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Facebook
  • Google Plus
  • Twitter
  • Plurk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第7屆 第02次定期會 總質詢

質詢日期 108-12-05 議案類別 定期會
主 席 洪議長允典、周副議長子傑 記 錄 石維傑
質詢議員 歐陽議員儀雄、唐議員麗輝、洪議員成發
質詢記錄 主席洪議長允典:
會議開始,首先,請同仁確認,第十一次會議記錄,如果沒意見,我們通過。今天 會議是縣政總質詢,由第一組開始質詢,接下來請副議長主持會議。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總質詢開始,請第一組開始質詢,歐陽議員儀雄請發言。
歐陽議員儀雄:
主席、各位局室主管大家早,請縣長上報告台。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請縣長上報告台。
楊縣長鎮浯:
議員早。
歐陽議員儀雄:
縣長早,你任職即將滿一年,一年內,很多百姓時常問我怎麼都沒在發言,本席一 直在觀察,觀察的結果是「吵吵鬧鬧」一年了。縣長有何感想?
楊縣長鎮浯:
「吵吵鬧鬧」要從幾個方向來看。第一,吵吵鬧鬧的原因;第二,吵吵鬧鬧的結果。
歐陽議員儀雄:
那縣長認為原因是什麼?
楊縣長鎮浯:
可能是各方的磨合,還有一些共識的凝聚,以及各種意見的彙整。關鍵在於吵吵鬧 鬧之後,整體能不能往前走。如果吵吵鬧鬧能夠收斂…
歐陽議員儀雄:
縣長認為呢?還能往前走嗎?
楊縣長鎮浯:
會越來越好。
歐陽議員儀雄:
本席認為縣府對一些案子的處理,以及對外發言的方式,讓百姓都覺得莫名其妙。
楊縣長鎮浯:
這個要檢討。
歐陽議員儀雄:
沒錯吧?
楊縣長鎮浯:
對。
歐陽議員儀雄:
議會排了十個專案,每天下午質詢,有關於天福,縣長認為這件事是好是壞。
楊縣長鎮浯:
這是好事情。
歐陽議員儀雄:
好事情?但有關天福買十送一的部分,事實上,是十五萬瓶,不是一萬九千瓶。
楊縣長鎮浯:
是。
歐陽議員儀雄:
很多百姓,不明白這件事。
楊縣長鎮浯:
謝謝議員,因為我們沒有完整的機會可以去做很清楚的說明。所以很可能資訊產 生片段,像議員剛剛說的部分,只有第一批有搭贈,之後是沒有搭贈的,而且整體的利 潤…
歐陽議員儀雄:
沒有錯,但是選民不這麼認為,現在大家都說,本席對金酒都是買十送一。這一 點,請縣長思考之後該如何做檢討。另外,有關於福矛這件事,我相信在座所有議員, 我是最清楚的一位。
楊縣長鎮浯:
是。
歐陽議員儀雄:
本席也出現在照片上,本席沒說不代表默認此事,吳主任鎔銘,請上報告台。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吳主任鎔銘,請上報告台。
歐陽議員儀雄:
法制主任,你之前在說共同正犯的意思,有關於共同正犯,本席想就教一下,是否 要有一同犯罪的意思跟決意。
吳主任鎔銘:
主觀上一定要有。
歐陽議員儀雄:
是否要一同犯罪,即是一起去做壞事。請縣長上報告台。福矛這件事,縣長跟本席 都很清楚,但是百姓不清楚,福矛一開始就要侵權金酒嗎?
楊縣長鎮浯:
完全不是。
歐陽議員儀雄:
因為那時南平舉辦旅展,而金門亦是福建省,想藉由福建閩商大會來推銷金門高 粱,才會這一千五百瓶吧?
楊縣長鎮浯:
跟議員報告,縣府在年初拜會福建省之時,請託他們的省長省委書記,在福建省 內各地協助行銷金門高粱,所以他們也利用各種機會增加金門高粱的曝光,才有南平市 官方結合他們省政府,一同打造兩岸品牌,這一部分只是其中的一個系列。這整個的由 來,就是這樣。
歐陽議員儀雄:
裡頭還有茶葉?還有鳳梨酥吧?
