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witter
  • Plurk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第7屆 第02次定期會 總質詢

質詢日期 108-12-10 議案類別 定期會
主 席 洪議長允典、李議員養生 記 錄 黃健彬
質詢議員 石議員永城、洪議員鴻斌
質詢記錄 主席洪議長允典:
現在會議開始,大家早,請同仁確認一下第14次的會議紀錄,有沒有意見?如果沒 有意見,通過,今天這個議程是聯合質詢,現在開始,請石議員發言。
石議員永城:
請行政處處長。
主席洪議長允典:
行政處處長請上報告台。
石議員永城:
處長,早安。
陳處長祥麟:
石議員早安。
石議員永城:
現在政府一直在提倡轉型正義。
陳處長祥麟:
是。
石議員永城:
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上一屆我們蔡春生議員有提到,軍管戒嚴時期有一些公務人員 因為賭博而被抓到失去工作?一些民眾被抓去關在明德班,你知道這件事情嗎?
陳處長祥麟:
有,蔡議員以前有質詢過,還有一些議員也有關心過,這一部分應該怎麼樣回復到一些權利事項上的處理?
石議員永城:
你們覺得這樣公平嗎?蔡議員質詢的這件事情,然是軍管時期,但是你不覺得處罰有些過重了嗎?
陳處長祥麟:
這部分是這樣,憲法第8條的規定:「人民的身體自由如果限制跟處罰的話要用法 律定之」,當時是戰地政務,所以是單行法規,肅清賭博的辦法,用辦法的位階來做管 訓或撤除工作,這個對於人民權利是造成比較大的傷害,這個部分第六屆的議員提過之 後,縣政府跟國防部有公文往返來做一些討論,但是國防部認為這是我們縣政府的權 責,問題是從民國40幾年開始,金門地區跟馬祖地區都是屬於戰地政務,所以在金門跟 馬祖都有一個戰地政務委員會,照這樣來看國防部是主管機關,所以上會期自從有議員 提到之後,我們裡面就召開會議,關於轉型正義的部分,經過討論以後,民政處有再次發文給國防部,目前還處於討論的階段,實際上應如何執行...
石議員永城:
所以處長我請教你一下,我們金門縣在中央的眼中好像是一個次等公民,以前戰爭我們是幫台灣擋子彈的,好像昨天洪鴻彬議員所提到的,金門口蹄疫病情已經過了,還 把我們列為禁區,像澎湖人家整隻牛都可以運過去,以前戰爭的時候需要我們的時候我 們在這裡擋子彈、接砲彈,他們在本島享受,之前我們為了接水的事情他們也一直在反 對,是不是這樣講,我覺得政府既然要轉型正義,以前民眾受損失的你們行政處當然要 幫民眾爭取受到損失的賠償,好不好?
陳處長祥麟:
好。
石議員永城:
那我就教一下觀光處處長。
主席洪議長允典:
觀光處長請上報告台。
石議員永城:
處長早
丁處長健剛:
石議員早。
石議員永城:
縣長重用你來這個觀光處,表示你的能力也非常受到肯定,但是我要請教你上次有 問過你的一件事。
丁處長健剛:
是。
石議員永城:
既然我們是觀光立縣,那上次我有問你,我們晚上有沒有一些活動?
丁處長健剛:
現在都有在規劃一些晚上的活動。
石議員永城:
都有到慈湖過嗎?
丁處長健剛:
有。
石議員永城:
如果說我們晚上到那邊看夜景,往大陸看過去都很漂亮,反而人家在大陸看我們呢?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丁處長健剛:
我們看他們很漂亮啊...
石議員永城:
啊!他看我們像荒島一樣,你懂我的意思嗎?像我們的莒光樓可能位置比較高一 點,我們可以規劃一些活動,讓大陸也可以瞧見我們,不然我們常常去慈湖看對岸的時候發現他們的光景非常漂亮,但是你有沒有從大陸來看金門?
丁處長健剛:
我沒有從大陸看金門過。
石議員永城:
是啊!所以你要怎麼帶動一些遊客來金門玩,沒錯閩南建築我們保持的非常好,但是年輕人會來看這一些嗎?
