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witter
  • Plurk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第7屆 第02次定期會 總質詢

質詢日期 108-12-06 議案類別 定期會
主 席 董議員森堡、歐陽議員儀雄 記 錄 林佳瑩
質詢議員 許議員玉昭、唐議員麗輝、洪議員成發、董議員森堡
質詢記錄 主席董議員森堡:
我們現在繼續議程,許玉昭許議員。
許議員玉昭:
請一下楊縣長,還有建設處文處長。
楊縣長鎮浯:
議員好。
許議員玉昭:
就教一下縣長,剛剛回應一下董議員有提到我們議會想要增加在莒光湖畔,我剛才在聽,縣長好像回覆得有點不是很……,因為當時如果議會給你們公文,那准不准這塊地,權責應該是在縣政府嘛!對不對?你剛剛好像回覆得我覺得有點蠻怪的,對不對?
楊縣長鎮浯:
議員,我剛才是就程序上來講,是指預算的部分啦!那因為是尊重……。
許議員玉昭:
預算就是我們編過去你們縣政府,你縣長沒有權責,因為審預算是在我們嘛!
楊縣長鎮浯:
是。
許議員玉昭:
你說清楚嘛!但重點是土地要與否是在你手上呀!如果土地不要給我們,我們今天 就沒事嘛!對不對?我知道你應該考慮很多,你是考慮到預算嗎?你怕不給我們,我們 會把縣政府的預算退回去,是不是這個意思?
楊縣長鎮浯:
應該是這樣子講,就是說預算是一部分,第二個,我們本來也覺得這個裡面需要有 一個民意匯集的過程,但是發動是在……,我一直陳述的都是程序的部分,議會來撥 用,這個發動是在議會發動的。
許議員玉昭:
對,議會撥用,要不要權責在你嘛!
楊縣長鎮浯:
不是只有縣政府,因為做為彼此一個平行機關來講……。
許議員玉昭:
總之一句話,你不敢得罪議會,對不對?你推回給議會,然後外面的鄉親再來罵我 們這些議員嘛!是不是這樣?
楊縣長鎮浯:
沒有啦!議員你這樣講不公平。
許議員玉昭:
怎麼會不公平?
楊縣長鎮浯:
不是說今天是你們議會發動的,結果說是我推給議會。
許議員玉昭:
我們身為議員,我們不知道有這個公文呀!所以我們是代罪羔羊,我們是無辜的, 我們少數議員啦!但是我已經表明說我是堅決反對的啦!我是已經講出去了,我有堅決 反對,但是我那時候是說董議員有在提,我才說重點是你沒有說清楚嘛!因為有些話, 我覺得說是不是你有隱瞞什麼不敢講?
楊縣長鎮浯:
沒有,完全沒有隱瞞。但是他的程序,的的確確就是我講的這樣一個程序。 另外針對金門的村子,每個村子都有池塘,處長很清楚,像我們村莊就有三個池,另外針對金門的村子,每個村子都有池塘,處長很清楚,像我們村莊就有三個池 塘,當時每個池塘整修的時候,一個池塘大概都三百萬、四百萬起跳,但是那些池塘現 在都沒有功能,也沒有蓄水功能,也沒有養殖,像是梭子蟹還是一些比較有名的虱目 魚,那些都可以養殖呀!我希望在你的管轄之下帶領的水試所,有沒有統計一下全金門 的池塘有多少個?全金門平均152平方公里,我前陣子到伯玉路,伯玉路右手邊,我們 從榜林圓環上去,光小徑這段到瓊林這段,好多的池塘,我不曉得當時挖這個池塘是什 麼意思?村莊的池塘是早就有的,但是後面很多池塘,也不曉得到底是?我也覺得蠻奇 怪的,當時為什麼指定要在那邊蓋池塘?沒有蓄水功能、沒有養殖功能,你們用這些池塘在幹嘛?
文代處長水成:
目前大概都是各鄉鎮公所調查,有的根據農民的反映來做所謂農塘的開挖,目前在 農業區的農塘大概有……。
許議員玉昭:
處長你說的是對的,但是所有的池塘都蓋得漂漂亮亮擺在那邊,沒有蓄水功能,也沒有養殖功能,我的意思是現在很多年輕人要回來金門,大概是鮭魚返鄉,想要回金門工作,你可以輔導年輕人來魚塭養殖嘛!全部的池塘都擺著我覺得很浪費。另外,剛剛 我們董議員有提到后湖開發區這個案子,縣長再上來,后湖開發區這個案子,其實剛剛 我也仔細在聽,今天一個重點是這個開發案是誰核准的公文?后湖開發區這個案子是誰核准的公文?
楊縣長鎮浯:
我讓處長把時間說清楚。
文代處長水成:
這個案子事實上大概在一〇五年就慢慢開始提出申請,中間有違反一個……。
許議員玉昭:
一〇五年核准的?
文代處長水成:
對,一〇五、一〇六一直到一〇七的……。
許議員玉昭:
那等於是不是你文處長跟楊縣長任內?不是嗎?
文代處長水成:
他整個開發的案子核定是一〇七年的十二月二十二號,去年的十二月二十二號。
許議員玉昭:
去年的十二月二十二號?
文代處長水成:
是。
許議員玉昭:
那縣長你就職了沒?
楊縣長鎮浯:
還兩天。
許議員玉昭:
差兩天?
楊縣長鎮浯:
是。
許議員玉昭:
那這個案子也很奇怪,對不對?我今天要講的是后湖鄉親一直也有跟我們反映很 多,其實後來我也看了整個案子,當時是冤有主、債有頭,當時就是我們后湖的人把 土地賣出去嘛!那土地賣出去,一個重點,當時這個土地其實都不是他們的,隨便亂 登記,縣政府隨便蓋章給他們,那些都無主的,我講句實在話,無主的那些土地,然後 轉賣再轉賣,現在子孫們都為了這個土地,整個后湖、昔果山、中山林附近登記的有多少?真的有時土地不能隨便亂登記,百姓、鄉親就跟我講,當時核准得很奇怪,但是已 經是由村子裡的人賣出去給建商,我們會後再來追究就已經來不及了嘛!人家已經過戶 了嘛!但是很重要的一點,我很懷疑裡面有坑道、碉堡,當時怎麼會核准?這個才重要 嘛!對不對?剛剛董議員有講到一點,這很重要你們都沒有去注意,村子裡面的人跟我 講裡面坑道很多,碉堡也很多,這個能夠賣出去?我也覺得很奇怪,竟能夠讓他開發這 才是重點,發放執照、證照的才是可惡啦!我跟你們講一句實在話,不要哪一天你們被 檢調單位請去問也不好啦!所以我希望你們也要講清楚,冤有主、債有頭,希望你們跟 后湖的鄉親講清楚,以縣政府權責能夠補救的就盡量補救好嗎?縣長請回座。我再請教 文處長,太武山段,就是太武路段跟擎天水庫,很多鄉親跟我反映,我們現在金指部、 金防部有很多金門子弟在那邊服役,然後他們說晚上真的很暗,根本完全沒有路燈,轉 彎很危險,是不是請貴處的養工所來協助一下?你們會後去會勘看看。
文代處長水成:
好。
許議員玉昭:
另外,最近你們要未雨綢繆,大陸現在幾乎沿海都吃不到豬肉了,一斤豬肉相當於我們台幣兩百塊,我想是因為非洲豬瘟的影響,其實我很擔心怕金門跟廈門很近,這樣來來回回,是不是金門哪一天也被限制,怎麼辦?這個你們要未雨綢繆,好不好?