楊縣長鎮浯:
對。裡面是有包含很多兩岸的特產,如武夷山的茶、阿里山的茶與金門的茶點…
歐陽議員儀雄:
福矛跟金門的金翔,被稱為共同正犯,聯手要來侵權金酒。縣長,民聲亦是如此。
楊縣長鎮浯:
這部分,我跟議員報告,當初的出發點就像我說的這樣。
歐陽議員儀雄:
縣長跟本席都很清楚,我要跟縣長說的,是百姓們並不清楚。
楊縣長鎮浯:
這是對岸非常善意的協助動作。原本談好的內容,就金酒而言,是全面提供他們閩 商大會用酒,至於為何會有部分流落市面,就是類似主題酒,有時我們也會在金門市面 上看到,這是屬於個案,當然,個案仍是瑕疵,而整體的背景就是如此。這件事情,還 是我們與對岸積極拓展金酒的動作。
歐陽議員儀雄:
本席認為,縣長應該要跟金門的民眾說清楚,而不是打烏賊戰。
楊縣長鎮浯:
跟議員報告,縣府也利用、包含…
歐陽議員儀雄:
縣長,這一年來,很多事情雖然你都說在盤整,但你還是要積極的加快腳步,進步 是不會等你的。
楊縣長鎮浯:
是。
歐陽議員儀雄:
就本席所觀察,現在府會關係並不融洽,縣長認為融洽嗎?
楊縣長鎮浯:
會越來越好。
歐陽議員儀雄:
會越來越好?本席期待。接下來本席就教縣長,警察局之前的案子,你們送進來是 八十八位吧?
楊縣長鎮浯:
是。
歐陽議員儀雄:
縣長是否尊重議會?
楊縣長鎮浯:
只要是合法的部分。
歐陽議員儀雄:
好。第二次的臨時會,由洪議長允典提案,案子裡頭寫的是八十八位,有十位議員 同意,已超過半數,那這個決議縣長要不要尊重。
楊縣長鎮浯:
縣府當時也是尊重此議案,所以按照八十八位位來編列。
歐陽議員儀雄:
對阿。現在呢?
楊縣長鎮浯:
現在也是因為是貴會的…
歐陽議員儀雄:
貴會?我們這臨時提案有十位議員簽名,那現在是什麼情形?
楊縣長鎮浯:
現在也是貴會的一些…
歐陽議員儀雄:
貴會?我們有超過十個議員連署。
楊縣長鎮浯:
跟議員報告,整個預算審查的過程,縣府在編訂員額後,仍需透過預算審查來核 定,預算審查還是要尊重議會。
歐陽議員儀雄:
沒有錯!要尊重議會,當時這個提案是十位議員連署。
楊縣長鎮浯:
跟議員報告,對於縣府而言,的確遇到一些障礙,我們按照議會通過的提案來編列。
歐陽議員儀雄:
那縣長可以在此提出議會誰有意見。
楊縣長鎮浯:
這個可能要…
歐陽議員儀雄:
本席現在給你一個公開發表的機會。縣長請說。
楊縣長鎮浯:
這個可能…
歐陽議員儀雄:
這個提案從上一屆陳縣長福海及洪議長麗萍就開始爭取,目前很不容易爭取到 八十八位。而且,今年度即將結束,時間是否很緊迫,當時議長亦是贊成,沒錯吧?本 席認為,這個提案縣府要好好溝通與協調,朝向四百位員額邁進。無論金門原籍欲返 鄉,或一些警校畢業學生要來金門服務,本席認為這是好事,縣長應該朝這方向努力。
楊縣長鎮浯:
縣府會爭取,因為我們也希望…
歐陽議員儀雄:
縣府都說尊重議會,碰到事情又說是議會因素。是意指府會不和諧嗎?
楊縣長鎮浯:
其實我認為…
歐陽議員儀雄:
還是有什麼原因?
楊縣長鎮浯:
議會的意見,縣府還是會盡量找到共識。
歐陽議員儀雄:
這個提案,本席當初有連署,所以本席會一直關注。
楊縣長鎮浯:
就縣府立場,仍希望按照原本核定的提案,畢竟跟中央爭取這些員額並不容易。
歐陽議員儀雄:
當然不容易,先不提縣長跑了幾趟,本席也親自前往中央爭取了好幾次。
楊縣長鎮浯:
我知道議員也運用個人的關係拜會警政署。
歐陽議員儀雄:
對阿,這件事對金門長遠來說是好的,金門觀光立縣,未來實際顧客會增加,但現 在警力嚴重不足,不是嗎?