丁處長健剛:
好的,我們會開始去規劃一些夜間的遊程。
石議員永城:
對啊!你就是要吸收游客過來,白天有白天的行程,晚上也要有晚上的行程啊!是不是這個樣子?
丁處長健剛:
是。
石議員永城:
上次我有跟你講過澎湖也有花火節啊!所以你也可以帶團去跟對岸做一些交流啊! 看看我們這邊晚上要做一些什麼活動?讓對岸也可以看得到來促銷觀光,一年很快就過 了,既然縣長這麼的看著你,你應該好好的思考一下怎麼樣的來促銷金門的觀光,好好 的為他做事情,那我再請教一下,你每天下午下班的時刻,你知道哪一條路最擁擠嗎?
丁處長健剛:
比較壅塞應該是伯玉路這一段,民生路這一段,這樣子。
石議員永城:
對,就是東門圓環跟榜林圓環這裡,那我看這一段都沒有什麼改善的規劃?
丁處長健剛:
議員指的規劃是防止塞車這個部分嗎?
石議員永城:
對啊!就是交通要順暢,因為下午下班的時候我們的行政單位都在金城這附近,有 下班要回去山外和沙美的,整條路都顯得格外擁擠。
丁處長健剛:
我們這個會來...
石議員永城:
我建議你這個會後找相關的單位,因為我也不專業,找交通隊或什麼單位一起去好 好探討一下,以前那兩個圓環是做防禦的碉堡,是不是這樣?
丁處長健剛:
對。
石議員永城:
那應該怎麼樣來改善交通流量,你們應該好好地與相關單位研討對策。
丁處長健剛:
我們會來討論看看有沒有更好的疏導方案。
石議員永城:
你們好好的研究一下,因為百姓一直反應下班的時刻車流量非常的擁擠,警察局他 們也是非常的用心,很多人力都投放在那裡了,你懂不懂?
丁處長健剛:
是。
石議員永城:
好,謝謝。
丁處長健剛:
謝謝議員。
主席李議員養生:
好,請洪鴻彬議員發言。
洪議員鴻斌:
主席我先請我們民政處處長。
主席李議員養生:
民政處處長請上報告台。
陳處長世保:
洪議員早安。
洪議員鴻斌:
處長早,我們延續我們剛剛石議員所談到的轉型正義,處長你在業務報告的時候本 席有請教過你軍事補償,那請問處長這幾年我們國防部到底核准了多少件?處長你回答一下?
陳處長世保:
是,今年好像也准了十幾件,那我這邊再報告一下,以前就是那個...
洪議員鴻斌:
處長請你先回答本席的問題,今年到底核准了多少件?
陳處長世保:
我手頭上的資料好像是11件。
洪議員鴻斌:
11件,好,那去年核准的多少件?
陳處長世保:
去年也差不多是這個數,但是為什麼現在補償有困難,最主要就是石蚵的問題 這 部分建設處也將所有的資料送上去,那後續應該會完善的補充。
洪議員鴻斌:
石蚵的問題是出什麼問題?是因為我們申請的範圍比我們預定的範圍大很多嗎?是不是這樣?
陳處長世保:
對。
洪議員鴻斌:
所以這件事情遲遲沒有結果,那我們是否要把這些原有的申請人全部召集過來,我們可以開一個協調會啊,我們要曉以大義,我們的範圍才多大!那你們申請的比全金門還大好幾倍,你說他會准嗎?
陳處長世保:
這個部分已經有協調過了,處理過了。
洪議員鴻斌:
處長,我們應該跟我們的百姓說明,申請我們會替你們來爭取,但是如果是不合理 的申請,人家光用看的就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如何來核准?就不會准嗎!是不是這麼說?但是我們要有作為,不能事情就這樣擺著,軍事補償從開始到現在已經多少年了?
陳處長世保:
這個我想是這樣啊,因為其實今年也有轉機,目前也召開過會議,那後續會盡速的處理,其中也跟洪議員報告就說,沒有爭議的目前已經補償完畢了。就是有爭議的部分我們在接下來後續的會繼續進行。
洪議員鴻斌:
那本席要在這個會期提案,我們國軍勤務致死案比照二二八事件的案件賠償基準調高,那本席問你,我們金門的命難道不值錢嗎?
