須要有一個很嚴謹的作法,不然這個 會……
李議員應文:
這個會出問題,我講給你聽。我們裡面有農地、山坡地、國家公園,還有一大堆保 護區,包含戰地、歷史遺跡,都在裡面;所以我們怎麼去做整合性的都市計畫,這是非 常重要的。我們要去說服內政部營建署,我們跟台灣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們一定要做出 一套屬於我們金門在地的,而不是根據中央法規,畢竟它是一個總體性的法規。我們要找出「適地性」,適合我們這邊地形地貌的,然後去制定一個都市計畫出來。
楊縣長鎮浯:
是,我們要為以後負責,畢竟再這樣下去,會愈來愈零散。
李議員應文:
非常零散,而且整個市容非常的奇怪。如果從環島北路一路下來,你會發現房屋的 座向都不一樣;或許大家會覺得都一樣的話有什麼好看的,但是至少在做道路、汙水自來水整合系統時,是比較方便的。
楊縣長鎮浯:
其實我現在也一直跟同事強調,現在公部門做事,要比以前多很多溝通的工作; 當你給百姓的限制愈多,百姓當然會有所反彈,而這個溝通就很重要,可以形成一個共識。當你在建築法規和都計相關規定上,規定的愈嚴謹時,坦白講也一定會限制到一些 百姓的權益。
李議員應文:
對,不過我們一定要朝這個方向做,不然到時候真的會亂象一堆,包含你蓋一間農舍,如果自來水沒有進去,一定要打深水井;我們都已經要把地下水回注回去,結果還是有漏網之魚。
楊縣長鎮浯:
所有的問題都是一環扣一環的……
李議員應文:
這個真的要積極的去整合一下,不然未來我們金門真的會亂象一堆。再來我想就 教一下,今年上半年和下半年都非常特殊,上半年是水災,下半年則是旱災。我知道水旱災都有補助辦法,但是今年高粱的秋收,真的非常的可憐;首先,我們遇到旱災,再 來,遇到秋行軍蟲,農民都苦哈哈的,可能賺一年虧損三年,因為我自己是農民出身, 所以我知道。縣府有沒有辦法去幫助這些農民?他們的成本壓力真的很高,有肥料、機 械、以及一大堆人事成本。未來的氣候變遷是非常詭異的,沒有人能預測的到;像今年 上半年一直下雨,下半年卻有四個多月連一滴雨都沒有,直到上個禮拜才下雨,真的非 常可憐;如果再不下雨,今年的小麥怎麼種?這又是一個大問題。我希望縣府能制訂出一套水旱災的補助辦法,畢竟台灣面積大,而金門則是零零碎碎的,根本就達不到農委會的補助標準。我們是不是可以自己制定一套辦法,去補助這些農民?不然這些農民真的是非常苦哈哈。
楊縣長鎮浯:
好,我請建設單位來做處理。因為今年歉收的狀況真的很嚴重,所以我們也做了決 定;這一、二十年來都沒有讓湖庫的水去做灌溉使用,我們今年也開放,但這個是杯水 車薪。造成的這些歉收跟損害,我們請建設處來研議看看,在合理的範圍內,看有沒有 什麼可以協助的地方。
李議員應文:
好,再來我要就教的是,漁業資源如何運用?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你知不知道我們有一個海上的養殖區?
楊縣長鎮浯:
您指的是哪一類的?
李議員應文:
石蚵的。它有一個地方是從洋山一直到后沙、嚨口這邊。
楊縣長鎮浯:
我知道,后江灣那一塊。
李議員應文:
對,目前已經有很多人都進駐了,但是現在還差什麼?
楊縣長鎮浯:
船?