楊縣長鎮浯:
爭取編制有幾個要點,第一,我們要讓這個編制能夠更完整,因應將來的需要,第 二,三級制的警察機制,本來就需要要這麼多個員額,才不會變成內勤外勤…
歐陽議員儀雄:
現在內勤偏多,外勤偏少,目前金門沒發生大事,倘若金門哪天發生陳抗事件,要 從哪裡調派足夠的警力?
楊縣長鎮浯:
治安應是有備無患的,沒有大事情不表示不需要做準備,所以我們還是希望,人數 能夠朝這個名額來爭取。
歐陽議員儀雄:
那請問你們送進來是幾位。
楊縣長鎮浯:
這一次是增加四十四位。
歐陽議員儀雄:
還是沒有八十八位阿。
楊縣長鎮浯:
我們希望明年還能再來溝通爭取。
歐陽議員儀雄:
如果說警政署今年結束後不給你了呢?
楊縣長鎮浯:
因為…。
歐陽議員儀雄:
警政署今年給你八十八位,你今年先不要,等明年再來,倘若明年警政署說,各地方縣市都很缺人,並非僅金門縣缺警察,他們總員額只有五、六萬。今年如果選擇不 要,那明年呢?去年給你你不要,你今年預算編列再多,也沒有了名額了。
楊縣長鎮浯:
議員點到重點了,當我們爭取八十八位配額,獲得中央核定時,警政署是從各地將 調派這些員額,一個蘿蔔一個坑,欲遞補這些員額的也都準備好了,而當減至四十四位 時,警政署在善後也花費不少心力,在年底,如果這些員額仍確定不要,警政署可能將 這些員額解編回原單位,未來若要再籌集這麼多的人回來,可能會比較困難。
歐陽議員儀雄:
現在十二月了,時間是緊迫的,一下子就會換年度了
楊縣長鎮浯:
我們會再努力
歐陽議員儀雄:
本席真的很期待縣長做些事情,質詢至現在,本席認為縣長的績效實在很差。
楊縣長鎮浯:
我們會再努力。
歐陽議員儀雄:
最近,本席耳聞議會要遷移到莒光湖畔,不知道縣長知不知道?
楊縣長鎮浯:
我曉得。
歐陽議員儀雄:
在陳福海縣長任內,遷移的案子本席有聯署,當時提案是為了東西半島均衡發展, 欲於雙乳山開闢行政園區,將縣政府、法院、以及某些行政單位,包括議會,同時遷到 雙乳山。當時本席連署並同意簽名,是基於東西半島要平衡,減少百姓要辦事情,一下 要前往環保局,一下要前往地政局,到處奔波的情形,才會贊成規畫這樣一個行政園 區,因為臉書有人將本席做連結,本席才知曉這個案子,縣長您認為,這個案子合適嗎?
楊縣長鎮浯:
議會對於會址有想法,行政機關保持尊重,但會址的選擇,以及整體預算,還有討 論空間,可以就會址、預算來尋求更大的共識,畢竟金門土地不大,任何選址都會影響整體的發展。
歐陽議員儀雄:
沒有錯!莒光湖畔目前是風景區?
楊縣長鎮浯:
是風景區。
歐陽議員儀雄:
現在是否有很多老人早上在那邊運動。
楊縣長鎮浯:
是。
歐陽議員儀雄:
有百姓問本席,你們議會怎麼可以遷移到風景區,並在風景區蓋大樓,州官能夠放 火,百姓不能點燈,議會有意遷址,風景區馬上可以變更。而且要花費的預算有多大,議會目前有一棟生活館都還沒做驗收。百姓現在都在罵議員。
楊縣長鎮浯:
這個…我想是這樣的
歐陽議員儀雄:
縣長所言,本席聽起來都模稜兩可。
楊縣長鎮浯:
應該是…。
歐陽議員儀雄:
本席只想問縣長立場是贊成或反對。
楊縣長鎮浯:
就我立場,可以再考慮。
歐陽議員儀雄:
縣長所言仍是模稜兩可,本席是一席議員,本席立場堅決反對,若是要平衡東西 半島,如同先前的行政園區,包括縣府、 議會,或者行政單位要共同遷移,本席贊 成。但為了單獨一個議會,要花十億,然後將會址遷至莒光湖畔,影響金城百姓的運動 休閒,本席堅決反對。縣長至今未做出合適答覆,但應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你現在在議 會受質詢,也是希望兩邊不得罪,但你自己心裡的尺度千萬要拿捏好,外面現在已經沸 沸揚揚,有百姓說,他沒要參與選舉了,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這個不僅是議會跟縣府的 事,還關係到很多百姓。
楊縣長鎮浯:
就行政機關的角度,難以對民意機關所做的決議,或是要求做太多評價。但這個案 子,應該要有更多的民意共識。
歐陽議員儀雄:
那現在是打算要再問卷調查嗎?還是怎麼做?