文代處長水成:
好。
許議員玉昭:
好,那請回座。我請一下社會處董處長。
董處長燊:
議員好。
許議員玉昭:
處長早,之前我有提過共餐,金門在各社區都有共餐,這個旨意是很好,你之前說米要錢嗎?
董處長燊:
米是由我們跟農糧署申請的。
許議員玉昭:
就是無限量的嘛?
董處長燊:
對。
許議員玉昭:
你吃多少,我就給你們多少嘛!對不對?
董處長燊:
是。
許議員玉昭:
另外一個,你有給他們行政費嘛?
董處長燊:
有,按照共餐的人數。
許議員玉昭:
好,那今天比喻一下,我們做生意開便當店,他的米要不要自己付錢?一斤米很 貴,三、四十塊,對不對?另外,他們要不要請廚師去煮菜?要嘛!那便當店一個便當 八十塊,要涵蓋米跟這些廚師的費用,請問一下,你共餐裡面,米不用錢,廚師不用 錢,那他們五十塊、四十塊的便當,你是不是要做出八十塊的菜色出來?
董處長燊:
理論上應該如此。
許議員玉昭:
那我希望縣政府的美意能夠傳承,不要落入人家的口舌,說這個共餐給外面的人搭 伙,已經在跟便當店來爭利,對不對?然後共餐又比外面更貴,其實講句實在話,共餐 是給老人家吃的,沒有要求你們要有營養師,已經很不錯了,但是會後我希望你們能夠 更要求,你們沒有要求,我不曉得那些錢都拿到哪裡去了?哪一天我們也會老,希望大家能對老人家好一點。
董處長燊:
是。
許議員玉昭:
另外一點,現在社會處還有一個外配科,對不對?
董處長燊:
鄉親暨……。
許議員玉昭:
鄉親暨外配服務科,處長應該很清楚,社會處常辦一些性別平等及其他的,我在想 說,大家現在已經對於外配不稱為外配,而叫做新住民、新移民。
董處長燊:
新住民。
許議員玉昭:
新住民,新移民是另外的,不一樣的。
董處長燊:
移工。
許議員玉昭:
那請問你們還用這個名詞?還蠻奇怪的。而且外配也有一些娶金門的、住金門的,你怎麼叫他外配?
董處長燊:
基本上我們已經沒有用外配,都統稱新住民。以前外籍勞工,現在簡稱移工,也不叫外勞。
許議員玉昭:
不是啦!因為在族群平等及主流觀念下,我希望朝這個方向,是不是這個科能夠把 名字稍微改一下?給你們一個建議啦!
董處長燊:
對,這個科我們現在改叫做鄉親暨新住民服務科。
許議員玉昭:
好。
董處長燊:
那性平的業務是在婦幼科。
許議員玉昭:
好,那請回座。
董處長燊:
好,謝謝。
許議員玉昭:
我請一下教育處羅處長,處長好。
羅處長德水:
議員早。
許議員玉昭:
你就職也快一年了。
羅處長德水:
是。
許議員玉昭:
我記得當時縣長延攬你回來金門服務的時候,有一次在國民黨金門縣黨部,也遭 遇到退休教師協會鄭理事長當場,當我們的面及縣長的面,對你的不信任,那時候剛好 是你剛準備就職的時候發布的人令,當場縣長也在場,我現場就跟他講說那是金門子弟 嘛!你讓他服務看看,如果半年做不成、表現不好,就讓他回去,不適任就不要用嘛! 現在還沒用,怎麼馬上就否決掉,這樣很不好。那看到這一年來,可見你做得不錯,縣 長有眼光延攬你回來,當然你這一年來把金門的教育也整合得不錯。但是有幾點我還是就教一下,就是現在很流行的「三章一Q」,處長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羅處長德水:
知道。
許議員玉昭:
簡單回覆一下。
羅處長德水:
就是有機的農產品、生鮮農產品跟產品履歷,還有一Q就是可溯源的優良農產品。
許議員玉昭:
可見處長還是狀況內,那目前金門學校的營養午餐採用的生鮮食材的比例?
羅處長德水:
這個「三章一Q」是中央的政策,從一〇七年開始,然後我們地區開始……,因為 我們學校小校多,所以一開始的比例,去年大概只有3%,然後到今年六月的統計,應 該是有到12%了。
許議員玉昭:
那比例也蠻高的啦!12%應該還好啦!不是說很高,但是在金門地區這樣子已經要 求還算不錯了啦!
羅處長德水:
最新的統計是18%了。
許議員玉昭:
我希望處長這邊持續來努力,好不好?
羅處長德水:
是,好。
許議員玉昭:
另外就教一下,最近大家都在講教育百年樹人,我們要贏在起跑點上,但是教育的 話,現在台灣整個的氛圍,實在不敢領教,我們很擔憂下一代,我現在要講的是,處長 你知道金門縣各級學校,還有放「禮義廉恥」?我們每次到學校讀書,都要有「禮義廉 恥」放在學校,金門還有多少個學校有?你有統計過嗎?
羅處長德水:
「禮義廉恥」的校訓?
許議員玉昭:
還保留著?台灣很多都拆掉了啦!
羅處長德水:
是,我們應該沒有特別去動這一塊。
許議員玉昭:
我今天要求的是何謂「禮義廉恥」?處長應該比我更清楚啦!
羅處長德水:
是。
許議員玉昭:
我們今天教育要求的是品德教育,所以我希望貴處在各級學校的部分,加強品德教 育的宣導,好不好?
羅處長德水:
是,會。
許議員玉昭:
另外一個就是針對新課綱,新課綱上路以後,我們閩南語怎麼來上課?
羅處長德水:
新課綱是這樣子,今年八月一號開始正式實施,然後閩南語,就是本土語言的教 學,對我們來講閩南語教學,國小是必修。
許議員玉昭:
國中是選修?
羅處長德水:
是,國中是選修。
許議員玉昭:
那你們現在怎麼來弄?在教育處的立場。
羅處長德水:
學校的部分是會開課發會去決定小朋友課程的安排,基本上只要學生有選修,就必 須要上,選修的部分是這樣,那必修就是國小一定要上。
許議員玉昭:
好,那我就教處長,閩南語教學是台語版,還是金門版?
羅處長德水:
好,這個狀況是這樣,都叫閩南語教學,但是我覺得我們在金門當然……。
許議員玉昭:
主要是台語教學還是金門話教學?
羅處長德水:
在本地當然是金門話教學,不是台語,我們要做金門話教學,但是金門話教學有一 些瓶頸要突破。
許議員玉昭:
處長你本身是金門鄉親,土生土長,你應該在金門高中讀到畢業再到台灣去嘛!
羅處長德水:
是。
許議員玉昭:
金門子弟的話,應該很了解金門話,但是現在太多金門人讀到高中職畢業到台灣 去,很多金門話都不懂,現在隔代教養,很多小朋友到學校都講國語,回到家裡,阿公 阿嬤教的都聽不懂,然後到學校裡面也有新住民、大江南北也有來自印尼、越南一大 堆,小朋友要學那些語言的話,其實蠻辛苦。
羅處長德水:
是。
許議員玉昭:
我想說金門話一定要在小學、國中這個階段,讓他們往後到台灣去求學、就業的時候,能夠講道地的金門話,基本的金門話,但是很多人都忘了,處長你本身是金門籍的子弟,應該朝這個方向做。
羅處長德水:
會來努力,但就是有一些師資認證的問題,我們會來突破。
許議員玉昭:
另外就教一下,金門縣有幾家合法的補習班?
羅處長德水:
補習班有立案登記的有三十家。
許議員玉昭:
三十家?