李議員應文:
不是,他們有自己的作業船,現在差的是泊位。這些石蚵採收下來是非常重的, 所以他們利用工具船運載,如果你叫他們從寒舍花或是哪裡直接過去,他們也是停在爛 泥,漲潮的時候才可以退出來,這對我們石蚵養殖毫無幫助。如果可以的話,在那裡做 幾個簡單的平台,讓他們可以在那邊停泊,並就近採取石蚵。
楊縣長鎮浯:
議員您說的這部分,我記得有跟代表會,還有在地的一些鄉親聊過,縣府願意支持 他們在那邊弄一個簡單的泊位。我記得建設處之前好像有聊過這個案子,具體的進度我 再去了解一下。
李議員應文:
之前我們有去會勘過,但是現在不了了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下文。你想石蚵 非常的重,而他們是利用海水的浮力把石蚵拿到船上,如果海水退潮了,你教他們怎麼 推出去?他們推不出去。如果有那泊地的話,他可以就近採收,甚至他們車子可以開到 那泊地上,直接載了就走,時效性也會提高。
楊縣長鎮浯:
我記得我們有研究過這個案子,我再來了解一下進度,請他們抓緊辦理。 李議員應文: 好。接下來我們東半島有兩大建設案……應該說還有一案,只是「馬山多功能碼頭」那個是很後面的,期程有點遠了……
楊縣長鎮浯:
議員我跟您報告,那倒不會遠,只是我們現在是在拚時間。因為行政院已經核定, 政策方向也已經給我們了,只是它要納入到後年啟動的五年計畫中;所以在明年的十月底前,我們就要把相關的資料全部擠進那個五年計畫裡,通過明年底的審核之後,排定 五年計畫,它就會啟動。但是,由於明年底要把它弄進去,我們必須做水文環境、環評、國家公園土地劃設港區等作業,那個工作量很大。
李議員應文:
我知道有很多事要做,因為上次我們會勘過,整個都簡報,我們都知道。馬山的多功能碼頭,可以結合什麼?青嶼天摩山,未來我們要做的那個公園;我們可以從馬山一 直走到那邊,或是從天摩山一直走到那邊,因為它從制高點看過去是大、小嶝,還有我 們馬山整個最高的盡頭。從那看過去,風景是非常美的,還有一個櫻花樹的步道,真的 很漂亮;只要春天櫻花一開的時候,很多人早上都會去那散步。我不曉得那個公園到底還會不會做,因為這個案子已經延宕很久了。
楊縣長鎮浯:
這個部份我跟議員報告,大概在幾個月前,我們就已經跟鎮公所表達過立場,在不涉及宗教等其他問題的情況下,鎮公所提出的天摩山公園的部份,縣政府會予以支持, 這個已經講得非常清楚了。
李議員應文:
我們希望說,如果可以的話就盡快做,其他複雜的問題到時候再把它擺進去就好 了。另外一個是,關於我們新的社福大樓。你覺得我們現在既有的金沙鎮公所,像一個 鎮公所嗎?
楊縣長鎮浯:
既有的鎮公所?您指的是沒有一個獨立的外觀,是不是?
李議員應文:
我很少看到鎮公所的辦公室全部都在二樓的,一樓空空的,這是一個很詭異的現 象。你不是要親民、便民,老人家怎麼辦?他們還要爬樓梯;金沙地區的人口是非常高齡化的,電梯又常常太慢或是損壞,真的不太便民。如果新的社福大樓可以蓋,我們就 蓋;然後目前既有的大樓,我們之前也有討論過,包含長照、日照,還有社區發展協 會,通通都可以進駐;我們把整個空間改造過後,那是沒有問題的。也就是說,新的大 樓可以當鎮公所使用,甚至鎮代表會、金沙派出所也都可以用,而既有的大樓我們又可 以拿來做日照、長照中心等,那不是兩全其美嗎?
