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witter
  • Plurk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第7屆 第02次定期會 總質詢

質詢日期 108-12-09 議案類別 定期會
主 席 楊議員永立 記 錄 楊曉帆
質詢議員 王議員碧珍、李議員養生、李議員應文
質詢記錄 主席楊議員永立:
王議員碧珍請發言。
王議員碧珍:
縣長,請先回座,請觀光處處長上報告台。本席要問的問題,若你不清楚或涉及其 他局處,再請他們回答。處長,我們從民國九十年開始開放小三通至今,每年入出境旅 客人次都有成長,到目前為止,總數是二百多萬人次嗎?
丁處長健剛:
沒有,今年預估接近二百萬人次,大概是一百九十幾萬。
王議員碧珍:
現在民眾有意見要本席請教,其中旅客出境收清潔費新台幣一百元,至今十八年 應有十億四千多萬,是一筆可觀的數字,而且還會持續成長。現在不知這筆款項歸屬何處?如何運用?現在議事直播,有誰可以解釋讓民眾了解這方面的訊息。
丁處長健剛:
這個問題要麻煩港務處處長回答。
王議員碧珍:
請港務處處長上報告台。
何處長佩舉:
議員好,收取新台幣一百元是規費,是依照金門港務費率報交通部核定,主要使用 項目為二部分,一部分是支給浯江輪渡有限公司的票務和行李手推車服務,其餘部份繳回到縣庫做港埠建設維護使用。
王議員碧珍:
一百元有百分之幾給浯江輪渡有限公司?
何處長佩舉:
百分之十二,其中百分之五是票務代收費用,百分之七是行旅手推車服務費用, 其餘就繳回縣庫。因為港務處屬於公務預算,不是基金預算,所以收的規費都繳縣庫。 另外,依照規費法,它是針對特定橋樑或特用使用目的。比如機場、碼頭,或是高速公 路,針對特用使用人士的應繳交規費;若不收或減免,等於全民買單,簡單說就是「使 用者付費」。
王議員碧珍:
所以這筆費用就是歸到縣庫做統一使用,現在港務大樓也是使用這筆規費嗎?
何處長佩舉:
分兩部份,其中港務大樓是用建港計畫報給中央,屬中央補助;另有零星維護,每年編列一些費用,如建築物消防、建管、水電維護,空調維護,每年都需編列預算。
王議員碧珍:
碼頭維護費是?
何處長佩舉:
對,最主要維護的費用滿高的。
王議員碧珍:
薪資也是?
何處長佩舉:
薪資不是使用這筆經費,是縣府的。
王議員碧珍:
小三通通航這麼多年,藉由此機會向民眾說明,讓民眾瞭解這筆規費的收取及用途。
何處長佩舉:
報告議員,一年一百八十萬人次,收出境的規費約九千萬左右。
王議員碧珍:
九千萬而已嗎?
何處長佩舉:
對,九千多萬。如果是一百八十萬人次就是九千萬,達二百萬旅次,就有一億規費的收取。
王議員碧珍:
民眾聽完大概也了解這個狀況,如果是基金的話,使用上可能就比較不清楚,謝謝。
何處長佩舉:
謝謝議員。
王議員碧珍:
請金酒公司董事長上報告台。
李董事長增財:
王議員好。
王議員碧珍:
董事長好,鄉親都很關心金酒,這隻金雞母要好好照顧,要讓它發光發亮。目前金酒的生產量,應比四、五年前多很多吧?
李董事長增財:
沒有,因為「周休二日」,現在星期日都休息,以前是沒有休息的,所以產量減少。
王議員碧珍:
本席記得四、五年前金酒產量增加,蓋了一棟儲酒大樓。
李董事長增財:
是,三千萬噸。
王議員碧珍:
只有地下室嗎?還是還有地上物?
李董事長增財:
沒有地下室,已經向上發展了。
王議員碧珍:
現在金酒產量增加,但是銷售量減少?
李董事長增財:
目前的產量,一年約是二萬一千到二萬二千公升,但實際銷售量也差不了多少,相 差約五十萬公斤左右。另金酒有計畫儲酒,每年計畫儲一百到一百五十萬公升的酒,後期要當做陳年酒用。
王議員碧珍:
金酒要走高端酒,所以酒生產出來後,要有固定要存量。目前金酒儲酒的地方有幾個?