羅處長德水:
對,課後照顧中心是有三家。
許議員玉昭:
總共幾家?
羅處長德水:
三十家補習班,三家課後照顧中心。
許議員玉昭:
三十三家?
羅處長德水:
補習班算三十家。
許議員玉昭:
因為我看到教育處的粉絲專頁,好像你們補習班的業務很繁重。
羅處長德水:
因為近年來的發展,補習班的班數我覺得蠻蓬勃發展。
許議員玉昭:
是不是投訴案件比較多?
羅處長德水:
其中之一,我覺得補習班的問題是這樣,第一個,在中央的法規本身就有一些問題,就是到底什麼是補習班?什麼是課後照顧中心?中央法規就有一些沒有釐清的部分,這是第一個;第二個部分是本處只有一個人員在做補習班的業務。
許議員玉昭:
那等於你們每天都在面對投訴?
羅處長德水:
是,只要有人投訴,我們就要列管。然後再來的問題,就是業者其實互相惡意的投訴。
許議員玉昭:
那你們會不會因為鄉親的投訴,然後影響到處裡面的方向?就是原本想朝這個方 向,後來人家來投訴。
羅處長德水:
我們本來就是一定只有一個立場,就是保障合法的業者,然後取締非法的。
許議員玉昭:
我聽到重點了,保障合法,取締非法,這個也是包括建設處,縣長也應該聽得很清 楚,保障合法,取締非法,這個就是我們要求的一個重點嘛!
羅處長德水:
是。
許議員玉昭:
那你請回座。
羅處長德水:
好,謝謝議員。
許議員玉昭:
我請一下文化局。
許局長正芳:
許議員好。
許議員玉昭:
局長,我昨天剛好質詢回去,有看到鄰近的村里有古厝要準備剷平、翻新,古厝要 翻新,這個議題我剛好想到這個古厝翻新,局長知不知道古厝裡面都含有很多古物。
許局長正芳:
對,很多神像等等。
許議員玉昭:
神像是其次啦!我昨天看到他們很多小朋友的圍兜兜,他說已經四十五年了,當 時是用手工一手一手縫製的圍兜兜,還有小朋友的褲子,度晬的花帕等等一大堆的,我覺得那個都是文物,我是建議貴局應該不是老坐在辦公室,老是在講解古蹟,老是在閱 讀,我覺得古文物的儲存其實是很重要的一環,你們應該主動出擊,員工一百多個,有 一百多個村莊,哪一個村莊有古厝要翻新,試著去到那個村莊跟屋主協調說有沒有古文 物?我們來跟你們收購,你們都沒有做到這一點,現在只要剷平就弄到垃圾堆去了啦!
許局長正芳:
跟議員報告一下,這一塊其實我們是由文化園區管理所在執行,我們其實目前跟文化園區管理所討論一個很重要的方向,就是我們其實應該就要打造金門的常民文化生活博物館這個方向來做。
許議員玉昭:
對啦!但博物館沒有古文物,你博物館要存什麼東西?
許局長正芳:
其實今年我們也收很多,像麵線機,很多東西其實我們都收了,所以其實我們的類 別很多,當然議員您講的這個方向,後續只要有,我們或許可以跟建設處來合作,因為 傳統的建築很多,如果有要翻修讓我們知道一下,我們就來收集。
許議員玉昭:
我剛主要是講說員工這麼多,每個人分散,幾乎住在不同的村莊。
許局長正芳:
我跟您報告一下,其實我們就是朝這個方向在做,就像烈嶼也有一個文物館,只要 有一個很好的館,其實很多人就會願意把東西放到這個館裡面。
許議員玉昭:
人家願意,還是要你們文化局親自出面,這是一種尊重,文物他拿出去賣是很貴 的,朝這個方向。
許局長正芳:
好,沒問題。
許議員玉昭:
另外,我昨天也有講到包括文化局也可以邀請,我看這一年來你們邀請歌仔戲、明 華園,也邀請一大堆管樂、弦樂隊來金門表演、演唱,你們都沒有考慮到,兒童有香蕉 哥哥、蘋果姐姐,老、中、青,你們顧到老的也顧到小的,但你們都沒有考慮到我們夾 心餅、三明治的年代,我們剛好在中間,四、五、六年級最喜歡聽的是民歌,最近我們 都自己親自買票到台灣去聆聽民歌,「民歌45」,你們什麼時候可以邀請來金門?
許局長正芳:
其實我心裡也有在想做這件事。
許議員玉昭:
你們也有在想,對不對?民歌不管走到大陸,還是哪裡,人家都喜歡。
許局長正芳:
對。
許議員玉昭:
那明年度是不是可以考慮看看?
許局長正芳:
我們來想辦法,因為其實民歌手,如果現在邀請比較一線的民歌手……,像去年跨 年邰肇玫也有來。
許議員玉昭:
去年不是你的業務,去年是年初的時候,那時候過年從大年初一到大年初六,那 個感覺就大家很棒,因為我也知道你是今年才剛就職嘛!那我希望明年度能夠邀請他們 來,每一年,講句實在話,跨年對我們這個年代的話沒有用了啦!跨年唱的那些歌我們 都不懂,當然民歌是我們小小的要求,在座也很多四、五、六年級的,明年來努力,好不好?
許局長正芳:
好,我來努力。
許議員玉昭:
好,那請回座。
許局長正芳:
謝謝議員。
主席董議員森堡:
唐麗輝唐議員。
唐議員麗輝:
請縣長上報告台。
楊縣長鎮浯:
議員好。
唐議員麗輝:
縣長早,縣長我想就教一下,榮總跟金門縣政府還有哪一個「三方共管」?
楊縣長鎮浯:
衛福部,就是衛福部立醫院。
唐議員麗輝:
對,那「三方共管」這個計畫到什麼時候結束?
楊縣長鎮浯:
「三方共管」,如果按照合約,這個合約是在明年要檢討。
唐議員麗輝:
明年要檢討?檢討了以後,還會是「三方共管」嗎?
楊縣長鎮浯:
應該是要從整體來看,「三方共管」到底對金門好不好?議員,我說實話,每一個 制度都有它的優點跟缺點,現在是「三方共管」的缺點一直被放大,但是「三方共管」 的優點沒有人去討論,如果您去看前幾期國內知名雜誌所寫的離島醫療的「IDS」,他 裡面其實寫得很清楚,我們可以提供給你們看。
唐議員麗輝:
他也是「三方共管計畫」之一嗎?
楊縣長鎮浯:
應該是說他裡面陳述了……。
唐議員麗輝:
「IDS」不是本來不是「三方共管」的時候,本來就有的呀!本來就存在的呀!
楊縣長鎮浯:
很多人在傳遞一個訊息說,因為現在我們離島的醫生資源都來自「IDS計畫」,就 算沒有「三方共管」也不怕沒有人做「IDS」,事實上的實情不是這樣。
唐議員麗輝:
所以我現在才問你說,那未來榮總還會再接嗎?
楊縣長鎮浯:
應該這麼講,很多離島、偏鄉,「IDS計畫」都是衛福部去拜託醫院來承接的,事 實上我們很擔心的就是「三方共管」一旦解除了,包含榮總、包含其他醫療體系,是不 是還能夠像現在這樣來支援我們?這個涉及的層面太大了,這個誰都扛不起。
唐議員麗輝:
所以如果明年結束的話,那縣長有什麼樣的想法?
楊縣長鎮浯:
明年我們檢討的方向就是要很務實的來看。
唐議員麗輝:
萬一,如果榮總不接呢?