楊縣長鎮浯:
這個不是縣府的案子。
歐陽議員儀雄:
現在,就在場政府官員來做問卷調查,在座局室主管都代表民意,贊成把議會遷 移到莒光湖畔的舉手,有誰贊成?沒有人舉手!這是廣大民意,也代表了行政單位的民 意吧?目前在場的行政主管,警察局、消防局、各局處都在場,沒人舉手是怎樣,怕縣 長、還是怕議長,這只是民意調查。本席是語重心長,很多事情,老百姓都不知道在看 什麼,很多人問本席,議員以前不是都會發問嗎?怎麼現在都不開口,本席是在觀察議 會出了什麼事,無論議會或縣府,本席認為都該打五十大板。縣長說過會持續溝通與協 調,但本席認為就是如此了,就剛剛質詢的天福、福矛、警察局,這幾個案子,縣長回 答都模稜兩可,站在你的立場,當然不可能正面去衝撞議會,但事情對就是對,錯就是 錯。
楊縣長鎮浯:
縣政府所提的案子、爭取的員額與縣府的立場,都在送給議會及爭取的預算裡面體現,最後的結果是由議會來決定,縣府不會未經過內部討論或政策決定,就送出我們所 要爭取的事項。
歐陽議員儀雄:
議會也是多席議員,應該徵詢每位議員的意見。
楊縣長鎮浯:
這就是我們不斷爭取的一個過程。
歐陽議員儀雄:
如同本席剛剛所問,縣長認為天福這件事是好是壞,你覺得是好事,但為什麼會被 外面渲染成這樣。
楊縣長鎮浯:
縣府有一直再做說明。
歐陽議員儀雄:
有在說明,百姓問了本席多次,本席都保持沉默不回應,每天下午專案報告,本席 也想質詢。但思考過後,想瞭解縣長到底如何回應,本席也曾跟楊董事長應雄提過,裝 睡的人永遠叫不醒,表單上就是送十分之一,福矛就是侵權,但可以詢問廈門金酒,在 市面有買到福矛嗎?可以去詢問,這與事實並不符合,法制主任所說的共同正犯是一開 始就想要犯罪,縣長與本席都清楚並非如此,僅是為了行銷金門,最終好像皆要貪贓枉 法,銷售金酒,都如同要做侵權與貪汙的行為。
楊縣長鎮浯:
縣府肯定金酒今年的努力,更堅信所為皆有益金門,我們會持續努力。
歐陽議員儀雄:
本席所言是語重心長,百姓與縣長的想法,目前是有落差的,當思考如何持續推展 縣政。對於議會決議,對的部分,縣長要據理力爭,不對的部分,縣長要有分寸,而非 模擬兩可。例如議會推八十八位警察的提案,議長提了,縣長又說是議會因素,應該回 答,當時有十位議員贊成,目前十八席,就算十九席,也是過半數,還是大眾的意見。
楊縣長鎮浯:
這部分縣府會努力,再跟議員報告一次,縣府所為或送至議會的案子,皆代表縣府 立場與態度。最後結果,受民意機關審議,縣府會予以尊重。
歐陽議員儀雄:
縣長仍需努力,光陰似箭,新的一年表現更是眾所期待,縣長比較年輕,也許會有 不同的思維,能將金門引領至全新的風貌,之前更任職過觀光處,應更清楚如何讓金門 朝觀光發展,本席有所期待。接下來,請換其他議員做質詢。
楊縣長鎮浯:
謝謝。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唐議員麗輝請發言。
楊縣長鎮浯:
議員早。
唐議員麗輝:
縣長任期將滿一年,請問施政主軸為何?