李董事長增財:
儲酒的地方有五處坑道,再加上目前還在建設的山前坑道,共有六處坑道儲酒,其他包括廠裡的地下室和酒庫,總計十一處。
王議員碧珍:
已經存滿的有幾處?
李董事長增財:
有些是半桶的、有些是當調配用的,總儲酒量約六千萬公升,目前約儲四千萬公升,還有一千多萬公升的容量可容納。
王議員碧珍:
不是每個地方儲滿酒以後換另一個地方,而是每個地方都儲一些?
李董事長增財:
不是,有的是儲三年就拿出來灌裝,有的儲五年才灌裝,有的是要長久儲藏的;其中有幾個坑道的酒,都要儲存較長時間。
王議員碧珍:
董事長現在說這些儲酒容量,每一年要儲多少酒?
李董事長增財:
預定每年儲存一百五十萬公升,現在可儲酒容量還有一千二百萬公升,再存放三、 四年也沒有問題。金酒還會繼續推陳出新,因為不是所有的儲酒都要長久儲存。
王議員碧珍:
現在是怕產銷不平均,產量大於銷售量。
李董事長增財:
不會產銷不平均,現在在控制生產量,從生產量去控制後端。
王議員碧珍:
生產量都是往上,酒廠請那麼多人,當然產量也不能…。
李董事長增財:
現在酒廠人員不夠,並非議員所說的請那麼多人,金酒的編制是一千四百人。
王議員碧珍:
以前是三班制,現在是幾班?
李董事長增財:
現在是兩班制,實際員工數只有一千二百八十人,今年屆退將近四十人,而且每一年都有人退休,變成加班時數要增加;每班編制原額是三十二人,現在只有二十七、 二十八人,人員不夠。
王議員碧珍:
現在金酒生產量增加,相對銷售量也要跟著增加,不然三年後找不到地方儲酒。
李董事長增財:
不會,到時候怕酒不夠賣。
王議員碧珍:
希望如此,本席說要讓金雞母發光發亮,就是此意;銷售要多元化,也要衝銷量。
李董事長增財:
除了量之外,還要確保金酒酒質,銷售額要高,質也要保持穩定,這是金酒的核心價值。
王議員碧珍:
金酒銷售目標要再增加,不能一直停在某一區塊,若沒有往上,也是一個問題。
李董事長增財:
金酒明年度準備增加部份產量,不然會來不及。
王議員碧珍:
我們樂見其成,希望金酒好好努力,讓我們的金雞母發光發亮。之前本席有提過, 銷售額不能局限於現在,金酒要再往外打開市場,小區域只要能稍微進去,總是會慢慢增長,如果完全不踏進去,是完全沒有銷售量的。
李董事長增財:
王議員支持,金酒就向前衝。
王議員碧珍:
大家一起努力,謝謝。
主席楊議員永立:
李議員養生請發言。
李議員養生:
請建設處處長上報告台。處長好,金門有三個BOT案,其中昇恆昌算是成功、台開 是半成功,在林務所的樂活,算不怎麼成功;像這樣不成功的BOT案子,對金門來說, 若不做一個了斷,處長認為會不會影響金門招商?
文代處長水成:
會。
李議員養生:
像這樣的案子,該怎麼處理,就要有應有的動作。像林務所的樂活,它找段時間動 一動,暗示我們還想要努力,讓你們認為它又要動了,其實它不是要動;做生意的人想 法是很靈活的,它想就這樣卡住,繼續等待機會。既然會影響金門的招商,該解約就解約。
文代處長水成:
跟李議員報告,此案已於今年二月跟縣長做專案報告,方向不管解約或是繼續推 動,總是要去面對執行;但因涉及法律、財務面問題,已先動用地方開發基金,目前也 啟案要召開評選,針對此案做委外專案管理,再依BOT精神召開履約協調會,就履約爭 議部份共同來協商。
李議員養生:
年底以前會結束?