楊縣長鎮浯:
應該是這樣講,「三方共管」的情況下,我們跟榮總是夥伴關係,所以當夥伴關係,他支援我們的力度跟支援的意願就會相對比較強,衛福部也比較好去協調,今天 我們跟榮總說我不跟你當夥伴了,但你繼續來支援「IDS」,那換做是你,不會有情緒嗎?
唐議員麗輝:
所以我今天才在問說,如果「三方共管」一旦檢討完畢以後,榮總不願意接手,我們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備案?
楊縣長鎮浯:
所以我剛才跟議員報告的,我們不是要結束「三方共管」。
唐議員麗輝:
是。
楊縣長鎮浯:
按照合約,明年是要檢討「三方共管」,如果覺得有必要,那當然就是會延續嘛! 有必要就會延續,但是這個因為涉及到的層面太大了,你解除了之後,很多人在傳遞一個訊息,說「三方共管」解除了,榮總不怕他不支援什麼什麼,都太理所當然了。
唐議員麗輝:
好,那我想這一方面,縣長還是要多加努力。
楊縣長鎮浯:
我們會,事實上,我跟議員最後再補充,就是說這個醫療的東西,不能想當然爾說 誰都應該怎麼樣,這個真空期如果一旦出現,每一天都會發生縣民的健康受到危險,所 以我們不可能去冒這個險,也不可能想當然說哪個醫療體系一定會來支援我們,所以這 個部分我們會非常謹慎。
唐議員麗輝:
好,縣長,講完了「三方共管」,我想我們金門醫院的人力呢?所有的人力,我現 在看了一下,大概只有四十五個醫生,只有內科比較多,其他的幾乎都是缺額,那我在 想說,以金門醫院這樣的經營方式,你覺得未來我們所有的保送生回來,而且公職的名 額大概只有二十四個,對不對?所以我們目前是二十四個正式缺額,正式缺額我不知道 有沒有含醫療從業人員,但是我們現在來看醫師人力配置的話,現在有四十五個,很嚴重的缺失,然後我們只有內科大概是補足的,其他的科別,婦產科目前是六個,但是這 六個,我相信很多都是支援的,所以我從李沃士縣長時我一直在強調一個問題,我們把 學生保送出去的,有沒有告訴他,我們金門醫院到底缺什麼類型的醫生?我記得每一次 保送生出去的,大部分都是家醫科或是內科比較多。縣長記不記得有一年,那時候我們 跟楊應雄立委和所有的保送生在台北召開了協調會,在這個協調會裡面,我們一直在跟 這三屆的保送生要求,他們必須去清楚金門醫院到底是缺哪一些科,所以各位可以看得 到現在老人的,何丹妮回來了,急診科、婦產科、腦神經外科也有人了,可是這幾屆以 後呢?我想衛生局是不是要去加強宣導這一塊?讓我們的保送生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未來 選科到底要選哪一科,可是以前不是,以前都在打混仗,你高興選哪一科就選哪一科, 所以大家都撿好唸的去唸,這次我們有一個去唸腦神經外科,五年以後他回來,這樣子 對我們的醫院醫療有沒有幫助?絕對有!可是我覺得縣政府衛生局,我還是希望有所作 為,不要一直我們在做體制外的宣導,然後衛生局是沒有什麼概念的,我覺得啦!所以 在保送生這一塊,請縣政府責成衛生局,要對我們的保送生多加宣導。
楊縣長鎮浯:
議員您講的我非常認同,我非常簡要的跟您報告,在我上任之後,我們有去注意到 在接下來幾年,陸陸續續會有幾十位的醫保生回到金門服務,如果我們沒有辦法為這一 些回來服務的醫保生去做適當的安排,就會出現兩個結果,第一個,我們的醫保制度會 被檢討,第二,公費生當然衛福部會幫他分發到其他的離島偏鄉,但這就是我們人才沒 辦法留住,所以我們要替他找到適合的,所以我們一直在關注這個問題,所以也有一些 說法說不用擔心啦!到時候以我們的病床數,醫保生收得下來,但是問題是,你一旦只 是用這個方式去收納,那就會排擠到現在很多原本從外部來支援的名額,所以現在分兩 塊來做,第一塊,我們希望能夠在西半島這邊成立醫療機構,有效的來安排這些人力, 第二個就是在這一些包含來金門支援的醫生部分,我們也自己跑了一趟衛福部,還有行 政院,去跟他們溝通,希望來支援的,不要每次「沾醬油」就走,希望能夠拉長他支援的時間。
唐議員麗輝:
可是縣長,你要拉長他時間,要給他好的生活環境,我們的生活環境不足以留住醫 生,這個是我一直在講的,我今天如果是外科醫生來支援的話,我八個小時下來,已經 累得要死了,我回去還要面對冷冷冰冰的宿舍的話,這個我想再有多大的錢給他,我想他都要走。
楊縣長鎮浯:
議員,我跟您報告,當然部立醫院有一些內部管理、醫病關係、服務態度需要檢 討,我們會來跟他們溝通、要求,但是我還是要呼籲我們要給部立醫院這些醫護人員們 正面的力量,包含好的後勤保障,這樣才有可能往正面去走,醫生、護士也是人,也需 要鼓勵,也需要被肯定,我們不要一直把他們的缺失放大,我覺得給正面的力量,但是 該要求的我們去要求,然後把他們的後勤保障好,把他們的生活條件處理好。
唐議員麗輝:
我想我們應該是要去照顧這些醫護人員,去照顧他們,讓他們來照顧我們,不要只 是單向的,我們都只要求醫護人員應該要怎麼樣,從來不會檢討我們應該對這些醫護人 員是不是有所本?然後去協助他們,而且尤其很多都是來這邊支援的,一來這邊支援,他本來想留三年,他一看這個樣子留這三個月就好了,所以他就走人了,我想很多保送 生也是這樣子,我接觸了很多比較年輕的保送生,他們為什麼服務期滿就要離開?第一 個,獎金制度不公平,第二個,醫護環境不友善,這兩個是最大的致命傷,我想你要留 住我們本鄉本土的人,或者是我們希望留住醫療的人才,我們就必須要從這兩方面去著手改善。
楊縣長鎮浯:
是。
唐議員麗輝:
好,謝謝縣長,我請教育處處長上報告台。
羅處長德水:
議員好。
唐議員麗輝:
處長,我有幾個問題想就教,我剛剛看到金門高中新課綱的優質實施計畫,我想知 道教育處對這個新課綱有多大的期待?寫得很好啦!因為我看寫得很OK、很好,可是有多大的期待?
羅處長德水:
新課綱是這樣子,它是一〇八年八月一號開始上路實施,它是在前一次的課綱,就 是九年一貫課程綱要的架構下,去延伸出來的十二年一貫的課程。
唐議員麗輝:
對,這個我都清楚,因為時間有限,所以我還是要比較重點的。
羅處長德水:
是,那我們針對師資的部分,比如說因為新課綱上路,有些新的領域,像生活科技……。
唐議員麗輝:
現在講到重點了,我就是要問,新課綱立意很好,可是師資呢?
羅處長德水:
師資是因為中央的整個配套措施也沒有做好,全國都是這樣子,我已經去跟教育部 有爭取到明年度就可以在金門開專班,我們跟高雄師範大學合作。
唐議員麗輝:
可是現在來得及嗎?新課綱不是馬上要執行了嗎?
羅處長德水:
他必須修學分,這就是所謂的要專長授課,就是老師學什麼就教什麼,但是全國各地現在在第一年的時候,有些科目沒有辦法百分之百專長授課。
唐議員麗輝:
還沒有統籌對不對?
