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witter
  • Plurk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第7屆 第02次定期會 總質詢

質詢日期 108-12-05 議案類別 定期會
主 席 唐議員麗輝 記 錄 李惠珊
質詢議員 董議員森堡
質詢記錄 主席唐議員麗輝:
楊縣長、陳秘書長、各局處首長、各位議員同仁、各位媒體小姐先生,大家早。今 天的議程一樣是縣政總質詢,我們現在由第一組議員繼續質詢,董議員請發言,縣長請上報告台。
董議員森堡:
控制室幫我上簡報,謝謝。縣長好,今天總質詢總共有四個主題,首先就一個公開 透明的主題跟你做質詢,你的政見裡有提到,資訊公開是最主要的競選政見,對不對? 但是,縣府及公務部門都要人家盯才會有進度,從第一次臨時會提案要資訊透明公開到 上個禮拜為止,只有行政處,打電話去催的時候,才來連絡各個局處請他們急急忙忙把 簡報上傳,我要的委託研究案、規劃報告案、業務報告案都上傳不完全,行政處處長解 釋說,只上傳三年的檔案,我各個局處看,也是七零八落,不曉得縣府的水平溝通哪裡 出了問題?希望縣府建立一個專門的頁面來公開這些資訊,不是讓民眾一個處室、一個 處室去找,這樣的資訊公開也是不透明,因為程序上太複雜,縣府本來就有一個資訊公 開平台的網頁,為什不乾脆建置在那,所有聯結掛過去。第二部分,長期以來本席非常 關切金門的預算運用問題,對於歲入、歲出、財產,建議縣府要建立一個負債鐘,讓民 眾瞭解各年度歲入、歲出、縣庫庫存的狀況,主計處有公布這些資料,但不是同步性, 我要的是及時性,譬如,一百零七年、一百零八年接下來一百零九年的數字是怎樣?希 望主計處檢討改進。你上任後一直說做了縣政盤整,時間已過去一年,這些檢討成效到 底做了哪些?民眾會選你,希望有一個革新的力量,能夠改變縣政,我們沒看到、民眾 沒看到啊!檢討了二十八個案子,哪二十八個?少支出多少歲出預算?民眾都沒瞭解到 這方面的資訊,只有預算的數目,到底減了多少?我質疑說,明年度的歲出預算,又要 短絀三十一億,縣府解釋說少花了二十億,那少花二十億是哪些?也沒有跟大眾做解 釋,我覺得非常有問題,在資訊公開方面,希望縣府能夠做水平連繫協調跟徹底檢討, 建立一個專門的頁面,公開這個資訊。上一次會期的時候,我有跟即將屆退的代理建設 處處長,也是秘書長張忠民談到說,合宜住宅到底要不要蓋?早上洪成發洪議員也有問 到,青年的民眾很期待,你有公開?我手頭上拿到的資料同你做一個就教及瞭解,請問 一下,現在尚義的重劃區住宅是不是預計蓋一百三十六戶?
楊縣長鎮浯:
資訊公開透明,你第一次質詢後,我就要求在現成的網頁上建立財政專區,如果各部門應該公開的部分,有不足的,會請他們補上,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你剛所提的歲出、歲入、盤整成果,都在金門日報及相關的網站上跟鄉親說明,如果說明的不夠,會再繼續加強。接下來就是合宜住宅的部分,目前沒有定案。
董議員森堡:
那我手頭上拿到的資料?
楊縣長鎮浯:
那是原本的規劃。
董議員森堡:
根據你們的規劃,建築成本高達七億多,包括之前重劃區定型、土方跟基地的整 頓,總共花了近十億對不對?結果評估報告寫說,本縣住宅興建成本略高於台北,租金 行情遠低於台北,故財務上已確定無法自償,簡單說就是蓋不起來或是蓋了會賠錢。
楊縣長鎮浯:
我早上有說過,不計算土地成本,光是鉅額工程的間接跟直接成本,它的造價跟成 本加算起來,可能比周遭房價高。
董議員森堡:
給青年一個新的希望,要不要蓋?就算不蓋,有沒有配套?