文代處長水成:
年底會啟案就是做這些後續動作,比如召開履約正義協調會,有一些財務及法律面的部份,要請專業顧問公司提供我們相關意見。
李議員養生:
處長,本席為什麼關心此案?因為它確實會影響到金門往後招商,以及涉及政府做 事的魄力及執行力。本席建議該如何處理就該把它處理掉,該進入法律程序的是另一回 事;如果處理掉了,說不定重新找到一個更好的;拖,不是最好的方法。
文代處長水成:
這個我們都會處理,樂活案大概月底之前就會委外,後續還有一些履約的部分,此案如要結束,廠商提出異議,官司一拖可能就好幾年,而且對金門的招商形象也是一種傷害。當初也是考慮到此,才會想是不是有機會讓這個案子繼續推動,但要確保雙方的權益。
李議員養生:
會影響金門產業發展的案子,不要讓它再次發生。
文代處長水成:
好,謝謝。
主席楊議員永立:
李議員應文請發言。
李議員應文:
請縣長上報告台。縣長,就教您,金門的醫療資源浪費高不高?
楊縣長鎮浯:
醫療資源投入很高,但是議員說的浪費,是指哪一方面?
李議員應文:
縣長知不知道一點四億的醫療發展基金是如何分配?
楊縣長鎮浯:
這一點四億是每年在醫療基金審查的時候,由…。
李議員應文:
衛福部署立醫院自己發,對不對?
楊縣長鎮浯:
他們提出計畫,經過委員審核。
李議員應文:
那縣長知不知道這些基金發放到基層員工,有幾成?
楊縣長鎮浯:
這要問他們內部的發放方式。
李議員應文:
頂端管理者就能決策這一點四億基金要如何分配,基層員工拿到的非常少,有些人甚至過了半年都還沒有領到,造成基層員工的反彈,我們這樣是浪費資源!
楊縣長鎮浯:
議員,可能不完全是這樣。首先,醫發基金的一點多億並不是完全用在薪資跟獎勵金,還有硬體設備編購、固定資產及資本門部分;而獎金又分為好幾個部分,給外地來 支援的、也有給…。
李議員應文:
他們提出計畫,依法跟我們申請補助醫發獎金,但是使用權在他們手上,我們成了冤大頭!縣府應訂定辦法由醫院分級申請,再由縣府審查、考核。我們不否認醫生都非 常忙碌,也對金門醫療有貢獻,但基層員工付出的更多,最基層的護士及作業員,他們 真的非常努力,但是他們分到的卻微乎其微。
楊縣長鎮浯:
醫發基金有一部份用來做獎勵,醫生的固定薪資其實只佔他薪資的三分之一,其他 三分之二來自獎勵金。醫發基金過去因硬體攤提折舊導致獎金被扣住發不出來,在我立 委任內已建議改善。議員關心基層員工分配問題,由縣府審核可能很難,因為我們無法 瞭解員工的實質工作量。
李議員應文:
現在三方共管,我們無法參與發放基金的過程嗎?
楊縣長鎮浯:
不管是不是三方共管,一個護士、醫生在醫院裡的表現、工作量各方面,不是我們外部的人能…。
李議員應文:
假設我們無法建立制度讓署醫按照制度來分,那能不能讓衛生局的相關人員列席參 加開會,看醫發基金是怎麼發放、運作的?