羅處長德水:
是,還沒有辦法百分之百。
唐議員麗輝:
所以現在師資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羅處長德水:
是,所以我們會開專班,不用讓我們本地的老師奔波。
唐議員麗輝:
因為昨天我跟金門高中和金門高職有一些學生在座談,他們提到了課綱的問題時, 他們很憂心,因為第一個,我們沒有協力單位,沒有所謂的資源外部,今天在我們一個 島上,你說我今天要上課綱所有的東西,包括所謂的金門學,我問說帶你們金門學的老 師是誰,台南人,請問一下台南人對金門會了解嗎?所以我想金門學這個在地化的東 西,你去讓外面的人來教我們的孩子在地化的東西,這是有點奇怪。
羅處長德水:
是,因為我們主管的單位是國中、國小啦!國立金門高中跟國立金門高職,因為……。
唐議員麗輝:
那高中有這種情況,國中、國小有沒有這種情況?
羅處長德水:
國中、國小基本上就是師資的部分還沒有,就是我剛才說的生活科技沒有百分之百能夠專長授課,然後剛才許玉昭議員詢問的金門話的教學,沒有辦法……。
唐議員麗輝:
我不是說金門話的教學。
羅處長德水:
是,因為它也在課程裡面。
唐議員麗輝:
對,它在課程裡面。
羅處長德水:
我是說這兩個問題比較大。
唐議員麗輝:
所以我希望處長能夠對這個新課綱花一點心,對於課綱的教師,能夠花一點心。
羅處長德水:
好,會的。
唐議員麗輝:
還有,我想就教一下,過去金門的保送生,也就是師培的公費生。
羅處長德水:
師保生。
唐議員麗輝:
對,師保生,開缺的類別和名額是怎麼樣決定的?然後師保生畢業後返鄉服務,又 是怎麼樣決定到哪幾個學校去任教?
羅處長德水:
跟議員報告,我們以前師資保送的制度確實是比較紊亂,他的紊亂就是說,第一個……。
唐議員麗輝:
不是由學校提報的嗎?
羅處長德水:
以往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處理,那我問了很多人,說法有很多種,以往大概就是出 現幾個問題,第一個,我們保送的師資跟學校的需求脫鉤,所以這個人他學成回來,他 到學校變得沒有地方去,比如說我們今年有十幾個老師回來,其中有三個老師是自然專 長,結果我們的國中並沒有自然專長的缺,就是代表他當初在保送的時候,跟學校的需 求是脫鉤的,這是第一個;第二個,我覺得整個決策不夠公開透明,就到底今年要保送 什麼?是怎麼產生的?沒有多少人知道。
唐議員麗輝:
處長,根據我了解是每一次金門高中在三年級的時候,他就有一份缺額名單出來, 可是我不知道這麼名單是怎麼出來的,譬如說缺地理科或者缺國文科,但是我知道的是金門高中有提供這樣的訊息,所以你是不是要跟金門高中問一下這些訊息是怎麼來的?
羅處長德水:
我們今年其實已經做調整了,我們的開缺是這樣子開的,也跟各位議員報告,我 們請學校,他是師資的需求單位,學校先開缺,比如城中、中正需要什麼樣的師保生回 來,他開缺開出來,然後我開了一個小組來審查,所以今年其實各個學校開的缺是十二 位,但是我們經過審查,我們只同意六位,因為我們目前還有三十幾位在學的師保生還 沒回來,所以如果這個缺無限制的開,會出現像醫保生那種狀況,回來沒有學校可以 收,所以我們現在已經在做管控,然後慢慢把這三十幾位在學的,能夠慢慢去化,就是 我們有請學校統計,他未來四年、五年有哪些師資需求,如果剛好跟我們師保生的資格 是相符的,他就回到這個師資需求的學校,就一次解決兩件事情。
唐議員麗輝:
好,謝謝。
羅處長德水:
謝謝。
唐議員麗輝:
然後我就教一下,我們學校不是有提供牛奶嗎?
羅處長德水:
有。
唐議員麗輝:
那是免費的,對不對?
羅處長德水:
是,已經很多年了。
唐議員麗輝:
可是我們是不是有上網做意見調查?結果呢?
羅處長德水:
有,跟議員報告,這個免費牛奶政策已經行之多年,因為聽到非常多的現場老師反 映,因為這個牛奶是完全免費……。
唐議員麗輝:
不是,我只是在問你說結果呢?是大部分的人支持使用者付費?對不對?
羅處長德水:
91%的受訪者支持部分收費,也不是全部收費,然後9%反對。
唐議員麗輝:
好,那我就教一下,如果我們今天部分收費,是不是會遏止浪費的情況?
羅處長德水:
我個人是認為會,可以遏止。
唐議員麗輝:
我想使用者付費本來就是很正常,所以我希望教育處在這個方面去做檢討,是不是能夠用民調上面的意見去做部分收費就好了?
羅處長德水:
是,謝謝議員,但是因為還是有一些意見,認為我們可能要……。
唐議員麗輝:
當然意見一定會有,就像停車場一設立的話,外面聲音很大,告訴我說,議員為 什麼這一次本來三十塊,現在收五十塊,我就他講,如果不收五十塊,未來你會變成收 五百塊,他問我為什麼?我說未來路壞掉了,系統壞掉了,全部都要你們來負責的時 候,是不是要收五百塊?所以我覺得使用者付費是應該的,我希望教育處能朝這個方向去做調整。
羅處長德水:
好,謝謝。
唐議員麗輝:
我再就教一下,目前兩歲以下的公立托兒所的設置,有沒有具體的規劃?
羅處長德水:
有,我們在今年,因為幼托整合是二到五歲,我們地區本來都只有三歲、四歲、五 歲,我們今年先在小金門……。
唐議員麗輝:
也是附屬在學校嗎?
羅處長德水:
對,在學校的部分是教育處管,如果是在社區或是鄉鎮公所是社會處,我負責學 校的部分。今年我們先在小金門開了一個兩歲班,試辦兩歲班,然後因為獲得鄉親的肯定,成功,所以我們決定擴大辦理,在大金門各四個鄉鎮逐年來推動。
唐議員麗輝:
那在哪幾個學校?有沒有設定?
羅處長德水:
我們有開過會了,因為這個牽涉到學校有沒有空間、場地。
唐議員麗輝:
處長,你經常在開公聽會,你對這個議題有沒有開過公聽會?
羅處長德水:
有,為了這個小金門的兩歲班,我有開過兩次的公聽會。
唐議員麗輝:
那只是小金門呀!
羅處長德水:
因為大金門的部分已經確定,我們把學校都找來了。
唐議員麗輝:
那你有沒有經過家長?
羅處長德水:
因為家長部分的溝通,我請學校的校長、老師跟家長對話,因為學校要先有場所才 能夠開,有意願開然後再跟家長溝通。
唐議員麗輝:
那我們金城在哪裡?
羅處長德水:
金城兩年後會在古城國小開班,因為我們本來是希望古城明年能夠開班,但是校長認為學校還沒有整合好,所以預計一 一O年開。
唐議員麗輝:
在古城?
羅處長德水:
對,因為中正本來就沒有,然後城幼沒有場地,所以這也不是說要開就能開。
唐議員麗輝:
還是要有場地。
羅處長德水:
對。
唐議員麗輝:
會不會讓我們家長認為太遠了一點?