楊縣長鎮浯:
必須坦誠跟議員講,這個房價的問題是一定要處理。
董議員森堡:
所以要不要蓋?
楊縣長鎮浯:
要。
董議員森堡:
如果不蓋在尚義有沒有配套?
楊縣長鎮浯:
不能把它框定在原本這個案子。
董議員森堡:
就本席所知,市港路的重劃區現在還有縣地可以用啊!基地也整頓好了,為什麼不 直接把配套措施改好,明年度有個計畫是要讓售重劃區的土地給台電,對不對?
楊縣長鎮浯:
這是兩件事,第一點,我們讓售給台電這塊土地,不管合宜住宅蓋不蓋,它的面 積、大小、位置不會去影響到合宜住宅的興建。第二點,你剛剛所講的市港路也是我們 考慮的方向之一,以前是宣稱說蓋出來要多便宜給鄉親,但成本擺在那裡。
董議員森堡:
所以任內會不會落實?
楊縣長鎮浯:
會處理這個問題。
董議員森堡:
確定?
楊縣長鎮浯:
確定。
董議員森堡:
有信心蓋得成嗎?
楊縣長鎮浯:
你是說有信心蓋得成?
董議員森堡:
不要說蓋得成,動工?
楊縣長鎮浯:
對於青年住宅,解決青年居住爭議,我內任一定會面對。
董議員森堡:
面對就要有動作啊!我們連資訊都不知道了。
楊縣長鎮浯:
不敢說一定是現在這個案子,因為原先規劃的確存在著跟它原本宣稱的效果不太一樣。
董議員森堡:
當初政策錯誤,移到尚義重劃區,都沒有單位負責,希望你任內能夠承擔這個責 任,給年輕人一個希望、一條活路。
楊縣長鎮浯:
青年居住這塊,一定會處理。
董議員森堡:
好,接下來跟你談的議題是財政的破洞,我手頭上拿到的資料,在一O七年度短 差是十七億,一O八零度決算還沒出來,是十億,明年度的總預算,現在不合法的被退 回.可是預算短差三十一億,你認為你理想中的短差是多少?
楊縣長鎮浯:
過去幾年乃至今年可能都會維持十七億到二十一億之間的短差。
董議員森堡:
如果照這樣情況,三年後縣庫也快沒錢了。
楊縣長鎮浯:
過去幾年還有非經常性收入,如土地收入、房產收入。但現在要求這些非固定性收 入不紀錄到這裡面。
董議員森堡:
我瞭解。預計什麼時候縮小短差?
楊縣長鎮浯:
目前就在縮小短差。
董議員森堡:
明年是三十一億,哪來縮小短差?
楊縣長鎮浯:
那個不是決算。第一點,從編列上,明年整個預算增加有一大部分是中央補助。第二點,明年縣款是減少的,短差不外乎除了在支出的部分……。
董議員森堡:
在你卸任之前,預計財政規劃是什麼樣子?縮小到怎樣的程度、規模?因為你的競 選政見有寫建全財政紀律。
楊縣長鎮浯:
我希望。
董議員森堡:
你希望?給我一個理想目標。
楊縣長鎮浯:
我可以公開講,希望至少財政不要有短差。
董議員森堡:
好,期待你完成這個目標。縣長,你知道我們縣庫哪一年出現暴增?我要談的是, 盤整完之後的總檢討,現在縣府的預算還留了一大堆的保留款,全部都在資本門,越滾 越大,造成縣府沒辦去解決這些爛帳的問題,我講的爛帳是說,一個工程發包做不完, 接下來滾到明年,再跌第二個,再滾到第三年,跌第三個,這些問題該怎麼解決?
楊縣長鎮浯:
我們會清點。
董議員森堡:
你已經清點一年了。
楊縣長鎮浯:
不是,所謂的盤整是從制度上來盤整。
董議員森堡:
怎麼解決保留數的問題?
楊縣長鎮浯:
是指未完成的資本額部分?