陳處長世保:
洪議員提的案我有看過。
洪議員鴻斌:
一樣是在威權時代所發生的事情,一個生命的隕落導致整個家庭幾乎毀滅,那 二二八事件跟這些案件都一樣是國家造成的 ,那為什麼我們補償的條件和基準跟二二八事件要差那麼多呢?這是不是對我們金門人造成不公不義的事情?
陳處長世保:
是,這個我們會來爭取。
洪議員鴻斌:
處長你也認為是這樣啊,那既然是的話就要來爭取啊!
陳處長世保:
是,這個我們會行文,洪議員所提的這些事我們也是覺得非常的不合理,那我們會積極地向國防部再提出申請...
洪議員鴻斌:
處長積極歸積極,我們可不可以先研擬一套辦法?我們要自己先認定啊!既然我們 認為這個事情不合理,我們自己首先要先有作為啊!我們先訂一套辦法跟二二八事件一 樣的賠償標準啊,是不是這麼說?我們大家既然都覺得不合理,所以我們要來改正啊, 跟64、65年次一樣,我們自己先賠然後再來跟國防部求償。
陳處長世保:
這個我們會再來研究,了解看看。
洪議員鴻斌:
不可以嗎?那本席問你到底可不可行?
陳處長世保:
這個要拿回去研究,不是說我答應你就可以做。
洪議員鴻斌: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你覺得這樣辦理可不可行?
陳處長世保:
這個案子應該從兩個方面來走啦...
洪議員鴻斌:
我們長期沒有作為,我跟你說喔,處長你剛上任一年多一點啦,可是很多事件都是有延續性的,你認為這個事件不合理,不合理我們就有先例,有先例可以做為什麼這 個例子我們不可以做?對不對?是不是這樣說?我跟你說你不要事情還沒開始做就先推 託,先講理由,我是問你可不可以做?你跟我說可以做就可以做...
陳處長世保:
我們這個一定要研究啊,不是說可以做或不能做,可以做和不可以做也是要研究之 後才能夠知道啊。容我報告一下,其實所謂的研究就是說,第一個要從合理性探討,如 果說不合理那經費要從哪裡出,那假設國防部不出那我們金門縣政府是不是有足夠的經 費可以支應?那如果能夠支應,經費也是要經過議會的同意後才能執行。
洪議員鴻斌:
不是,處長本席現在要問你的,後面的問題後面再來講,問題是你要先做啊。
陳處長世保:
對啊!所以你提出來的議題我們要先研究啊。
洪議員鴻斌:
我知道,所以處長我現在是在問你可不可以做?如果可以做你就回答可以做;不能 做你就回答不能做啊。處長如果可以做你就回答可以做,但是後面可能會遇到很多的問 題要來解決,你這樣回答就好,你不要給我牽扯那麼多。
陳處長世保:
我想公務人員辦事情是要有一個準則。
洪議員鴻斌:
我知道,處長我請問你64、65年次的賠償是不是我們縣府先出錢的?我問你是不是?
陳處長世保:
這個也是經過研究的結果。
洪議員鴻斌:
我問你是不是縣府先出錢?你回答本席就好。
陳處長世保:
是。
洪議員鴻斌:
是啊,我瞭解事情因為有他的過程,你們承辦案件的辛苦本席都知道,但是事實歸 事實,這一條就是我們縣府先出錢的,那本席現在在要求說大家都認為這個不合理,不 合理的情形下我們也要透過轉型正義,是我們的執政者說要把以前威權時期的不公義事 情透過轉型正義來轉正,這樣才稱得上轉型正義啊!既然中央都已經開口了,那我們地 方就配合的做啊。
陳處長世保:
這是沒有錯,但是中央既然開支票,那我們一定要向中央去爭取。
洪議員鴻斌:
對嗎,所以64、 65年次我們就有前例可循,不是沒有例子喔!如果沒有前例的話 你跟本席說,等跟中央爭取下來我們再來處理,那本席會同意,那既然有前例可循,那這件事情你就不要在這裡回答本席說還要等中央,本席真的聽不下去。
陳處長世保:
這個跟議員報告,其實64、65的問題就是說,是地方政府自己衍生的一些問題,所 以我們才有補償的議案。
洪議員鴻斌:
我問你喔,在金門發生的事情,因為軍事勤務致死,難道與地方政府沒有關係嗎? 我問你到底有沒有關係?