羅處長德水:
因為這個是公共政策,如果是有選擇性,我們就會做一些考量,像為什麼先在小金 門開?因為他完全沒有私托,那城區的私托比較多,然後家長整個解決照顧問題的管道 比較多,所以我們先選擇在小金門開,那接下來四個鄉鎮都會開,每個鄉鎮都至少開一 班為起跳。
唐議員麗輝:
好,謝謝處長,處長請回座。
羅處長德水:
好,謝謝。
唐議員麗輝:
主席,我建議延長時間,因為下午我們可能要去參觀酒廠,所以要延長時間,因為 我們還有同仁還沒有問。
主席董議員森堡:
現場有沒有其他議員附議?(在場議員附議)那我們就延長開會時間到所有議員問 完好了。
唐議員麗輝:
對。 主席董議員森堡:
好,OK!洪成發洪議員。
洪議員成發:
請政風處。
陳處長治平:
洪議員午安。
洪議員成發:
處長好,有關之前都一直在關心我們金酒廈門分公司跟天福的案子,政風處有沒有 去調查這個案子?
陳處長治平:
在上次議會臨時會的時候,我們有做三個案子的專案報告,已經送到議會來了。
洪議員成發:
那有沒有不法?以你政風處的角度,有沒有不法?
陳處長治平:
在天福案,目前調查機關已經在審理,所以因為進到司法程序,原則上我們就不再 做後續的行政調查部分,然後有關於福矛案的侵權案,我們有在報告上面指出,就是相 關的案件,我們初步的看法是認為屬於企業經營自主的權限,那有關侵權的部分,因為 就兩岸轄管的問題,所以目前的證據事項上面,目前還看不出來,就我們本處的立場。
洪議員成發:
那調查處,案子是我們自己送的?
陳處長治平:
是天福案的,他在九月五號受理,十月五號金酒公司已經將相關案件送到調查處。
洪議員成發:
那你的看法呢?
陳處長治平:
什麼意思?請教。
洪議員成發:
因為實際上有什麼案子,調查處來調案子以後,如果真的有問題的話,可能他在很 短的時間就會約談,如果真的有不法,他就會送到地檢署,對不對?
陳處長治平:
是。
洪議員成發:
那這個案子,如果調查處時間已經這麼長了,應該是沒有不法。
陳處長治平:
因為我們現在尊重調查機關的偵查程序,因為現在還沒有結案,也沒有移送,我會再去了解一下調查進度。
洪議員成發:
好,請縣長上報告台,還有金酒及廈門董事長上報告台。
楊縣長鎮浯:
議員好。
洪議員成發:
縣長,有關金酒廈門分公司,可以說幾次臨時會,議會都非常關心這個案子,那因 為現在政風處他們做一個專案報告,而且調查處也來調查這個案子,如果已經從九月份 到現在,以我的看法,如果真的有不法的話,可能就會約談了。實際上如果金酒公司真 的有做不法的事情,不是縣長去主導,但最後縣長還是要負這個政治責任。因為實際上 金酒是金門經濟的命脈,以金酒來講,大陸市場這麼大,如果沒有的話,縣長你應該要 給金酒這邊加油打氣,對不對?
楊縣長鎮浯:
是。
洪議員成發:
如果這樣一直下去,酒賣不出去的話,縣政府的財源從哪裡來?這個很重要。
楊縣長鎮浯:
跟議員報告,我非常肯定金酒公司,包含金酒廈門公司這一年來的努力,那在年底 也會有好的消息出來,同時我也肯定他們在這個領域上面,都是在專心、全心的為金酒 打拼,所以這個部分,我個人會在很多公開場合,我都是這樣子的表達,但同時對於外 界的疑慮,我們會再想辦法做更多的說明。
洪議員成發:
所以對於這部分的話,當然有人在質疑,在整個行銷部分,當然行銷整個決策是由 廈門分公司董事長這邊來決定,對不對?所以你們也要特別去注意。那第二點的話,因 為實際上金酒在我們台灣地區整個市場已經飽和了,之前的維他露原本的合約還沒有到 期就提前解約,後來由哪一家公司?
李董事長增財:
味丹跟黑松。
洪議員成發:
但是未來實際上也有聽到說要把金酒廈門分公司關掉,這是一個很嚴重的事情,在 大陸要設立這個公司,當初也透過很多管道設立這個公司,現在很簡單就要把它關掉? 我覺得所有的鄉親應該也不會很支持這個案子。再來一點,大陸地方這麼大、人口這麼 多、市場這麼大,如果酒要賣出去,實際上整個人事權是在金酒公司本身要去做決策,酒如果要賣出去的話,要增加很多的行銷人員,對不對?也不能說議會這邊一直在限制 說有沒有增加人,人事權是由行政部門你們自己去考量、決定,要把這個酒賣出去,要 拚業績的話,實際上我相信所有的鄉親也支持你們,該增加人就要增加人,最主要如果 打出這個業績,鄉親絕對給你們肯定,這部分也不要因為說要多加一個人、兩個人,還 要跟議會這邊來報告,我的看法是不同的看法,我之前擔任三屆的議員,我去過金酒公 司三趟,有一次是第二小組到他們那邊去考察,反正我們做事情為大家、為整體,不是 為個人,如果不為個人的話,你講話可以大聲,所以這是我們處事的原則。
楊縣長鎮浯:
是,議員您剛講的這一點,我最後說一句話,這個事情就如同剛才政風處所說的, 相關的司法也已經在做調查了,所以因為這個事情已經紛紛擾擾快一年,我最後只想 講,金酒公司的主管們有沒有用心的做,年底我們會讓數字跟成績單來說話,外界的疑 慮,我們會讓司法來說話,就這麼簡單。
洪議員成發:
鄉親有這個疑慮的話,要把他講清楚,整個工作士氣很重要,如果說真的每天在那邊吵吵鬧鬧,根本就沒有心情辦這個業務。再來一點,也是金酒廈門分公司,你們這56 度的酒,是不是有塑化劑?
楊董事長應雄:
96ml的小酒?
洪議員成發:
對,像這些不是你楊董事長接任,這個酒可能是之前就運過去,金酒公司從以前到 現在,整個酒的品質很少出現問題,這個酒擺在那個地方,到底是怎麼樣造成現在有塑化劑?有塑化劑的問題這一定要下架。
楊董事長應雄:
本來就下架了,檢查出來就已經沒有賣,因為只是微量在那邊,那時候才決定只能當公關用酒,但現在議會已經做這樣的決議,我們就尊重總公司看怎麼處理這件事。
洪議員成發:
有問題為什麼還要當公關用酒?
楊董事長應雄:
因為說是私底下,因為那都是成本,等於說自己喝一喝,微量的不能銷售,所以後來我們都停掉了,沒有上架,這個酒沒有賣過,檢查出來就沒有賣了。
洪議員成發:
沒有賣,但是有問題也不能喝。
楊董事長應雄:
對。
洪議員成發:
我們現在很注重,如果一般東西逾期都要下架。
楊縣長鎮浯:
跟議員報告,如果有任何食安上面的疑慮,我們不會去冒險,那個酒他在台灣檢查 是合格、合標的,去到那邊之後才產出有微量,跟那邊的規定不符合,所以經過他們的判斷,應該是沒有問題,但是不管判斷是怎麼樣,所以就不上架販賣,是這樣的一個背景。
洪議員成發:
那我們台灣這邊整個去做試驗沒有問題,那這些酒運回來還可以再飲用嗎?還是要 回來把它銷毀掉?
李董事長增財:
因為它那個標是簡體標,所以回來也不能賣,但是我們回來會處理。
洪議員成發:
處理是把它處理掉,還是要再送人?