董議員森堡:
是。
楊縣長鎮浯:
要個案來清點,請行政處做列管,把沒有執行完畢都列出。
董議員森堡:
請金酒董事長一起上台備詢。
主席唐議員麗輝:
金酒董事長請上報告台。
董議員森堡:
縣長、李董事長兩位好,你們知不知道我們自籌財源比率從百分之六十六,下降到 百分之四十點零八,以前很驕傲說金門養自己都夠,現在下降到四十點零八,明年預計 下降到百分之四十,而金酒公司的營業額下降整整十六億,減幅百分之十二,請問李董 事長你什麼時候能夠逆轉金酒的業績?有沒有信心、什麼時候?
李董事長增財:
假如沒有外在因素,金酒這兩年就有轉機的機會。
董議員森堡:
預計增長多少業績?
李董事長增財:
應該可恢復到一百二十億以上。
董議員森堡:
本席給你一個建議,金酒賣的應該是品牌,不是單一酒品,金酒有沒有多角化經營策略?
李董事長增財:
有在思考,多角化經營策略金酒不會放棄。
董議員森堡:
李董事長你有沒有去噶瑪蘭的酒廠參觀?
李董事長增財:
有。
董議員森堡:
進去他們酒廠的時候,各種年份的酒品都可以嚐試,哪個酒品風味不一樣,顧客覺 得哪種好喝就買那種,金酒有做體驗式的觀光嗎?沒有,對不對?
李董事長增財:
有,我們的門市部有,但是用的人不多。
董議員森堡:
自己酒廠都不做,怎麼帶動這種體驗觀光?金酒應該有多角化、具體化的策略,包 括開放觀光的體驗行程。另外,你知不知道台灣啤酒最近發行了零酒精成份的汽泡水? 金酒曾經委託農試所製造過四百瓶的小麥啤酒,有去開發這個市場嗎?
李董事長增財:
啤酒是很容易做的酒類。
董議員森堡:
現在一支晶釀啤酒可以賣到一百五十至三百元的價格。
李董事長增財:
那個量不大。
董議員森堡:
量不大,但是利潤很高。我曾經遇過一位金酒的經理,他跟我說一句話「賣其它酒 都不重要,只要賣金酒就夠賺了」,重點是,現在賣不出去啊!沒有多角化經營策略, 講難聽一點,金門有句話「蟑螂浸餿水」一成不變,就是等死!希望金酒有一些創新的 改善,可以開發很多全新的商品,不單只賣白酒,我們不是代工產業,是金酒公司,這 點相當相當重要。李董事先請回座,請工務處跟建設處處長一起上台備詢。
主席唐議員麗輝:
請工務處跟建設處處長一起上報告台。
董議員森堡:
兩位處長好,剛剛我跟縣長談到預算保留數過多的問題,你們知道一百零七年度預算保留數多高?是二十四億,但歲出總預算是十六點七億,簡單來說,我給你一百元, 說今年要花完,但有十七元花不完,或是留到明年再花,可是還是要花完,這樣的預算 編列方式是不對的,因為越滾越大的預算保留數會造成工程怠惰,形成很多工程品質不 佳的問題,請問如何降低工程預算保留度額度?除了趕工之外,有沒有方法?工務處處長請回答。
許處長鴻志:
跟董議員報告,工程預算保留跟工程品質,先把它分開,不管預算執行如何,工程 品質是沒有打折扣,一定要確保工程品質,至於工程預算保留過高,會在工程執行來檢 討,不管在工程進度或廠商因素,會讓工程進度有效提升。
董議員森堡:
有沒去檢討我們的功能已不足以應付這些數量,簡單的說,有沒考慮到所有工程 未結清之前不要再編其它的預算?因為預算每年呈百分之二成長,所以保留數就越編越 多,這方面就是編列上非常大的盲點。還有,前瞻計劃的金沙溪、城鎮之心、產業園 區,請問如何解決工程規劃前端的問題?包括調查不足、規劃設計失當,叫你們成立跨部門的單位,到現在成立了嗎?