陳處長世保:
這個我想理論上....
洪議員鴻斌:
我跟你說不要跟我說理論,我問你有沒有關係就好?
陳處長世保:
跟議員報告,政府就只有一個,但是經費到底是要用中央政府的錢或者是地方政府的錢...
洪議員鴻斌:
處長,本席並沒有在跟你談什麼經費,本席現在問你國軍勤務致死,在金門死的這些國軍跟金門縣政府有沒有關係,你回答本席這句話就好,有沒有關係?
陳處長世保:
這個我沒有辦法回答,因為當初戰地政務他是單行法規...
洪議員鴻斌:
好,縣長請你先上報告台。
主席李議員養生:
縣長請上報告台。
洪議員鴻斌:
縣長早。
楊縣長鎮浯:
議員早。
洪議員鴻斌:
縣長我請教你,我們的百姓在金門因為軍事勤務致死,那跟我們金門縣政府沒有關係嗎?
楊縣長鎮浯:
應該是說,跟那時軍管的金門縣政府有關係。
洪議員鴻斌:
我只是要確認有沒有關係而已?
楊縣長鎮浯:
跟當時國防部用軍事管制成立的金門縣政府有關係,軍管時代的金門縣政府有關係。這就是為什麼處長一直說還是要回到原來的國防部。
洪議員鴻斌:
以前有沒有縣政府?
楊縣長鎮浯:
那個時候是軍派的。
洪議員鴻斌:
軍派的也是縣政府啊。
楊縣長鎮浯:
是,就是國防部來組成的。
洪議員鴻斌:
對啊,所以我們現在的縣政府難道跟以前的縣政府不一樣嗎?
楊縣長鎮浯:
應該說政府是一體的,不管是中央或者地方...
洪議員鴻斌:
以前的縣政府是軍管,所以才會衍生今天的轉型正義,以前就是威權統治的時代, 就是有很多不公不義的事情啊!造成人民生命財產的損失,是不是這麼說?所以中央才要透過轉型正義把這些不公不義的事情轉正啊,所以本席問你我們現在的縣政府跟以前 的縣政府難道有什麼不一樣嗎?
楊縣長鎮浯:
應該是這樣講啦,對百姓來講政府就是政府,但是我們心裡都知道,那個政府是以 前國防部軍管時期所成立的,但是對百姓來講,不管中央或者地方都是政府,那你看這 樣好不好,按照你說的方向,那我們首先向中央爭取,第二比照二二八的基準來向中央 建議,但是成功與否後續還有很多技術性的問題需要克服...
洪議員鴻斌:
等一下這些問題本席再來就教你,本席現在問你的是說你是金門的大家長,難道我們的百姓在金門無論什麼事情因公或者是因為軍事勤務還是其他的事情而死亡,難道跟 我們金門縣政府都沒有關係嗎?
楊縣長鎮浯:
跟政府都有關係啦,只是說權責單位不一樣,對老百姓來講都沒有差別都是政府。
洪議員鴻斌:
本席只是要一句話而已,有關係或者沒關係?
楊縣長鎮浯:
對百姓來講都是政府。
洪議員鴻斌:
只要是我們金門縣的縣民,不論他是因為什麼原因而致死,跟金門縣縣政府都有關 係啊,怎麼可能會沒有關係?我們的縣民死亡了跟金門縣政府沒有關係嗎?只是說他的 死亡我們金門縣政府要負什麼責任。
楊縣長鎮浯:
我知道你的意思啦,我們鄉親所發生的事都跟金門縣政府有關係,只是金門縣政府的角色是直接負責,或者是替他處理或者是替他爭取,但是不管怎麼樣都有關係啊。
洪議員鴻斌:
好啦,那有關係,縣長你先請回座。
洪議員鴻斌:
處長,我想轉型正義不只有這一件啊!之前本席提到我們青岐漁船的事情 不曉得 民政處現在處理情形為何?