楊縣長鎮浯:
議員,我非常簡單的跟您說明:第一點,當時鎮公所這棟建築物並沒有太久,而選擇在車站上面所持的理由,也是因為便於民眾洽公。這個歷史背景我們姑且不論,簡 單講,現在就是有兩個地方:一個是車站,也就是鎮公所的現址;另一個是舊的鎮公所 那個地方;未來鎮公所要設在哪,我們縣政府都會全力支持。我們也跟鎮公所表達過, 他們要做任何規劃,包含如果把代表會搬到新的大樓,原本鎮公所這一棟的空間就出來 了;因為既有的大樓不可能敲掉,所以這一棟內部空間重新整理所需要的費用,縣政府會支持。至於舊的鎮公所那邊,我們也同意讓他們去蓋。事實上外界對於縣府有很多誤 解,我們並沒有說不要,只是請鎮公所、鎮代會,還有當地的居民,趕快彙整出他們的需求出來,我們才有辦法做下去,這部分半年前就已經跟他們講過了。
李議員應文:
那要盡快跟鎮公所做協調,因為我發現很多老人家到鎮公所洽公都感到非常的麻煩。
楊縣長鎮浯:
現在就是說,在既有的鎮公所那棟,我們金沙鎮還沒整合出來裡面到底要規劃什麼。
李議員應文:
我不曉得,但是我知道我們需求的方向;因為需要日照的長者愈來愈多,像蘭湖 邊的日照中心,也已經不敷使用了。
楊縣長鎮浯:
光是那棟綜合大樓,縣府已經下去協調過好幾次,不同單位都有去跟鎮公所協調過。我們會再來加快辦理。
李議員應文:
對,要加快辦理,因為大家都等了很久了。再來就教一下,你一直強調我們要帶產 業進來,但是產業進來了,經濟提升了,地區發展也幫助地區產業提升了,但是有一個 既有的問題,我不曉得你有沒有思考到?這些外來產業進來會去參考當地的薪資,結果 從業人員進去後的薪資,跟當地產業還是一樣的。請問薪資沒有提高,這些從業人員會 有意願想要進去嗎?這個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如果薪資可以提高,那這些從業人員就會想要進去;如果薪資跟當地還是一樣,那這些從業人員不會想進去,他們還是會想盡 辦法,要擠進去縣政府裡面,這是個非常詭異的現象。我們要從根本解決問題,就要從 勞工薪資著手。如果這些從業人員的薪資可以調高,跟縣府的約用人員差不多,那他們 就不一定要進入縣政府,就可以人盡其才,進入到外來產業。
楊縣長鎮浯:
議員,我們應該這樣講:如果以縣政府編外人員的薪資作為標準,那會跟外面就 業市場的薪資落差太大,導致整個就業市場被扭曲;所以為什麼我們一直在做內部的整 理,就是這個原因。我知道過去幾年,縣政府曾經研議過補貼,包含在地的產業,但是 那個比較不合理的是:縣政府先一手把編外人員的薪水拉高,導致外面請不到人,然後 再一手補助產業,也把薪水拉高,造成一個很奇怪的結構……
李議員應文:
所以我說,你產業帶進來了,就要從根本下去做。
楊縣長鎮浯:
對,我們縣政府必須承認,以前沒有做好產業的輔導。我們以前輔導產業多是個 案輔導,沒有真正的去制定一些產業政策,包含薪資、獎勵等各方面,所以我們現在就 是藉由發展「大健康產業」及「跨境電商物流產業」,希望把輔導產業的措施還有政策 弄出來。我們現在有一個還不成熟的想法,就是針對新設立的公司行號採用一種補助方 法,譬如前兩年如果他們願意把工資水準拉高,我們就補助一定的期間,才不會造成就業市場倚賴縣府補助。前面提供誘因,當這個新企業前面的薪資起點比較高之後……
李議員應文:
這個真的要去好好做一個研究。我們都想把產業帶進來,但是最大的問題是,這些 人會不會進去從業……
楊縣長鎮浯:
議員,這些我們一直都有在做思考,真的很複雜。包含如果我們對新進來的產業 給予這樣的輔導措施,而對在地產業沒有,又會產生新的問題,這些都全面地在做思考……
李議員應文:
所以你們要去彌平,因為我們希望新的產業進來,可以帶動很多的提升,包括他們的銷售思維、經營模式思維,整個思維都會不一樣,而當地產業去看他們後也會獲得提 升,然後把市場做大。
楊縣長鎮浯:
您講的這個是根本性的問題,而我們也一直在處理怎麼從根本上來解決問題,這個我們再來努力看看。
李議員應文:
好,盡量努力。縣長,接下來你可能會比較難看一點,這張大字報送給你(張貼大 字報「我也當過議員」)。縣長,你知道我為什麼寫這一個?
楊縣長鎮浯:
大概瞭解。
李議員應文:
你覺得這句話對我們議員是褒是貶?