許處長鴻志:
以工務處來說,不管在待辦或自己的工程,會要求其他相關單位共同出席,協助 審查,這機制原本就存在的。
董議員森堡:
處長,我前幾天跟工務處調了一千萬以上落後工程進度的資料,你知道總共有幾案?
許處長鴻志:
這份資料有提供。
董議員森堡:
我知道,共有四十八案,其中超過一億的案,非常非常的多,包括太湖路二段工 程、體育館再造整修、水頭商港工程、污水廠處理二期工程、后豐港泊區遷移計畫、城 鎮之心……等,這方面的進度,從保留數一直累積下來,造成功能不足、公共品質進度 落後及低落,審計部的報告寫四十一案,我調的資料有四十八案,你們給我的資料,進 度落後的理由真的千奇百怪,如廠商協調能力不如、廠商能力配置不當、採購機具未進 廠、大宗材料未進廠、廠商人力不足,文書作業緩慢,這不是縣政府的責任,全部都是 廠商的責任,有檢討過?這些列管的案件增加、工程延遲,怎麼解決?到底是我們該負 責、還是規劃設計公司或承包商?
許處長鴻志:
你這份資料是中央工程會要求各縣市的,大概每兩個月針對進度落後或停工的工 程,會找各單位來做檢討,什麼原因停工、共同經驗分享也好、或大家提供寶貴意見共 同來研討解決方案,這是第一點。第二點,針對工程規劃前端的問題,也找了工會各代 表來座談,大概有幾點共識,希望工程在開始需求的時候,大家能把整個弄清楚。
董議員森堡:
所以你認為誰該負責?
許處長鴻志:
那這份資料所提示的,只是把工程進度落的原因提出來,可能這部分都歸責於廠商。
董議員森堡:
審計部跟你們糾正的內容是,未詳實查填落後原因,案件有落後趨勢,代表你們去 審查的時候,沒有認真啊!還有一個,不良廠商刊登政府採購公報未能掌握時效性,導 致不良廠商於刊登空窗期內繼續承攬投標其他機關採購案,這就是惡性循環的產生。我 跟你們講一個我認為的不良廠商,大家記得城鎮之心嗎?我談到的陳昆豐建築師,一百 零四年成立了公司,最近這五年監造的二十七件工程案,有十四件在金門監造,總預算 額將近十億,這麼離譜,政風一定要去查。
楊縣長鎮浯:
你說這家何時成立的?
董議員森堡:
一O四年,我懷疑他應該有換過牌,這我不太清楚。我查了這五年跟金門有關的監 造公共工程標案有「金門憲兵隊圍牆工程」、「殯葬所服務中心興建工程」、「點亮 城鎮之心-後浦運動場跟海濱公園」、「金沙衛生所興建工程」、「后豐港社區興建工 程」、「社福館修繕工程」、「金門縣議會生活館」、「古城國小」、「金門縣金城綜 合社會福利館興建工程」、「金湖衛生所」、「金門高中圖書館閱覽空間」、「金門縣 動物收容中心」、「金城鎮公所後方停車場周邊設施改善工程」。這五年被查核了十七個工程,有十一個工程被扣點,這是什麼狀況?有去查他的功能有多少?公司有在金 門?他何時去查驗這些工程?工務處、建設處知道嗎?你們只知道你們裡面的,你們不 曉得比例這麼高對不對?
許處長鴻志:
在勞務採購還是按照採購法公開的程序上辦理。
董議員森堡:
我要強調的是,假設我們沒有一個良好廠商審定機制,工程落後這些問題一定會再 發生。包括水頭通關大樓,前一家承包的公司承覽一些小包,最後來接二十億的案子, 根本接不起來,你們事先有沒查核這些廠商的資料?他有能力去承擔嗎?預算花的那麼 多,資本門保留數那麼高,就是這樣來的。我只查一間沒查其它家,這方面請工務處及 現在有在做重大工程的單位,請回去做檢討,也請縣府建立一個廠商的汰除制度,汰除 可疑承商,讓它沒法接案子,不然工程沒辦法執行,造成工程品質不佳問題!你們兩位 請回座,縣長請上報告台,自來水廠廠長請上台備詢。縣長你認為金門要多少的水才夠用?