陳處長世保:
收到...我們也是承洪議員的建議也有去調閱我們也正式行文去給鄉公所,我們這邊也有。
洪議員鴻斌:
處長,你們應該也有去訪談過本席所講的人證。
陳處長世保:
是,有問過了。
洪議員鴻斌:
有沒有這件事情?
陳處長世保:
根據瞭解好像跟洪議員所講的不太一樣。
洪議員鴻斌:
不然怎樣?你說明一下。
陳處長世保:
好像當初並沒有禁止他們去開船,但是...
洪議員鴻斌:
等一下你慢慢講,第一件甚麼事情?
陳處長世保:
我想調查不是我這邊調查,我是按照人家調查的結果...
洪議員鴻斌:
我知道啊!那本席第一件是甚麼事情?
陳處長世保:
你所說的是漁船損毀的事情。
洪議員鴻斌:
對。
陳處長世保:
那當初漁管員有回復...
洪議員鴻斌:
哪一個漁管員是誰?你方便說出名字來嗎?
陳處長世保:
我想公文裡面有名字,有正式回覆給洪議員。
洪議員鴻斌:
好,你說說他訪談的結果怎樣?
陳處長世保:
訪談的結果就是說,當初的海象太不好,所以船根本就出不去,因為那時候颱風已經來了,漁民想去開已經無法上船了,根據瞭解是這樣。
洪議員鴻斌:
那好像跟本席了解的完全不一樣?但是我希望你訪談的結果要根據事實。
陳處長世保:
我們就是根據事實來陳述。
洪議員鴻斌:
我不希望處長扭曲事實,本席為什麼會提這件事情,因為當初所有的海岸線國軍在 控管,第一他不准漁民聽收音機,所有的氣象要問村公所,村幹事或者是村長,颱風來了沒有通知,漁民要如何避風?
陳處長世保:
對,當初是一個很閉塞的環境。
洪議員鴻斌:
然後漁民要去避風,當初是軍人在管這些哨所,他不准我們的漁民去避風,並不是風太大漁民出不去,事情是這樣。
陳處長世保:
因為我們是根據洪議員指示要去訪問當初的漁管員,那事實是這樣。
洪議員鴻斌:
沒關係,那會後你把這些訪問結果備份一份給本席,可以嗎?
陳處長世保:
好,我們再送給洪議員參考。
洪議員鴻斌:
那處長本席希望既然中央有在談轉型正義,那我們知道金門有很多不公不義的事 情,既然有,那我們要透過這個條例替我們鄉親爭取更多的正義,好不好?
陳處長世保:
這個我們會努力。
洪議員鴻斌:
我希望處長努力一下,主席我請民政處長先回座,那我請一下文化局長。
主席李議員養生:
文化局局長請上報告台
洪議員鴻斌:
局長早,很多的歷史建築這區塊都很難處理,文化局針對烈嶼這區塊除洪氏古厝以外還有幾處地方我們文化局有在做的?
許局長正芳:
有像蘭亭別墅我們都有在做。
洪議員鴻斌:
蘭亭別墅這些案子只是在初草階段,還沒有開始做嗎?
許局長正芳:
對,現在有在做調研。
洪議員鴻斌:
那我們保障公跟佛祖廟,文化局是怎樣處理的?
許局長正芳:
目前有是同步在做處理當中,其實還有很多文物典藏蒐集,目前都有持續在進行。
洪議員鴻斌:
那本席問你關於前埔保障宮這區塊,文化局做怎樣的處理?
許局長正芳:
其實目前在做相關研究與討論,因為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再溝通,因為我們前置作業大概會花比較多時間,也要跟議員報告。
洪議員鴻斌:
局長,整個保障宮的規劃是因為我們文化局覺得比較特殊,有保存的價值。
許局長正芳:
對。
洪議員鴻斌:
既然我們有這個需求,那為什麼我們在補助這方面沒辦法全方位到位?