楊縣長鎮浯:
因為縣政非常多端,我們區分為產業、內部盤整及地方發展,產業部分除了觀光與 金酒,我們試圖建立一些新的自助產業,包含大健康產業跟電商物流,及其他附加的, 內部盤整部分,包含內部財政紀律、人事制度尊重及建立縣府的制度,而在建設部分, 外界有些誤解,建設分為基礎建設跟基層建設,基礎建設沒有停滯,包含整理道路及大 型建設,我們有前往行政院及各個部會,也爭取到東北角的碼頭與各項設施,這些經費 都是數十億,而在基層建設的部分,百姓可能有誤解,在此我公開說明,基層建設就是 周遭事務,如鋪道路及鄉村整建,今年鄉村整建進度慢,是因所編列的一億五千萬的鄉 村整建經費,在去年都用跨年度預算,支應了大部分, 導致今年出現鄉村整建沒有經 費的狀況。
唐議員麗輝:
本席就教縣長,以現在的觀光狀況,若要發展觀光產業,縣長有什麼新的方式,不 是只有金酒跟特產,本席好像在報紙上有看到電商。
楊縣長鎮浯:
是。
唐議員麗輝:
電商部分很多人並不清楚,縣府雖有在做培訓工作,但是否讓大家都能夠清楚。
楊縣長鎮浯:
產業的培養需時較長,我們希望藉跨境物流,帶動小型創業電商進來,年輕人才有 機會回到金門,過程並不容易,但我們做了無數的工作,並四處取經。
唐議員麗輝:
意思是說,縣長並非無作為,而是在做築底。
楊縣長鎮浯:
譬如產業推動,相關的已有準備,我們做了大量推動工作,明年包含大健康產業、 電商物流產業,會有明顯的成績及大量廠商進駐,希望透過不同產業,能增加商機讓年 輕人返鄉工作,否則一昧依靠金酒與觀光,畢竟太單薄。在金酒部分,我們很努力,年 底在大陸這領域,無論銷售額或利潤,都會創歷史新高。
唐議員麗輝:
這陣子議會質詢的議題,對金酒商譽是否有影響?
楊縣長鎮浯:
金酒的作為皆要經得起檢驗,瑕疵可檢討、不足可改進。
唐議員麗輝:
本席覺得你們沒說清楚。
楊縣長鎮浯:
我們是為金酒在大陸地區創立好的模式,並增加金門財政收入。
唐議員麗輝:
你們沒有一次性解釋清楚,開議至今,都是同樣問題再糾纏。
楊縣長鎮浯:
都有解釋,包含臉書直播、名城電視台,包含…
唐議員麗輝:
為何議員還是不清楚呢?
楊縣長鎮浯:
這個就是…
唐議員麗輝:
本席納悶為何那些問題,糾纏了將近一年。
楊縣長鎮浯:
針對有疑慮的部分,在網路、名城電視台及金門日報,都解釋得很清楚。
唐議員麗輝:
本席認為,對金酒而言,一直糾纏不是好事。
楊縣長鎮浯:
當然。
唐議員麗輝:
連議會都在抨擊金酒,本席認為商譽是會被打垮的。
楊縣長鎮浯:
金酒過程有不足,我們會要求改進,金酒並非不能監督及批評,但從年初至今,金酒真的很努力。
唐議員麗輝:
監督小組去了好幾次金酒,把二組擱置一旁,二組可以引咎辭職了,本席就直接退 出二組。縣長應該很清楚,為何糾結了這麼久的問題,都無法解決。是不是其中還有什 麼緣故?