楊縣長鎮浯:
你指的是?
董議員森堡:
一天要用多少水?廠長要不要給縣長一個目標?
張廠長武達:
目前自來水供應差不多兩萬三、兩萬四噸。
董議員森堡:
我覺得金門再多的水都不夠用!在一百零五年到一百零七年度漏水率分別為百分之 二十二點二十九、百分之二十三點四十八及百分之二十一點三十,領先全國,也就是說 用五公升的水,有一公升是不見的,而烈嶼的漏水率逾三成, 用三公升的水,有一公 升是不見的。
楊縣長鎮浯:
在年初就職聽取自來水廠簡報,有注意到漏水率,也要求提出改善計畫。
董議員森堡:
好,給我一個目標。你知不知道因為這種狀況,不但造成供水成本節節提高,減少 我們的收入,這都是很嚴重的問題。請問自來水廠有信心改善漏水率嗎?
張廠長武達:
改善漏水一直是我們在努力的目標,因素很多種,希望有一個穩定往下降的目標。
董議員森堡:
什麼目標?多少百分率?台灣大概都在百分之十五左右,可是金門都超過百分之 二十以上,而台北差不多在百分之十二、十三左右,給我一個目標好不好,進步個百分 之五不難吧!
張廠長武達:
這也是我們的目標。
董議員森堡:
大概什麼時候會達成?
張廠長武達:
這個需要很多的,不管是工程或一些……。
董議員森堡:
所以遙遙無期?
楊縣長鎮浯:
應該是說,整個配管、管線、早期的施工環境,所以狀況真的是不太理想,已經要 求自來水廠當作重要的事情來處理,希望能改善台灣平均的數字。
董議員森堡:
什麼時候能落實?
楊縣長鎮浯:
要做完整的規劃,因為原因真的是蠻複雜。
董議員森堡:
你認為有用心在做?趕快改進,給我具體目標,不要再浪費水了,廠長你先下報告 台。工務處處長請上報告台。處長,我記得有一次縣政府的會勘,找救兵找我,因為有 其他民意代表接受陳情,因為浯江溪口有惡臭所以要填起來,我在現場給了建議,包括 藉由回收水沖洗、不要偷排污水等多項建議。一O八年十月三十一日的資料,金門污水 接管率,居全國倒數第八,只有百分之三十五點二十三,你認為惡臭的源頭在哪?就是 生活污水直接排入浯江溪造成南門的惡臭,而又不認真做污水接管。
楊縣長鎮浯:
南門的惡臭的確有部分原因來自污水,這個部分要加強,但是全縣的污水接管率, 這兩年在發包上很不順,所以今年要求工務處跟營建署協商,從發包上的工法、單價都 提高,前兩年一直延宕標不出去的工程,今年已經陸陸續續在發包了,進度希望能夠改善。
董議員森堡:
縣長你知道連江縣的污水接管率有多少?百分之六十三點五十八,我們是百分之三十五點二十三,號稱全國最好的福利縣、最有錢的縣市,這種公共基礎建設,我沒辦法接受,請問你預計改進目標是多少?基礎建設做不好,要做大工程拓寬道路,完全沒 有理由,沒有統計數據,公路總局在拓寬道路的時候,有車流量評鑑,我們基礎調查都沒有,為什麼不把預算去做這些基礎工程?剛剛談到的污水接管率,請問工務處有沒有預期的目標?