許局長正芳:
因為大概所有的補助款都有分期,因為中央的預算也有限,那我基本上會盡量來作爭取,相關的年度預算都有做配合,只要規劃完成發包都可以找到預算來支應,後續我們也會來積極努力。
洪議員鴻斌:
本席希望我們文化局既然覺得有需要,是自己要求叫人家保留,那整個不管是新建 或是怎樣,我們應該全方位來補助。
許局長正芳:
是。
洪議員鴻斌:
你叫人家保留,又要限制這限制那,那補助只有1/3或1/2,局長你認為文化局這種 做法合理嗎?
許局長正芳:
跟議員報告,基本上是有分一些比例和等級,那中央也有一些預算上限制,因我們 現在文化資產將近200多件,基本上額度有限,有一些部分還是需要自付額。
洪議員鴻斌:
我們文化保存的案件在金門真的太多太多了。
許局長正芳:
我們會盡量...
洪議員鴻斌:
那本席現在跟局長討論,就有關我們要求人家保障宮說,你們這個有保存的需要, 因為現在找不到了,所以你們要保存,你們不能破壞或者怎樣!但是如果你們要重建文化局可以補助一半,哪有政府介入只介入一半的?
許局長正芳:
那我們後續再做一些相關檢討,看能不能多爭取一些經費來挹注。
洪議員鴻斌:
那如果爭取不到是要叫人家自付嗎?
許局長正芳:
不會啦!
洪議員鴻斌:
本席希望我們文化局以後在介入認為有保存必要的案件,我們應該從頭到尾負責到 底,不要只做一半,又要管又要限制,結果說到補助都打折,這說不過去吧?
許局長正芳:
這我們會再來做檢討。
洪議員鴻斌:
雖說這只是個案,但對整個金門地區所有文化局認為是文化資產...
許局長正芳:
今年有作放寬和調整。
洪議員鴻斌:
局長,我是希望說,你未來在文化資產這方面要朝向如果要保存你就要負責到底,不要說經費只負責一半,本席不希望我們的文化局做這種事情,好不好?
許局長正芳:
所有的資產我們都會盡力協助。
洪議員鴻斌:
好,謝謝局長。主席我請我們地政局長。
主席李議員養生:
地政局局長請上報告台。
洪議員鴻斌:
局長早。
葉局長媚媚:
議員早。
洪議員鴻斌:
在業務報告的時候本席因為時間的關係沒辦法跟局長好好討論一下,那天談到有關大橋配地的問題,區段徵收。
葉局長媚媚:
是。
洪議員鴻斌:
那因為我們有一些獎勵辦法,是從配地開始算起
葉局長媚媚:
配地開始算起是容積獎勵還有免稅的。
洪議員鴻斌:
之前本席有建議過,那我們不管是烈嶼端或者是大金門兩邊區段徵收,配地我希望能先配給地主,但是獎勵辦法我們要訂在大橋正式通車開始算起。
葉局長媚媚:
報告議員,大橋區段徵收這區塊,大部分是配合大橋的主體工程,所以必須要等大橋完工後才能配地,所以為兼顧地主權益與大橋工程的順利,所以那時候我們有印兩個 分配的作業,第一個是說已完工的部分先行配地,另外一部分是等大橋完工再配地,那 這個部份我們運營的配套,也徵詢地方的意見領袖與區域裏面地主的意見領袖取得一個共識,所以我們特別在台北跟烈嶼這邊有開說明會,那協調的結果就是等大橋完工後再配地。
洪議員鴻斌:
你談的這幾點本席都知道。
葉局長媚媚:
是。
洪議員鴻斌:
那本席是希望說你們在分配的作業上可以先做,因為你們給地主一個訊息就是,我們分給你們以後,獎勵辦法是2年以內嗎?是不是這樣?分給你們就開始算了,你沒有講說我們可以先分給你,要做不做是你的事情,但是獎勵辦法如果我們訂到大橋通車以後 再開始算起,局長你說。
葉局長媚媚:
還是要回歸到土管的部分,我的建議是這樣子,因為這個案子已經過我們跟地主的說明,然後地主他們也作一個決定,那就是等大橋完工110年以後再來配地,那我想這個部份就沒有所謂獎勵容積提前的問題。到時候等大橋完工再來配地,就不會有這個問 題了。
洪議員鴻斌:
本息也尊重地主和你們地政局的做法,但是本席是建議而已,有關我們政府在實施公共建設,需要的土地如果有包含私地,那我們有甚麼辦法來和地主共同解決這個問題?