楊縣長鎮浯:
議會是民意機關,所以…
唐議員麗輝:
好。這部份就不要再討論,否則又糾纏不清。本席還想就教,聽說在泉州,有抓到 使用金酒商標做侵權行為的廠商。
楊縣長鎮浯:
這個部份可能要查證。
唐議員麗輝:
本席是耳聞,不一定準確,縣長可以回去查證,是金門人在泉州所為,要找出這種 害群之馬,目前為止,本席還不清楚究竟是何人。
楊縣長鎮浯:
好。金酒會嚴格查緝。
唐議員麗輝:
若在金酒這面金色招牌,有金門人的痕跡,是眾人都不能容忍的,金酒是金門人共 同擁有的,不是縣府、議會或金酒公司的。金酒的品牌,應由大家一同維護,竟然有自 己人用金酒招牌去圖利。
楊縣長鎮浯:
議員所說的狀況,我會請金酒採取適當法律行動。我們不會坐視及容忍這樣的事情 發生。
唐議員麗輝:
別因為任何關係與關說,讓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楊縣長鎮浯:
我們不會容忍這樣的事情。
唐議員麗輝:
這對金酒有負面影響。另外,本席有提過莒光路活化,這部分從縣長任職觀光處處 長時就提過,本席也就教過建設處、文化局及觀光處。這三個處室,從縣長任職處長就 一直踢皮球,至今已不知踢至何處。這條莒光路商街若再不整理,兩年內可能會完全消 失。現在又開始蓋新建築,我們的文化史蹟與先民的生活軌跡,該如何保存?若在此設 置商業區,金城便無空間可以發展,現在商業區就中興路跟莒光路,而這兩條街對金城 未來商業發展是不利的,本席希望能將此列入文化古蹟,變成歷史軌跡,不建議設置成 商業區,商業區應該移至金城的外圍發展。
楊縣長鎮浯:
目前在東西半島各有一個案例,即是採用街廓型,依附在歷史建築或特色建築的主 體上,例如後埔十六的陳氏宗祠,縣府補助修整,而旁邊店鋪亦有補助,並做為商業使 用且維持既有風貌,不是單點,而是變成小片區,希望用小片區一塊塊做起來,有朝這 方向在執行。有關莒光路部分,確實涉及到建設、文化、觀光等各單位,府會會成立跨 局室專案小組,研議該如何協助傳統商店及街廓活化及保存。
唐議員麗輝:
半年時間是否足夠,能否做好整合。
楊縣長鎮浯:
專案成立不需要半年,但未必能立即看到街廓整理的成果。
唐議員麗輝:
至少要呈現部分風貌。
楊縣長鎮浯:
會的。會後將立即成立專案,研議該如何跨局室協助傳統街廓,各單位並不是推 諉,而是按照權責來做協助,現在需要做好整合,我們會將整合的專案組織起來。
唐議員麗輝:
整合的部分是縣長的責任。
楊縣長鎮浯:
會的,這當然是我的責任。
唐議員麗輝:
期許未來能看到不同的風貌。
楊縣長鎮浯:
我們會努力,但其中涉及私人業主意願,需要時間溝通。
唐議員麗輝:
本席認為是方法的問題,不少局處長都認為是業主問題,但業主是可溝通的,只要 提供利多,告訴業主那條街有發展性及重要性,本席相信百姓不會不願意做改變。
楊縣長鎮浯:
溝通是相當重要的。
唐議員麗輝:
縣府應該釋出利多給百姓,增加百姓整建這條街的意願。
楊縣長鎮浯:
現在,很難以強制行政作為做執行,應增加溝通及給予誘因,我們會朝議員所提出 的方向去努力。
唐議員麗輝:
期待老舊城區會有新的風貌,在半年以後就能看到新輪廓。
楊縣長鎮浯:
是。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洪議員成發請發言。
洪議員成發:
縣長你好,本席認為要當選縣長並不簡單,要當選議員相對容易。本席有個建議, 縣長任期將滿一年,而縣長的立場,應當要拿出魄力去捍衛所有科室主管。本席就教縣 長,這次定期會怎麼沒排入下年度預算?