許處長鴻志:
污水處理從八十三年執行到現在,已經進入第四期了,當然不能用馬祖、台北市、桃園市的接管率來做比較,把污水做好是我們要來努力的目標,現在整個接管率大概完成總共有幾個自然村。
董議員森堡:
你會後再給我數據及具體目標,自來水廠廠長請上報告台,幾個問題就教,你們辦 理漏水事故,被審計部糾正,應檢討處有四十二項,辦理大金門海水淡化場改善暨擴建 工程,總計畫總經費三億八千九百五十五萬,竟然於工程開標前一日以政策方向未定終 止招標,到後來是水利署主動進行協調後,才由中水局來辦,因未執行而造成金門地下 水保育減抽一點八三萬噸,要延至一 一二年才能達成,為什麼當初沒有發包?
張廠長武達:
這個案子在前幾年,確實在招標上……。
董議員森堡:
海淡場的承辦人造成地下水的損失,有沒有追究他責任?本席在意的是,中央給你 錢卻不去執行,下次要跟中央要錢要得到?
張廠長武達:
因為很多是政策跟專業技術上的問題,審計部目前也在調查案子,我們會把相關資料……。
董議員森堡:
我問這個問題是因為陸水金供最後一步工程,洋山淨水場及擎天配水池根本未完 工,結果辦大陸引水通水典禮,好大喜功,政策完全不同步,中央給的預算也不執行, 縣長請監督。
楊縣長鎮浯:
在我任內不會有好大喜功的狀況,會實事求是來面對工程進度,也不會沒有完工就 趕辦典禮,這些事情不會發生。
董議員森堡:
社會處處長請上報告台,金門號稱全國最好的福利縣對不對?
董處長燊:
對。
董議員森堡:
可是金門的社福評鑑從沒有及格過,連續三年不及格。
董處長燊:
不是不及格,是七十幾分。
董議員森堡:
八十分是及格分數,因為低於八十分,福利支出會被中央扣款,一O七年度遭扣減 金額計一千零四十二萬,簡單的說,錢能辦的福利並不是最好的福利政策,我們的社會 福利支出十三億二千九百六十五萬,結果被打八十分以下,請問有無懲處?
董處長燊:
那是在一O七年以前,今年開始,跨局處針對社評的項目有比去年改善。
董議員森堡:
有信心在什麼時候能達八十分以上?
董處長燊:
針對金門社福評鑑的指標,預計在年底之前,各相關單位會有檢討方案,預計在下 一次的社評……。
董議員森堡:
要檢討的地方很多,本席在總質詢前收到一件陳情案,車船處發包洗車工程,弱 勢團體要同等價格參與招標,結果不准,你們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福田家 園的麵包廠在社福評鑑有加分作用,根據「優先採購身心障礙福利機構團體或庇護工場 生產物品及服務辦法」,依規定比率(百分之五)去採購的只有八個單位,不全是縣府 單位,只有家庭教育中心、陶瓷廠,其餘單位是金城鎮民代表會、金湖鎮民代表會、金沙鎮民代表會、金寧鄉民代表會、烈嶼鄉民代表會、烏坵鄉民代表會,你們有沒有愛心 啊!該給資源的不給,要他們成立庇護工廠,做為社福評鑑的加分,有道理嗎?為什麼 我要談這個問題?因為資源不等,縣長你知道金門受益最大的社團是哪個社團?
楊縣長鎮浯:
請議員指教。
董議員森堡:
你竟然不知道?
楊縣長鎮浯:
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哪類?
董議員森堡:
受「人民團體法」管制的社團。
楊縣長鎮浯:
請議員指教。
董議員森堡:
它的名字叫「金門縣工商發展投資策進會」,一年補助一千五百萬,一千四百八十 萬的產業推動、二十萬是經常費,結果拿了這些錢卻不去庇護工廠買他們的麵包,什麼 叫公平?按照經濟部補助「各直轄市及縣市工商發展投資策進會辦理投資業務活動」作 業要點,可自行跟中央申請經費,另外經濟部中小企業有個基金會,每年會補助工業 會、商業會、工商策進會,為什麼還要縣府補助?你自己還是主委,一千五百萬的補 助,議會從來不會看到細目跟執行的狀況。另一點,大家沒有提出質詢的,包括其他各 縣市的總幹事、副總幹事是縣長派選,沒有利益迴避的問題?我派選這個總幹事,再給 他一筆錢,本席講的是公平不公平的問題,然後弱勢團體不給他們錢,不照顧他們,這 樣的狀況是不對的,當然評鑑就會被打低分了。工商策進會這幾年引發很多的爭議,包 括嘉義縣被刪減二百多萬,剩六百多萬的補助款、台中市的總幹事懸缺八個月,出現裁 撤工策會的聲浪、台南市出現養網軍抹黑抹紅,台南市議員要求撤除工策會,本席也認 為金門的工策會要撤除,根本沒有實際作用的存在,而且跟三創平台同樣的架構功能, 疊床架屋,浪費預算,掠奪弱勢團體資源,太不公平。
楊縣長鎮浯:
這是兩回事。
董議員森堡:
什麼是兩回事,都是人民團體啊!