李董事長增財:
沒有,回來我們會用另一個方式,我們就回收處理,那個當陳年的,只要檢驗沒有 問題,陳年的酒價值更高。
洪議員成發:
回來就可以當陳年酒?本席是認為如果這些酒拿回來後還是要銷毀掉的話,你在那 邊銷毀掉就好了。
楊縣長鎮浯:
前提就像剛才董事長所講的先做檢驗,品質沒有問題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去做其他的處理。
洪議員成發:
那你現在可以把它拿回來,我們這邊檢驗跟大陸的標準不一樣呀!你可以把這些酒 拿回來檢驗到底有沒有問題,如果有問題就不要拿回來,在那邊很簡單,金酒公司那邊 也有很多員工,在那邊把它打開倒掉。
李董事長增財:
這邊檢驗已經沒有問題了。
洪議員成發:
像這個問題,如果真的有問題就要把這些酒銷毀掉,主管機關縣政府財政處,很簡 單呀!由財政處負責或縣長負責,政風、主計人員派人到那邊去現場處理掉。
李董事長增財:
那個酒還可以用。
洪議員成發:
如果可以的話,就當然是運回來。
李董事長增財:
對。
洪議員成發:
兩位董事長先回座。縣長,現在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整個預算的編列,基礎建 設非常重要,當然你現在要提高一些生活品質什麼的,文化局編的預算太多錢,用那些 錢的話,你應該要做個調整,這個預算是從去年度編列的預算,文化局許局長請上報告台。
許局長正芳:
洪議員好。
洪議員成發:
局長,剛剛蔡議員有提到,在上次定期會我有提到,你看一些頹屋的維修、搭鐵皮 花很多文化局的錢,剛剛你看一下,一個瓊林社區,如果是中央經費來講,是不是編了 兩億多的經費?
許局長正芳:
那個是在瓊林社區。
洪議員成發:
瓊林社區,兩億多對不對?
許局長正芳:
對,那是一個專案計畫。
洪議員成發:
專案計畫?我跟你講,錢要花在刀口上,外面在講兩扇門就花了好幾百萬,對不 對?那很離譜呀!我跟你講,縣政府給烈嶼鄉的經費太少,我可以提供資料給你,總共 三、四年給小金門的基礎建設經費不超過兩億,一個鄉十四點八五平方公里的地方,縣 政府主計處這邊撥款就很了解,給小金門這邊的錢太少,你看一個社區就兩億多,四年 給小金門的預算,所有的基礎建設不超過兩億,我建議縣長整個預算的編列,應該要去 重視,基礎建設很重要,基礎建設做出來的話,人家來這邊走過,一目瞭然都很清楚, 對不對?所以不要把錢全部花在那個地方。
許局長正芳:
烈嶼也有很多案子在執行。
洪議員成發:
烈嶼在執行?多少錢?
許局長正芳:
像現在有一個洪氏古厝在招標,有一個案子就三千萬了。
洪議員成發:
多少?
許局長正芳:
三千萬左右,現在已經在招標了。
洪議員成發:
但是那些是比較重要,我說頹屋要整理很重要,影響到整個環境的村容,那是要去做,但是有一些你們要去做調整。
許局長正芳:
是。
洪議員成發:
但我這邊要建議縣長,九宮碼頭從九十九年縣政府自己編列的預算,編了五億九千 萬,李炷烽縣長那時候要卸任之前編的,後來發包出去,大概四億八千萬左右,那因為整個港區的岩盤沒有爆破,後來爆破又追加八、九千萬,才有像一個港,不然北堤做了 以後,船還是不能停靠,但是現在兩座浮動碼頭,船席也不足,我們一直在講,花很少 的錢就可以改善這個停船的船席,所以這部分我建議縣長,這個應該對小金門來講,雖 然金門大橋以後要通了,但是碼頭還是很重要,之前要規劃到第二期,第二期也是要做 碼頭,對不對?這些都沒有在做了,所以現在幾年了?講了都沒有用,這個基礎建設很 重要,我請縣長明年度,今年度的預算雖然議會退回去,可不可以追加?這應該要趕快 去規劃,不要花很多的錢,在北堤這個地方簡單的打個基樁,做個平台,一些比較小的 船就可以停泊了,這是一個很大的重點。
楊縣長鎮浯:
是,我請港務處就這個部分去處理。
洪議員成發:
請文化局長先回座。
許局長正芳:
謝謝洪議員。
洪議員成發:
縣長你先回座,請建設處。
文代處長水成:
洪議員好。
洪議員成發:
處長好,我們羅厝漁港現在在施工,這個工程總共的工程款多少錢?
文代處長水成:
工程經費大概將近一億一千萬。
洪議員成發:
一億一千萬?工期到什麼時候?
文代處長水成:
目前大概,因為媽祖公園前面又在做變更設計,要不然原來的計畫是年底大概就會 完工,所以這個大概要等到明年三、四月之後,進度大概百分之八十幾。
洪議員成發:
羅厝漁港這個問題,大概從一〇三年,之前地區的漁船很少,沒有那麼多,在 一〇二年,金烈水道那邊的黃魚特別多,那黃魚現在價錢很高,所以現在釣到的黃魚都 拿到大陸去賣,四、五斤的話就可以賣到一萬多塊,所以九十九年九月份的時候,縣政 府這邊,那時候翁自保局長是擔任建設處處長,縣政府發布一個公告,說因為羅厝漁港 船席已經飽和了,所以禁止漁船進來,那時候我就打電話給他,因為那是一個產業,之 前黃魚那麼多,現在羅厝漁港的漁船有一百多艘,現在都停得滿滿的,船席已經不足, 這個本來也是沒有好好的規劃,花了三千多萬把突堤增加了,好像增加了二十一個船 席,這一次的新建工程花了一億一千萬,可能會再追加預算。
文代處長水成:
有一個碼頭面會往內收一點。
洪議員成發:
我跟你講,你們這一次花了一億一千萬增加四十個船席,是不是?
文代處長水成:
是,大概。
洪議員成發:
所以你們要重新再去規劃,現在有一些漁船停到九宮碼頭的浮動碼頭旁邊,所以我 剛才跟縣長建議過,九宮碼頭要趕快處理,那如果花了一億一千萬增加四十個船席,整 個成本非常高,所以這部分你們要特別注意,因為一個產業讓地區年輕人去釣魚,這是 很好的現象,所以我那時候打給翁局長說,不能限制漁船不能進來。整個政府的決策要 有長遠性,現在這個工程的進度你們要掌控,不要拖太久。
文代處長水成:
好。
洪議員成發:
好,請回座。
文代處長水成:
謝謝。
洪議員成發:
請港務處處長。
何處長佩舉:
議員好。
洪議員成發:
處長好,九宮碼頭原本有一個遊客中心,蓋了一、二十年了,那遊客中心太小了, 空間不足,尤其現在到小金門的觀光客,人潮越來越多,我們之前就建議在隔壁空地蓋一個鐵皮。
何處長佩舉:
已經竣工了。
洪議員成發:
竣工了?那驗收了沒?
何處長佩舉:
現在在驗收程序當中。
洪議員成發:
你們這個時間要加緊腳步,那很重要的空間要趕快利用,你看弄那麼久了,也是要 申請使用執照嘛!
何處長佩舉:
對,我們都同步進行。
洪議員成發:
取得了嗎?