楊縣長鎮浯:
我想,縣府的所有同仁到議會,一定都要充分的尊重議會。
李議員應文:
真的要充分尊重。我們有我們的職權,法定賦予我們的職權就是監督。整個過程當中,我所質詢的都是合情合理的,我從來不會去污衊人家任何一句話。可是那天這一句 話讓我心裡非常的痛,好像我們不會做議員,我們的監督是錯的。
楊縣長鎮浯:
我跟議員說明,當然有些時候在磨合的過程中,會有一些不理想,但是我還是會要求縣屬的所有同仁,在議會殿堂中,只要站到這個台上,還是要充分的尊重議會……
李議員應文:
這句話讓我真的很痛心,好像我們不會做議員。
楊縣長鎮浯:
可能在磨合的過程中,有一些誤會,情緒話脫口而出……
李議員應文:
我為什麼這樣講?因為我從質詢金酒到現在,拿出的所有證據中,沒有任何一個是汙衊人家的,但是這句話真的深深傷了我的心。我現在要就教您金酒的問題,我看了你 們金酒董事會的報告後發現,的確,金酒廈門公司營業額一定可以達到,但是我們同時也發現了,當營業額達到的時候,稅後淨利卻是下降的……
楊縣長鎮浯:
沒有!議員我跟您報告,或許我們要檢討的就是,我們說明的不夠,所以導致資料被誤會;賠錢的生意不如不要做,所以我們今年的利潤,會創歷史新高。
李議員應文:
我們知道利潤會創歷史新高,但是能不能把毛利率再拉高?我們並不排斥金酒廈門公司或金酒公司跟任何一個企業做結合,因為錢賺得愈多,對金門縣民來講是福利;我 們從來沒有排斥,但是我們希望能把毛利率拉高,這樣縣庫收入也會高,大家何樂而不 為?大家也會讚許這個企業。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出現了問題:當初我們推出「買十 送一」優惠是為了要拉攏廠商進來,雖然只有第一批,但這在銷售市場上是很奇怪的。
「買十送一」應該是要給消費者,而不是廠商;如果你給消費者,刺激買氣,他們會買 的更快樂。結果你給廠商,消費者達不到想要的優惠,這個過程是非常的奇怪。
楊縣長鎮浯:
小時候我家在賣金蘭醬油,我們是金蘭醬油的經銷商,當時金蘭醬油也有給我們這種優惠,我們業界叫「搭贈」。其實關鍵在於我們能不能保障自己的利潤……
李議員應文:
因為「買十送一」優惠給廠商,廠商會把價格降低一點,優惠給消費者……
楊縣長鎮浯:
廠商或許會把價格反映到終端消費者,但是也有可能藉由這個「搭贈」的優惠,去做更多的行銷推廣,各種可能都有。
李議員應文:
在整個過程當中,這讓我們覺得有點奇怪;因為站在消費者的角度,「買十送一」 優惠應該是要給消費者,他們才會想要積極地去買。再來就教一下,你們跟天福集團簽的合約,會不會因為某些因素,再有一個補充協議出來?
楊縣長鎮浯:
關於補充協議,我必須跟議員報告,當時合約是在金酒既有的合約規範下簽立的。 金酒進入大陸市場十五年了,卻一直沒有做得很理想,也沒有遇過大的合作夥伴,所以 既有的合約規範相對比較簡單;後來在議會及各界的提醒之下,我們就去跟天福集團協 調,做了一些補充協議,讓大家覺得更放心。
李議員應文:
我們希望這個補充協議能再完整、嚴謹一點,因為我們看了董事會的開會資料,有很多董事對於這個合約也心存疑慮,所以我才會問補充協議會不會再出現。再來就教一 下,金酒廈門公司獲得大陸的匠心品質金獎,可是你有沒有看到,我們的瓶子跟人家的 瓶子是一模一樣的?我想說我們錯失了良機,金酒應該去註冊那個瓶子。我們普飲的那個瓶子,現在大家都可以使用;因為大家都是一樣的,只要換一個標籤,其實沒有人知 道這到底是不是真正的金門高粱。有人傳了一張圖片給我,有一罐陳年高粱,也是紅色盒子的,你有看過嗎?
楊縣長鎮浯:
您說的是在大陸比較常見,有點類似我們老窖系列,那個圓圓的瓶子嗎?