楊縣長鎮浯:
過去多年醫發基金從無訂定考核管理辦法,我上任之後,第一次的醫發基金會議, 我就要求衛生局:不是只有補助,補助出去之後要管考,不只是決定今年的發放,甚至 是決定明年要不要繼續支持。透過這個考核跟管理的機制,請衛生局和醫院談,不合理之處要進行檢討。
李議員應文:
要落實公平制度,本席聽建基層員工發出怒吼:錢都上級領走了,基層員工完全領 不到,或是六個月後才領到錢。最可憐的是烈嶼地區,為什麼烈嶼地區的醫生留不住?有的人好幾個月沒有領到這些獎勵金。
楊縣長鎮浯:
跟議員報告,第一、我的確有聽說基層分領不公平,但我上任之後就要求衛生局發放醫發基金要建立管考制度。第二、有的醫生薪資被扣了半年之久,但已經在我立委任期內解決,原因是署醫硬體攤提折舊導致獎金被扣住無法發放。
李議員應文:
再來就教,縣長早上回答王議員我們有很多產業要進來,本席有一個構思,就是 舊的太湖樓,第一、它的安全結構有問題,不符合醫療大樓的安全結構,需要加強、補 強;第二、縣府把它要回來,加強、補強結構之後,以OT方式讓民間醫療業者進駐, 找金門缺乏的科別,譬如:婦產科、生殖醫學、骨科、眼科、牙科等等,和署醫形成良性競爭。為什麼?當民間業者做的比署醫好,署醫就開始有壓力了。剛剛本席提到醫發 基金,如果民間醫療業者進駐,讓他們和署醫一起做考核,若民間業者做得比署醫好, 可以將醫發基金發給私人醫院,不需要全部都給署醫。而舊醫療大樓閒置已久,署醫也無開發之意願,為何不將它收回?讓民間業者跟署醫良性競爭,看誰的醫療最好。縣長可能不知道,署醫的婦產科看診要掛到號有多難!而且醫生可能會過勞死,一位醫生 門診從早上看到下午,要看七、八十名病人,另外還有病床要開刀、病房巡房等等。如果讓民間的業者用OT的方式進駐,我們只收營運權利金,殺頭的生意都有人做,本席 不相信沒有業者肯來。民間業者腦筋動得快,到中國大陸找需要受醫療的人,藉由觀光 醫療進來,結合觀光跟醫療,創造雙贏。而民間業者跟署醫成良性競爭,進行考核、評 比,讓醫發獎金不是只有署醫領得到,私人醫院也可以來申請,這樣也能讓地區的醫療 提升,這筆獎金發下去,縣民才會有感。縣長早上說,有很多養生的大健康計畫的要進 來,若舊醫療大樓沒有要回來,那些計畫進不來;而且沒有通過安全結構及消防設備檢 定,如何叫他們進駐、營運?為何我們不換個角度思考。
楊縣長鎮浯:
第一、有關舊醫療大樓,包含太湖樓跟舊門診大樓,目前這兩棟樓都屬衛福部的資產,我們需要基地來做健康產業,所以我曾到衛福部溝通爭取使用,部長沒有排斥跟我 們合作,但是要我們提出具體計畫,現在朝這個方向在做。第二、為什麼要用產業?就 是議員剛剛說的概念,譬如生殖醫學中心進駐,就會帶動婦產科的專業人力,所以用產 業的概念來補足醫療這一區塊。第三、基金獎勵私人醫療,公、私立應有區別,不能完 全衝突;私人業者可能隨時喊停,公立有社會責任,應給予基本保障。
李議員應文:
要讓他們良性競爭,不能讓署醫獨大,署醫就是獨大的老大心態。
楊縣長鎮浯:
給公立基本保障,其他可用競爭型獎勵。
李議員應文:
假設用競爭型補助,私人業者就能申請醫發基金。
楊縣長鎮浯:
要給公立基本保障,私人的說走就走,公立的才會一直留下來,保障鄉親的健康。
李議員應文:
但公立的留下來,還是一個大窟窿。
楊縣長鎮浯:
這是基本的保障,基本的保障要有。
李議員應文:
基本的保障?金門人真的沒什麼保障。今年後送有九十幾件,人就躺在那邊等後 送,金門人的生命不重要嗎?難道一定要用到後送嗎?縣長說已有腫瘤科、癌症治療, 能在金門醫治就在金門醫治。
楊縣長鎮浯:
除了台北、高雄、台中,其他的縣市就算有大型醫院,遇到急重症,有些還是要轉到醫學中心,所以後送不可能完全沒有。
李議員應文:
本席的意思是要減少後送比例,提昇在地醫療能量,讓鄉親有感。
楊縣長鎮浯:
在地醫療的能量要加強,但要完全沒有後送,有難度。
李議員應文:
再來,就教地區的健檢有沒有分級制度?現在的健檢是齊頭式平等,可能到大醫院 做的項目比較多,是補助五千,去小診所做的項目較少,一樣補助五千。要建立健檢分制度,以免防有心人士鑽漏洞,因為有一些人就是鑽這個小漏洞賺這個錢。建立分級制 度,或用套餐制度:A套餐、B套餐、C套餐,做什麼就補助什麼。
楊縣長鎮浯:
大部份百姓對於健檢項目不是很了解,診所給百姓引導:做了就能請領補助。而我 們對照數據發現,每年花在補助鄉親健檢的經費這麼高,但是對於鄉親預防重大疾病卻沒有太大的幫助;所以在健檢部份,今年做了一個變革,從健檢項目裡面做調整,要有 疾病預防之項目才能申請補助。
李議員應文:
本席之前跟王局長提過多次,他有做出來,但是不曉得有沒有真正落實?