葉局長媚媚:
你是說去年區段徵收...
洪議員鴻斌:
局長,不要說區段徵收啦,就是我們縣府所有的公共工程。
葉局長媚媚:
這那個部分應該是公有非公用的部分,那個部分,對不起那不是我地政局主管的業務。
洪議員鴻斌:
很多雖然不是妳主管的業務,但你也是業管,對不對?
葉局長媚媚:
是。
洪議員鴻斌:
不管是哪一個局處,這類案子一定會請你們地政局派員協助完成,那本席現在問妳,如果縣府在公共工程的領域,期中有私人的土地這一部分,我們有甚麼解決的辦法?有甚麼辦法與我們的百姓溝通?
葉局長媚媚:
我們可以透過第1、協議價購,第2、以地易地,那以地易地的部分在我們金門縣有一個「公有非公用土地交換作業要點」,第3部分就是價購。
洪議員鴻斌:
局長,那如果已經私下交換可以嗎?
葉局長媚媚:
私有地和私有地交換那是他們的事情啊,那我們政府管不到。
洪議員鴻斌:
因為我們公地跟私地交換,但是交換的地不符百姓期待啊,是不是這樣說?那你要 用價購的方法,他們私底下認為價購合理,那我要跟她換回來價購,那以這樣的方法,那我們縣府有沒有辦法來替百姓解決這一件事情?
葉局長媚媚:
對不起喔,這一部分是不是請我們業管的財政處來跟議員說明會比較清楚一點?
洪議員鴻斌:
局長,本席是在問妳。本席如果需要財政處,本席會直接找財政處,本席是在問 你這個方法可不可行而已?那如果不可行,你是不是要研議一下以後開會研議出一套辦法,本席是在就教你,等一下本席該問誰本席會找他。
葉局長媚媚:
因為這不是我業管的所以不太清楚。
洪議員鴻斌:
那局長希望妳針對這些事情回去好好研議一下。好不好?
葉局長媚媚:
好,謝謝。
洪議員鴻斌:
那局長妳先請回。主席我請我們縣長。
主席李議員養生:
縣長請上報告台。
洪議員鴻斌:
縣長早。
楊縣長鎮浯:
是,議員好。
洪議員鴻斌:
你是我們金門縣的大家長,那關於烈嶼地區的整個發展請縣長利用這個機會,給你 一個發揮的空間,為什麼在你的整體建設裡面把烈嶼地區劃成一個低碳零碳,請縣長說明一下?
楊縣長鎮浯:
謝謝議員給我機會,首先應該講烈嶼我們對他期待很大,在過去這麼多年烈嶼與大 金門比起來資源各方面的發展是比較辛苦,所以我們很想趕時間把一些規劃帶到小金門去,其中就包含議員剛剛提到的低碳計畫,低碳計畫不會跟建設衝突,該做的建設還是 會做,低碳計畫只是借由計畫的方式,第1向中央爭取經費,第2去做一些交通運具、載 具跟建築上面的一些補助,第3透過這樣一個包裝方式吸引觀光客所以他只是去加分不 會去做限制這是第一個要跟議員報告的?第2個小金門的部分最重要的是交通和產業,在交通的部分金門大橋應該能在後年完工之外,第2個我們也要求去做小金門整個路網 的規劃,不是說低碳我們就不做其它的,小金門整體交通路網還有旅運空間現在有在做 規劃,希望幫小金門做整體的規劃,第3因應大橋通車之後我們也在徵求廠商輔導的團 隊,以前縣政府如果找顧問公司,就是寫一本顧問的書,我們現在是希望徵求到的團 隊是能夠進駐到小金門實際輔導小金門的產業發展,去陪伴產業發展的過程,所以從產 業、交通、觀光、低碳這些全都在處理,那麼可能大家最關心的就是小金門的建設部 分,那目前也跟鄉公所在談,綜合社福大樓也在談,包含運動場館的整修,這一些建設的部份也都跟鄉公所在談。
洪議員鴻斌:
謝謝縣長,就烈嶼地區來說現在有一個比較急迫性的。
楊縣長鎮浯:
是。
洪議員鴻斌:
舉例來講,殯葬禮堂跟一些附屬設施的興建,地區很多人都在關心這個議題上,不曉得縣府在這方面要怎麼來補助烈嶼趕快來興建?