李議員應文:
我不知道你說的,就是玻璃瓶……你知道他們一瓶賣多少?盒子、瓶子跟我們完全一模一樣,只寫台灣金門高粱酒,一瓶賣一百塊人民幣。所以我說,我們已經錯失良機 了,當初為什麼我們不去註冊這些酒瓶?這樣他們要使用,就必須來付費,避免造成模 仿。為什麼我要講這個問題?因為天福集團董事會有提到,上面是他們的商標權;而這個酒瓶因為我們沒有註冊,所以他們也可以模仿,自己去做。只要在外面流通下去,到底誰是真的誰是假的,沒有人知道。所以為什麼我一直強調,我們要去註冊這些開發出 來的酒瓶。
楊縣長鎮浯:
議員,我知道有些酒瓶是屬於公版,也就是買現成的,如果是買現成的要註冊比較難,如果是我們自己開發出來的,這個的確要保護。
李議員應文:
所以我說,我們已經錯失良機了。像普飲0.6L的那一個,現在已經變成公版,人家 只要換一個標籤,看起來就好像是金門高粱,大家都買。瓶子真的要去註冊,一旦抓到 了,他們就沒辦法否認了。
楊縣長鎮浯:
瓶子的樣式,在專利申請的過程中,是否能夠保護到瓶子或其他部分,這個我還要再瞭解一下;不管怎樣,這一塊都不要被魚目混珠。另外您剛講的,如果有標示台灣金門高粱酒,這個已經涉及侵權,我們應該可以去控告。
李議員應文:
我們要達到營業額,這些仿冒的也要認真去追;網路上面都在販售,藏在哪裡大家 也都知道,只是不知道有沒有認真去抓?這真的很恐怖。為什麼我要講這個問題?因為 接下來我們陸版的黑金剛就要進去了。請問我們陸版的黑金剛跟金門地區的黑金剛相似 程度有多高?
楊縣長鎮浯:
就我個人來講,其實這個酒的年份並沒有真的那麼久,它是一個故事行銷……
李議員應文:
我講的這個東西你們真的要去思考,為什麼我一再強調酒瓶要去註冊。您知道我們 八二三那支酒非常的暢銷,還有一支1L白罈的,進去大陸市場後,黑市馬上模仿了一 堆;我們沒有註冊造成大家都可以用,因為這個不是我們的專利。為什麼我現在非常的 擔心?因為陸版的黑金剛要進去了,或許營業額也會拉高,但是一旦仿冒品充斥市場, 價格會不會也跟著跌下來?
楊縣長鎮浯:
議員,以下兩點說明:第一,這一支酒畢竟是有代表性的,所以進去之後在有關打假及黑市部分,一定要請金酒加大力度。第二,我昨天也有跟財政處講,它跟我們本地所販售的黑金剛,在外觀上應該要有一個區隔,才不會造成市場上的混亂……
李議員應文:
但是據我所知,有百分之七十相似。我們從來沒有說不要去跟這個企業合作,只是希望我們要保護自己,不要讓黑市的這些酒瓶充斥市場,抓不勝抓。
楊縣長鎮浯:
議員您要提醒的就是,進去大陸擴大市場大家當然都支持,只是執行面上,包含黑市的魚目混珠、要跟本地的做區隔……等這些東西都要做出來。會後我馬上來追一下。
李議員應文:
再來就教一下,我必須要深深的期許,既然我們跟天福集團簽了合約,自然也希望他們幫我們製造出營業額,但是我們應該不是只有為這家公司而設吧?金酒廈門公司下 達命令,要求公司內部人員12月2日到12月20日,早上八點半到晚上八點半,要到倉儲 公司去幫忙天福集團包裝,這不是人事成本的增加嗎?雖然QR Code二維碼是我們要負 責弄的,但是盒子是他們做的,不應該用我們的人力成本去幫他們包裝,這樣很奇怪。 你有沒有想過,員工進去之後要從早上八點半到晚上八點半,下午五點半後就算加班, 成本是增加的;而且他們原本的業務該怎麼辦?