楊縣長鎮浯:
總預算案的部分,在審查時,議會仍有些意見,所以要求縣府再做修正。
洪議員成發:
應該要排入議程,議員如果有意見再做調整,鮮少見過這樣的作法。若遇到問題, 縣長應該去溝通,各局處都有自己需求的預算,如果有不合理的部分,應該馬上做調 整,會期於二十號即將就要閉會了。
楊縣長鎮浯:
依照規定,確實是如此。
洪議員成發:
真的鮮少看到這樣的作法,在某些事物上,因行政與立法是截然不同的,兩者都 有各自的立場。當議員在執行監督及審查,有意刪減預算時,縣府的行政部門仍要推動 各項計畫,若預算沒通過,下個年度怎麼去執行這些計畫。這個部分,副縣長要特別留 意。副縣長請上報告台。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請副縣長上報告台。
洪議員成發:
這並非全民之福,對金門而言,是很大的損失,而副縣長行政歷練這麼豐富,擔 任過許多要職,身為副縣長,就要協助縣長,思考該如何推動縣政,但若今天預算沒通 過,各局處明年度該如何去執行及推動縣政。這是重點,不然這麼多官員來這開會,有 效益嗎?一個年度開幾次定期會及臨時會,在法律上都有規定,若是都像這樣,往後該 怎麼做?縣長雖任職過立委,但行政執行部分,仍然需要副縣長來輔佐。就如同立法委 員在立法院提案,相關部會不一定全部通過,議員提出的提案,無論屬於百姓或地方, 縣長都應尊重,但這些可做參考,並非議員提什麼縣長就執行什麼,應該斟酌財政、評 估可行性以及是否合理,這是行政部門特別注意的。若是不合理,要跟議員說明清楚, 讓其了解提案能否執行。本席在任職鄉長時,縣長也去過烈嶼應該很清楚,在西口國小 校門前,有棟自來水廠早期的服務所,百姓及代表會都建議,此棟建築妨礙用路人的視線,應將其拆除。本席則回應,用路人於此處行車應放慢車速,若要拆除,後方這一排 民宅亦阻礙到視線,是否也要全部拆除?縣長應尊重議會,今日本席擔任議員,所言之 意並不是要縣長別尊重議會,而是對錯之間,縣長應該斟酌,包含錢的部分,不是每次 都說尊重議會,議會是否有用到表決?重要的事情,就要用到表決。在議會第四屆時, 遠東面臨倒閉,金酒曾提案,許多百姓建議金酒公司能否買下遠航,並自行成立航空公 司,往後鄉親若欲搭機,可降低一票難求的困境。這個提案就在議會表決,當時李縣長 柱烽要過門檻,若議會表決通過就購買遠航,沒通過就不購買。現在無論定期會或臨時 會,都糾結在廈門金酒公司,本席認為,應由檢調、司法單位去調查,若事務官有違法 及貪汙就移送法辦,政務官有違法就直接解職,政務官是同縣長進退,縣長若凡事都這 樣客氣,有誰願意來議會接受質詢。金門不能在等待。本席任職三屆議員之後,返鄉擔 任兩屆鄉長,一心為百姓及地方,本席卸任鄉長後,百姓仍相當懷念,我爭取縣府預 算,也由鄉公所提出計畫向中央申請許多款項,雖然烈嶼鄉是離島,但觀光景點比大金 門還要豐富,前往烈嶼的人數增加很多,甚至船班也滿載,縣長不要時常將「打算要執 行或研究什麼計畫、內部要做整合等」這些話語掛在嘴邊,對就對,不對就不對,不然 怎麼帶領縣府團隊,縣政該如何推動?副縣長請回座,建設處及工務處長上報告台。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副縣長請回座,建設處及工務處長上報告台。
洪議員成發:
縣府在推動縣政應該要讓百姓清楚,否則很容易落人口實。本席前次定期會已提 過,在任職鄉長期間,縣府道路經費預算一年有好幾億,烈嶼僅配額兩千四百萬,有關 今年度的預算部分,請建設處處長現在簡要說明,讓百姓都能夠明白。
文副處長水成:
今年鄉村整建約一億五千五百萬,但在一O七年度使用跨年度核定的方式,至今年 一O八年度一月份時,僅剩餘約三千萬預算。
洪議員成發:
原本一億五千萬,因為跨年度僅剩餘三千萬。
文副處長水成:
是的,在去年就核定用分年度的方式。
洪議員成發:
這部分本席了解,但應當也讓百姓了解。否則百姓會認為縣府應該要有經費的,今 天欲再追加減預算,卻沒排入議會審議,導致縣府面臨沒有經費使用的窘境。工務處處 長,本席就教有關道路工程的部分。