何處長佩舉:
還沒,要驗收完之後我們才會取得。
洪議員成發:
你們要快,不要一個工程擺在那邊,現在遊客中心太小了,不敷使用,所以你們進 度要快一點。
何處長佩舉:
好,我們盡速辦理。
洪議員成發:
那因為使用執照是要跟建設處這邊,你們事先請他們去了解一下,看看整個建築有 沒有問題,不要等到去驗收才發現有問題,要提前做,這是第一個問題。
何處長佩舉:
好,謝謝議員。
洪議員成發:
第二個問題,水頭候船室的部分,以前很大,因為現在船班比較多,在那邊等的人 不會很多,但現在靠北邊的那個門,你們要做改善,你們從那邊經過沒有看到嗎?像天 氣那麼冷的話,門不能關,北風直接吹到裡面,裡面的工作人員也是很冷,所以你們花 一點小錢,應該把門前面做一個L型把它擋起來,不要讓風直接吹進去,人往旁邊走, 我希望你們去了解一下。
何處長佩舉:
好,那我會後再了解一下具體的改善方式,那議員所指的是在水頭這一邊,大小金 門的候船室?
洪議員成發:
對,靠北邊這一個門。
何處長佩舉:
好,了解。
洪議員成發:
再來,水頭旅客服務中心工程,你們現在發布的資訊,大概明年六月份要重新再招標。
何處長佩舉:
是的。
洪議員成發:
我的看法是水頭這個旅遊中心十年也蓋不完,雖然這案子當時發包,你在港務處 擔任副處長沒?你們現在要把這個案子講清楚,對不對?今天廠商得標以後要解約,可 能這應該是有原因的,當初你說資金周轉的問題,他本身要承包這個工程,他要考量他 自己資金的運作,這應該是很重要的呀!我現在是很擔心你們的工程到六月份能不能標 得出去?到底裡面有什麼原因?工程的話,你們不能讓設計公司很多材料都用綁標的, 綁標的材料就很難去解套了,綁標的話有時候變成是自己綁自己,身為業主要如何去解 套?所以這個工程雖然不是在你手上發包出去的,但你今天擔任港務處的處長,後續善後都是要由你這位處長來做,不是只是廠商資金周轉的問題,你們要好好去探討,到底 目前狀況說明一下。
何處長佩舉:
是,跟議員報告,我想就針對這次啟赫營造解約狀況,我們之前的招標模式也做 一個調整,我們現在在檢討當中,之前的做法是兩階段的開標,先遴選完營造廠之後再 來開價格標,這樣可能會有一些做法上,我們在內部還在做一個調整,那未來還是以現 在整個趨勢,應該是以最有利標的方式來辦,我們目前還在檢討當中,那可能評估的範 圍,我們現在是在檢討這樣的機制,就是在營造廠本身承攬的工程跟本身的財務狀況, 可能也要做一個比較權重的評比,避免像類似啟赫營造的狀況,整個操作上他工程太 多,資金周轉不靈。
洪議員成發:
處長,我有一個建議,你把整個案子裡面的工項去了解一下,評選的話,有時候 應該會有瑕疵,這要做檢討,如果裡面的材料有綁標問題,你就把它解決掉,到時候你 就公開招標的話,要來承包的廠商就沒有憂慮,如果你這個材料有綁標的嫌疑,你後續 的工程要做下去會很難,所以這一點我是跟你建議,我是在擔憂你六月份能不能標得出 去,因為這個工程比較大,二十幾億的工程,能不能標出去,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何處長佩舉:
好,我們加速辦理。
洪議員成發:
好,請回座。
何處長佩舉:
謝謝。
洪議員成發:
縣長,整個預算的編列要一個合理性,當然也不是議會要怎麼樣就怎麼樣,對不 對?因為現在金門縣政府是有錢,如果沒有自主財源的話,除了中央補助,縣政府這邊 是金酒公司每年大概挹注四十億、五十億的經費進來,如果沒有的話,要去哪裡拿錢? 整個預算的編列,縣政府也不是像你說全部尊重議會,現在要編列預算,縣政府要有錢 呀!沒有錢要怎麼編?所有的預算編列,到最後的主導權,雖然議會提出的經費能不能 編得進去?編進去以後,以後是在議會這邊,議員來審查,能不能通過這是一個問題, 但是在編概算的時候,還是縣長這邊為主。我跟你講一下,因為第二屆的時候,那時候 要就業實際上很難,第二屆議會的時候,縣政府多編大概二十多個臨時人員,那些人員 就分配到像是養工所及其他各個地方去,到第四屆議會那時候有要求編了二十幾個臨時 人員,那二十幾個臨時人員全部都是在議會工作,當然預算的編列,縣長你說要尊重議 會,但是有些合不合理,因為錢是你這邊,不是議會自己去找錢的,我是做這樣子的建議。
楊縣長鎮浯:
好,謝謝議員。
洪議員成發:
請回座。
主席歐陽議員儀雄:
董議員,麻煩長話短說。
董議員森堡:
一定長話短說,縣長及建設處長請上報告台,不好意思,我補一件人民陳情案。
楊縣長鎮浯:
議員好。
董議員森堡:
縣長跟處長好,我這邊有受理到一個人民陳情案,他的狀況發生得非常非常特別, 希望你們能夠回去做檢討跟改進。有一位陳姓的民眾跟我陳情,他蓋一間農舍,結果向 建設處跟農試所這邊申請農地認證,他在自己的農地上有種植作物,也有買賣證明,也 有自己拍照片,結果在申請農舍的過程中,竟然發現他的農地被一位李姓農友拿去登記 契作,登記契作就算了,他還審核通過,就是說他有拿到契作補助的錢,導致這個民眾 他要蓋農舍,沒辦法蓋農舍,因為他的地被這位李姓農友拿去登記契作,裡面會牽涉到 的問題非常廣泛,第一個,公務人員有沒有和這位李姓農友有勾結、掛勾?因為他監割 不實嘛!我們有農業發展基金,編了十幾位的監割人員,有沒有落實監割的機制?為什 麼他自己拍的照片,他每一年自己種植,自己有拍照片,結果那一位李姓農友還能夠拿 他的田去申請到契作;另外一個,是不是有圖利到這個李姓農友?那這樣的狀況還有衍 生出公部門詐欺跟侵占的行為,我希望縣政府這邊能夠徹底清查包括公私有地被侵占的 狀況,還有落實整個審核計畫,還有這些監割人員到底有沒有實地去查證說這塊土地是 真的私人種作,還是被拿去當作契作?不然的話,他們只要拿申請書去申請,錢都是我 們公庫在支出的,然後還侵損到個人要蓋農舍的權利之外,假設他是侵占公有地,等於 是侵占我們金門縣政府的權力,希望這邊能夠全力去落實,不要讓整個契作的保價收購 制度變成是某一些人謀取自己財力的工具,好不好?
楊縣長鎮浯:
議員您講的這個狀況,如果實際發生,我覺得這是不能忍受的,所以我們會請建設 處實地的去查。
董議員森堡:
好。
文代處長水成:
我回答一下,這個案子大概是沙崗農場一位李姓農友的,我們也在處理,至於董議 員剛剛提到,有關在契作的監割、查證,這些相關的工作,我們會再跟農試所這邊做一 個討論是不是有哪一個部分是還要做強化的地方,這個部分我們會再做討論。
董議員森堡:
好,請做檢討跟改進,不要讓公有的財產變成私人的。
楊縣長鎮浯:
我覺得您講的這個是個案,我會請建設處這邊通案性來看,整個作業有哪裡可能存 在漏洞,讓人家用這個名義來做一些不法的事情,要全面的來檢討。
董議員森堡:
好,OK!謝謝。
主席歐陽議員儀雄:
我們今天早上的質詢時間就到這邊,下午兩點半,我們第一小組要去金酒,還有莒光湖畔,請相關單位,像財政處、政風、主計還有工務、建設、觀光處,這幾個單位會 同參訪,其他的就不用,早上時間到這邊,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