楊縣長鎮浯:
議員您講的這個細節部分我比較沒那麼清楚,但是並不是說,金酒公司只替天福服 務……
李議員應文:
可是我們有去現場看,真的是在為天福集團服務……
楊縣長鎮浯:
您聽我講,應該這麼說:因為要過年了,大家都在搶年底的大單,不管是哪家廠 商,金酒公司都會去……
李議員應文:
我們應該是要請天福集團趕快派人來包裝他們的東西……
楊縣長鎮浯:
但是我們的東西能夠讓他們來處理嗎?這我來瞭解一下。
李議員應文:
您知道嗎?連廈門公司的一個副總都到總公司來下指導棋,要求趕快灌天福的酒, 造成總公司有些要灌的酒都要延後,已經打亂整個期程;這是不對的,不能這樣子。原 本的期程就要按照原本的期程,中途插進來的,如果有空間可以做,我們再去做。不能 讓整個金酒公司員工都覺得,好像只有在跟天福集團做事業一樣。
楊縣長鎮浯:
議員,因為今年的預算目標整整比去年訂的將近成長兩倍,一開始各界也有所期待,不管訂的目標合不合理,都要求廈門公司要達到這個營業額,所以對廈門公司來 講,業績壓力還是比較大的。
李議員應文:
對,所以我說這個過程讓這些基層員工覺得困惑,你懂我的意思嗎?基層員工反彈 的心態他們也會有,我們不能為了要把營業額整個拉高,然後去為天福集團服務,這個 是非常奇怪的。
楊縣長鎮浯:
議員,我簡單的說明:第一點,我想任何一家公司,過年前的大單都是動員全公司在加班的,這也是業界的常態。第二點,在這個過程當中,雖然我們不能為了業績就去調整生產的順序,但是的的確確,我們在大陸這麼多年,第一次迎來這些大單和成長契
機,所以也不想讓這個機會失去。
李議員應文:
大單進來沒有錯,但是原本不在期程內的,你要跟他們說:因為我要加班趕工,成本會增加,所以售價也要提高。不能成本都由我們自行吸收。
楊縣長鎮浯:
議員您所講的這些原則,我大概知道您的用意,我們會朝這個方向跟廈門公司溝 通,看技術上怎樣做會更順。
李議員應文:
最後一個問題,關於福矛酒業,我希望你們演戲要演全套,提告不要在金門提告, 直接到大陸去告。你們在金門提告,大陸廠商會到這邊出庭嗎?所以我預測,最後結果 是不起訴。
楊縣長鎮浯:
議員,我記得當時議會法制室吳主任拿了大法官解釋,還是高等法院的判例……他 說大中華地區,大陸算我們領土範圍內,所以我們就可以在這邊提告,也要求我們就在 這裡提告。
李議員應文:
我跟你講,要演戲就要演全套,我們直接到對岸大陸去告。如果我跟大陸合作,卻在這邊仿冒他們,而他們在大陸提告,你會過去出庭嗎?不會。
楊縣長鎮浯:
議員,當時吳主任唸了這些相關規定之後,要求我們在這邊提告,我們也覺得怪; 但是議會做決議了,我們只好照辦。
李議員應文:
沒有,我們當初是說,提告要到大陸去提告……
楊縣長鎮浯:
對,但是後來在會議上有跟我們補充講了所有相關的規定,我忘了是講高院的判例,還是大法官的解釋……
李議員應文:
我跟你講,如果真的要告的話到那邊去,民、刑事一起告,不能說當初他們為了促 進我們的觀光發展,就可以拿我們的商標作為他們的東西,這個是不對的。這個商標沒 有經過合法授權,將會造成以後我只要跟你簽一個意向書,做一個觀光協定,然後商標 就被拿去大肆使用,這樣是不對的。你們一旦到大陸提告,下次人家跟你合作,也會問 你,可不可以品牌授權?還可以收品牌授權金,這是我們可以做的。不然到時候大家隨 便跟你簽一簽,二、三個月後,合約失效,商標還是照用,那不是亂套了嗎?
楊縣長鎮浯:
這一部分我再請金酒公司瞭解一下,看怎麼處理比較好?
李議員應文:
對,這個真的要注意。最後,我要再重申「我也當過議員」這個議題;這讓我真 的非常痛心疾首,這是打臉全議會的議員,好像大家都不會做議員。這一句話真的讓我 非常的深痛,為什麼我努力了這麼久,所有的資料我都有,從頭到尾我沒有出口任何惡言,按照我質詢的權利來問而已;其實其他議員也非常憤慨,難道我們不會做議員嗎?
主席李議員養生:
李議員,關於福矛提告的事,我們請吳主任澄清一下?