楊縣長鎮浯:
已經實施了,但是這些調動,有些不理解的鄉親會覺得縣府好像又要做些什麼?甚至有的診所收入減少,但我認為錢要花得有效果。
李議員應文:
抽個血、驗個尿、驗個大便,補助五千;做大腸鏡、胃腸鏡,也補助五千。請告訴 本席,哪一個是有預防性的?健檢出來,要有預防效果。
楊縣長鎮浯:
過去大家習慣吃大鍋飯,一年就是補助這麼多,做什麼項目都不管,今年補助項目做了調整,要真的能夠扣合對疾病預防、癌症預防有幫助的才能申請。
李議員應文:
有落實就好。再來是「長照2.0」政策,本席發現長照政策在金門是為了長照而長照,有一個機構承包了這項業務,聘請了一些專業人員,可是因為作業規定,只要到對 象家裡量個血壓、做個什麼,也叫長照?真正的長照不應該是這樣子。長照可以去參考 華山基金會的志工人員,他們也不是真正在做長照,觀摩他們怎麼對待長者、他們的系 統,再回來調整我們的長照系統。本席問百姓:你們知道「長照2.0」嗎?百姓回答:什麼是「長照2.0」?本席告訴他們都可以去申請,但這些老人、長者都沒有人知道、 完全不知道!那到底地區的長照,都做了些什麼?都沒有人看見,必須要重新檢討。本 席常常跟華山基金會志工接觸,他們做的真的非常好,包含幫忙做最基本的健康的檢查 量血壓等等之外,還會帶長者到醫院的復健科做復健,他還會陪著你做,這個才是真正 我們必須要落實到這些人身上。現在做的長照有點像表格式的,今天做了哪幾個項目回去填表格交差,就能領到時數費,我們不該讓地區的長照淪為量表化和制式化。
楊縣長鎮浯:
長照涵蓋的部分很多,基本清潔、保健、量測都有做,但有個狀況就像議員說的, 因為他受政府委託,所以變成一個量化的指標,缺乏您說的「溫度」,變得很制式化, 不像公益團體有一種熱情。
李議員應文:
本席建議這些長照人員可以去觀摩公益團體、基金會的志工人員,認真去看他們如何跟長者互動,他們還幫長者設定電話,只要撥「1」就會到志工的手機或是到他們的機構。
楊縣長鎮浯:
長照部份,會朝議員建議方向努力,這個機構接受政府委託,量化是無可避免的, 但是除了這些人要有證照,我們可以討論服務人員或是機構到社團學習取經或該有多少社會服務時數,以提昇服務和熱情。
李議員應文:
現在只是講量而已,要把質提高,我們的質一直提高不起來。
楊縣長鎮浯:
所以我說接受政府委託量化是難免的,但或許可以在評分的時候當作考核,譬如從業人員每年要有多少像華山志工的服務時數。有參與就會有感受,自然就會帶回原本的 工作裡面。
李議員應文:
對,要讓他們去感受,不然領錢卻只做量化的東西,質無法提升。金門高齡化人口 比例愈來愈高,如果這一塊我們沒有投入,只有量,沒有質。另外還有一個方向可以做 思考:「時間銀行」,什麼是「時間銀行」?瑞士就有推出,服務別人累積紀錄時數, 如同儲存金錢以備未來提用,是一個存摺的概念;等到我們老了需要人家幫助,可以將 這些時數提領出來,換長照來服務我們。本席建議可以推展時間銀行,轉化在長照上的 實質服務,讓我們的社會多一點互動,變得更進步。
楊縣長鎮浯:
議員說的時間銀行存摺概念,就是我剛才說的,或許以後相關的標案可以考慮,在 時間銀行存摺裡的時數愈高,得標的機率就愈高。有參與到服務的這些社工,才會有熱情,不是只當作是一份量化的工作,我們會請衛生局朝這個方向來思考。
李議員應文:
以上這些事項,請你們回去好好研議,謝謝。
主席楊議員永立:
其他議員還有意見嗎?如果沒有,今天下午的總質詢就到這裡結束,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