楊縣長鎮浯:
我說的兩回事是指,對於弱勢團體優先照顧,一定要做的,並要求相關單位在資 源分配時,以弱勢團體優先,包含我自己在過年過節,也有優先採購庇護工場生產的物品。
董議員森堡:
但是你們沒達標準啊!
楊縣長鎮浯:
我們會要求,至於工策會跟資源分配是兩回事。
董議員森堡:
怎會是兩回事?一樣受「人民團體法」管制。
董處長燊:
能否容許我說些回覆?
董議員森堡:
銓敘部解釋:工策會非屬政府公務機關,且由國庫支給該會之經費,係屬補助性 質,你還要解釋什麼?
董處長燊:
我要解釋的是社福評鑑,一O八年評鑑評的是一O七年,議員剛剛所提的那些,在 一O八年開始已經針對一O七年的缺失做改善,可預見下一次的評鑑會比現在高。
董議員森堡:
會再被扣款?
董處長燊:
不敢保證,但一定比一O七年高。
董議員森堡:
那之前的業務承辦人要不要追究責任?
董處長燊:
有些事人事已非,之前評的是一O七年的作為。
董議員森堡:
我談的是制度,如果做不好要獎懲,做得好獎勵。
楊縣長鎮浯:
做不好當然要檢討,但不是每一件事情都用懲處。
董議員森堡:
當然,我談的制度,不是說一定要處罰,那制度在哪?
楊縣長鎮浯:
你一直關心的工程品質、廠商查核,這些都有制度,建立一個組織文化,制度當然 不可以偏廢,但是徒法不足以自行。
董議員森堡:
希望一O八年的評鑑,社會處不會再被扣款,請真正把資源用在照顧弱勢上。金酒 董事長請上報告台,貴公司在進行家戶配酒,產生酒品過剩,滯存庫房,計二十五萬 七千八百五十七瓶,帳值計二千四百九十六萬元,造成酒品瓶蓋、標籤受損,向財政部 申請銷毀,認列損失一千六百零八萬元,誰該負責?
李董事長增財:
這是兩年前的事。
董議員森堡:
為什麼會失算?
李董事長增財:
戶藉的估計不夠確實。
董議員森堡:
那誰該負責。
李董事長增財:
該負責的人就要負責。
董議員森堡:
有負責?
李董事長增財:
我不曉得有沒檢討。
董議員森堡:
你是董事長,不曉得有沒檢討?希望金酒公司建立良好的管理制度,數量計算請精準,這些損失造成生產成本的增加,誰來攤平?也是公庫及金酒,請金酒公司跟社會處做好這方面的檢討措失。
李董事長增財:
會。
董議員森堡:
請落實。
楊縣長鎮浯:
你講的我們都認同,但是上任一年來,試著建立制度,真的需要一點時間,這就是 為什麼老百姓覺得無感,不知道我們在忙什麼?今天看到的問題,不是今天發生,不只 是把問題挑出來,要處理需要很多時間,各個領域和部門,很多組織文化制度,我們一 直在做這件事,真的需要一點時間!
董議員森堡:
希望能看到一個革新的成果,我相信所有的選民期待的也是這樣子,這些問題不要 一而再的重複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