李議員應文:
好。
主席李議員養生:
請吳主任解釋一下。
吳主任鎔銘:
主席、縣長、二位秘書長、各位議座、各位局處首長及先進大家好,我不知道第 二次我講的時候縣長有沒有在場?今天我再把它講得更完整一點。請問金酒公司的法務 楊士擎經理在場嗎?不在,那我就直接講,剛好縣長也在。我先回應一下剛剛瓶子的部 分,我們從百事可樂這家公司講起;百事可樂有沒有商標權?有沒有專利權?他沒有專 利權,但有商標權──在西元1960年註冊。他做了一件事情,跟李應文議員剛剛所提的 一樣,把一支瓶子做了一個「新式樣」專利權的註冊,保護那一支瓶子。剛剛李應文議 員講的很好,如果我們金酒公司以後有類似那種比較獨創性的瓶子,應該也要試著在大 陸註冊一個「新式樣」的專利,這個是可行的。百事可樂把營業秘密的部分含涉進去, 呼應到之前的「東北試釀案」,其實我們金酒最大的就是那個營業秘密;以上先呼應一 下李應文議員剛剛所質詢的。再來,我們講「福矛侵權案」,我在第二次解釋的時候, 剛好楊士擎律師也有在場;那一天我是說分兩邊去告:台灣的部分就是金翔國際有限公 司,福矛酒業是他的共同正犯;大陸的部份,直接在大陸提告福矛,「以原就被」是 兩岸刑事訴訟法共通的一個原則,所以基本上是可以在福矛公司的所在地提告,民、刑 事都可以告,李議員剛剛也有提到。為什麼要告民事?民事是為了求償,兩岸的訴訟制 度是很相似的,我們先從「非訟」制度開始講。第一個,金酒公司所要做的是先走「非 訟」,訴訟歸訴訟,「非訟」的部分是先針對他們侵害我們商標權的部分提出假扣押。 資料我都有帶來,或許時間沒這麼多,沒辦法講那麼仔細;切結書裡面第一點,李應 文議員上次也有提到,是要求償100倍,一瓶酒基315元,乘以100倍,然後再乘以1500 瓶,大概是四千七百多萬,請金酒公司回去再計算一下;這個部分是要實施假扣押,不 管你對金翔,還是對福矛……
楊縣長鎮浯:
報告主席,能不能簡要一點。
吳主任鎔銘:
等我把他講完。訴訟的部分上次已經講過了,刑事的部分,在台灣是金翔,因為金 翔是在我們台灣註冊的;至於福矛,是在大陸註冊的。我們知道金酒總公司有楊士擎律 師,廈門公司也有一位北京大學法律系的律師;如果要對福矛提告,我們的警察局有一 個刑偵大隊,他們本身在打假部分也是非常有經驗的,能不能組成一個訴訟小組來研究 看看,到底刑事部分要怎麼去提告?上次我有提到:證據的部分,本會在大陸有購買福 矛酒業的兩岸同心酒,包括發票,我們都有;如果院檢要來調的話,我們議會也可以提 供。但是上次我也有提到:能不能請金酒公司自己先去蒐證,我們希望這件事情可以把 它落實,以上報告。
楊縣長鎮浯:
議員,這個部分我再請金酒公司看要怎麼處理。
李議員應文:
最後,回歸議題,您身為一個大家長,而您所帶領的團隊,站在上面公然打我們 的臉,我希望能夠好好的給我們一個解釋。我媽媽不會難過,我也不會難過,只是被我 的選民酸而已,他們說我被人家打臉,我不會做議員。這真的要給我們一個解釋,不然 這樣子下去,大家有樣學樣,變成法律賦予我們的權利,我們沒辦法執行;我們要質詢 都質詢不下去了,因為這一句話框在我們身上。我深刻的希望,縣長您能夠積極的去處 理這一個事件。我們也是選民選出來的,選民肯定我們;整個過程下來,我們從不口出 惡言,其他議員也不會口出惡言,只是按照基本權責,去做我們該有的權利和義務。縣 長,不管會後還是當下,請您好好的讓這件事情落幕,不然議員們心理真的會非常痛心 疾首。
楊縣長鎮浯:
是,我理解這個感受。
主席李議員養生:
早上質詢時間已到,總質詢的議程到此結束,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