許處長鴻志:
今年道路部分,確實配置兩億多的預算,於年初因為去年度的一些執行…
洪議員成發:
兩億多的預算,去年已經發包出去,用到今年度的權利,今年剩餘預算有多少。
許處長鴻志:
剩餘預算確實不多,於年初時,縣長亦有指示,在預算不足情況下,對於某些急迫 道路整修及路平方面,也針對相關預算做了檢討,並跟各鄉鎮長做過討論。
洪議員成發:
這並非問題的重點,本席想了解的僅是今年可用的預算究竟還有多少,不用提及路平專案。
許處長鴻志:
今年年初,縣府可用預算約剩於兩千萬。
洪議員成發:
兩億多的預算,去年已經發包出去了,今年可用預算僅剩兩千多萬,這部分縣府 應該說清楚,否則百姓是不能體諒縣長的,就像鄉里需要縣府做建設,縣府僅回應沒預 算,就會產生誤解。縣府與民溝通機會有限,本席藉此讓縣府能夠有一個釋疑的機會。 另外,許處長在工務處任職多年,工務處於縣政推動,扮演重要角色。對於私地重劃部 分,縣府時常委託專家顧問公司,顧問公司的專業是要尊重,但仍要有自我主張及看 法。尚義的部分是屬於私地重劃,還是區段徵收。
許處長鴻志:
尚義部分屬於區段徵收。
洪議員成發:
本席居住地雖為烈嶼,而非大金門,但仍想就教處長,有關這部分的設計是否理 想。山坡地欲開發並建造成合宜住宅或國民住宅,設計上坡度若過陡,假使一棟屋子蓋 15公尺,前面規劃好適當距離,後方可能會遇到土,很多案子都是如此,例如金門大橋 烈嶼端,坡度也是很陡,水溝則是設計得很窄小,應該是過低要屯高,過高要剷低, 結果這些設計剛好都相反,就如同本席所說,房子在傾斜地面上建造恰當嗎?關於這部 分,往後在工程設計上,不能完全倚賴顧問公司,顧問公司是專業,但就實際面上不見 得是理想的設計。若是平地上的建設影響是不大,但若是於較陡的坡面,一定要特別注 意,這些建築已經無法再去做改變。對於尚義建案的區段徵收,後續要如何執行?處長 請回座,請縣長上報告台。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縣長請上報告台。
楊縣長鎮浯:
議員好。
洪議員成發:
現在金門房價,第一期土地重劃,山外店面一平方約19至22萬,金城20幾萬,從 李前縣長沃士任期內,就提出欲建合宜住宅,任期結束後又過了四年,當時在各鄉鎮共 找出三個規劃地點,至今卻沒執行。金湖第一期重劃那幾萬平方的土地,原本是要拿來 蓋合宜住宅,後來縣府將這些土地拍賣,拍賣之後才來尚義做建設,現在很多年輕人薪 資約2-3萬,往後貧富差距會越來越大,欲購屋很多都動輒千萬,若要去銀行貸款百分 之七十,每個月也要有收入才能繳納。縣府一年百億的預算究竟是怎麼運用?社會福利 編列的部分不太會變動,就如同要發放什麼福利,有什麼人敢提案建議減少,提了又有 誰敢執行,因此,本席建議縣長任內趕緊推動合宜住宅,建設好之後,無論租賃或是販 售,都應該將配套做好,並依照擬訂好的配套落實執行。
楊縣長鎮浯:
跟議員報告,合宜住宅及協助年輕人成家,縣府一定會努力,我上任之後,有重新 審查原本的建案,就如議員所說,從山外重劃區移至尚義這部分,各單位回報的資料與成本,計算過後發覺根本毫無可行性,現在等於全部回到原點,重新思考該如何處理, 這部分,縣府都有在執行,原本提案無可行性,包含造價及各方面,並不是年輕人可以 負擔的。
洪議員成發:
這個政策非常重要,先前已經浪費很多時間,縣府有基金,可以規劃建造,當初地 價很高,一平方要價十幾萬,建設好之後,該怎麼去做,配套要做好。
楊縣長鎮浯:
這都在進行,只是要有可行性,若造原案執行,蓋出的合宜住宅,會比附近房屋還貴,必須去做計劃的調整,否則計畫很難再進行下去。
洪議員成發:
使用縣有地金額應該不會太高。
楊縣長鎮浯:
按照原本計畫,不算土地成本,光建造的金額,計算出來就比附近房屋更貴。這是不合理的現象。
洪議員成發:
不會這麼貴。依照烈嶼的行情評估,也不會這麼貴。
楊縣長鎮浯:
我會再請相關單位跟議員做報告。
主席周副議長子傑:
第一節時間已到,休息二十分鐘。