楊縣長鎮浯:
是,跟議員報告這部份我們上次到烈嶼跟基層的村里長還有代表座談的時候,有明確的表達就是說,在守靈室的部分,這些相關的經費,當然會先向中央爭取,如果爭取不到,我們縣府會來支持。這部分有明確的表達。
洪議員鴻斌:
那縣長你就任滿一年了。
楊縣長鎮浯:
是。
洪議員鴻斌:
那本席希望明年度,如果中央再遲遲沒有結果,那我們縣府在這一區塊,在經費上是否給予支持?
楊縣長鎮浯:
在守靈室的部分,我們跟中央爭取也不能沒完沒了,所以明年如果跟中央真的爭取不到,縣政府就來處理。
洪議員鴻斌:
那就麻煩縣長在幫忙一下。
楊縣長鎮浯:
是,我們會配合。
洪議員鴻斌:
縣長你對烈嶼整個地區也非常了解,如果遊客有進去,可能逛一下就走了,那對整 個烈嶼鄉居民來講,他做不到生意,那可能要給烈嶼一個希望就是發展觀光,本席也建 議這個區塊要在烈嶼住宿一晚這個政策,不知縣長有何看法?
楊縣長鎮浯:
跟議員報告,為什麼從我上任就很急著要幫小金門做產業輔導,因為議員剛剛說到 一個重點,大橋通車以後去烈嶼的人會變多,但是停留的時間會變短,這樣商家就做不 到生意,所以我們才會急著看產業如何來陪伴輔導,另外大膽這個部份,我記得之前有 提過要在小金門住一夜,基本上我們都願意提供相關的經費與補助或政策上面的配合, 但是我們要先考慮烈嶼住宿的容納量,因為現在住宿的容納量有比較少。
洪議員鴻斌:
縣長現在你可能不知道,最近住宿應該可以容納2~3百人。那還有很多在興建當中,以最近來講大膽這個區塊是不是已經停了?
楊縣長鎮浯:
對,因為風浪的關係。
洪議員鴻斌:
那真正能登島的可能不到幾個月,為什麼會停?就是因為風浪太大,碼頭不能停靠,那既然要發展觀光,那希望碼頭列為重點施政,因為這樣才能解決登島的問題,還有對接碼頭本席已經爭取很多年,我們觀光處也在做規劃,那我們縣府在這區塊明年度 有甚麼做法跟規劃?
楊縣長鎮浯:
議員你所講的我都很同意,大膽的觀光如果沒有把碼頭基礎設施做好,大膽的觀光 一定很難做起來,因為受風浪影響太大,還要看潮汐,我在觀光處長的時候就有啟動大 膽碼頭的規劃案,這個部分回去之後我再跟觀光處來談,盡快啟動處理。
洪議員鴻斌:
縣長你也知道大膽現在還有駐軍,那希望能跟國防部爭取一下,看駐軍是要直接退 到二膽去,整個大膽開放出來,然後兩邊對接碼頭跟中央爭取經費,大膽以前從以前運 補都是從青岐港,本席希望你在未來規劃這一區塊,能尊重以前的既有路線來共同發展 整個觀光,順便把整個烈嶼地區的就業環境跟百姓生活通通能照顧到,縣長我希望你朝 這個方向努力。
楊縣長鎮浯:
好,議員提的這個部份我們會努力。
洪議員鴻斌:
謝謝縣長。
主席李議員養生:
休息10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